協調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老年協調人。剛開始做協調時,有同修不太贊同,說「歲數大,蔫蔫的,能做好協調嗎?」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同修這樣說一定有我要修、要提高的地方。師父講:「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師父是在點悟我一定要真正學好法,心中真正有同修、有眾生,還要能吃苦、能付出,容量必須要大,真正做到慈悲。

一、建立資料點

剛做協調工作時,我只會組織大家一起學學法,有事通報一下,跑跑腿、學學舌,把協調當事做了。那時,我地區連資料點都沒有。我吸取負面教訓,後天形成的怕心在作怪,不願意建立資料點,怕資料點不安全,怕參與同修受迫害,怕自己擔責任、怕麻煩……怕這怕那,怎麼能完成使命救度眾生?怎麼能帶好同修?

我坦誠的對同修說出自己的不足,希望也建立我們片的資料點,圓容師父要的。項目同修主動幫我地區購買設備、耗材,手把手的教我們技術。從手忙腳亂到得心應手,大家從「怕、急、怨」到默契配合,看著自己做出的精美資料大家都笑了。過了一段時間,師父點悟我們又該向前突破了,師父不是告訴我們弟子資料點要遍地開花嗎?我和同修們又坐在一起交流,再突破,大家又建立了第二個、第三個資料點。現在,大法資料、光盤、台曆等救人的利器我們都可以自給自足,還可以配合我市其他地區和少數特殊原因暫時不能參加學法小組的同修。

二、修去黨文化、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中

我在黨文化中受害幾十年,修煉後深知黨文化是洪水猛獸,總是盡力排斥解體,可言談舉止中還是會自覺不自覺的流露出這種可怕的因素。在協調中,我不自覺的就會發號施令,指手畫腳,讓你幹這讓他幹那,要求同修如何如何,總看到同修的不足沒向內看看自己。時間長了,同修們和我有了隔閡,在交流切磋時只聽我一人講,大家也不像以前那樣有精神頭了,相互的配合也就差了。我還埋怨同修不精進,不配合,對大法對自己不負責任。

有一次,外地同修有事需要我們配合,在具體事情徵求我們的意見時,大家都閉口不言,突然一位同修說:「你問她,我們說了不算。」這句話終於點醒我了,原來我如此霸道,如此自高自大,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上,沒有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中,我是以「協調人」自居呀。我向同修道歉,說自己法理不清,不會做協調,自己也想做好,但急心一起忘了用法衡量。師父講過:「法輪大法是修煉,不是工作,我們的一切工作人員首先是個心性高的實修者,修煉心性的表帥,不需要常人式的領導。」[2]同修說:「沒有那麼嚴重,我們也沒做好。」就這樣,我們消除了間隔,有甚麼事同修們就坐在一起商量、出主意、想辦法。

三、整體配合講真相,共同提高

有同修提出:鄉下的百姓消息相對閉塞,我們應該克服交通不便的困難去鄉下講真相救人,而且我們地區處在城鄉的交界,這是我們應該承擔的使命。同修們都贊同這個提議。我說:「咱們這回要整體配合,能通知到的同修儘量通知到,也通知A同修一下。」有同修說:「A同修連地都下不了。」我說:「她可以在家發正念,用心就能配合。每個人的路不同,雖然A同修是殘疾人,但她有修煉救人的心,正念也威力無比,師父不落下一個弟子。」大家把配合的事告訴A同修,她激動的說:「我也能配合正法了,我也能救人了。」從那以後,A同修的修煉狀態越來越好,真正感到了自己是大法中的一員。

一次,同修們去農村集市配合發真相台曆。農村人樸實,一聽我說台曆不要錢還能保平安都伸手來要。發著發著,老鄉把我圍起來自己動手搶了,把我的手套都搶丟了。還有人說:「我還沒撈著呢」,表情很失望。我說:「對不起,台曆沒有了,別著急,過幾天我們還來。」

我往回走,碰到兩個同修說:「剛才來了一個膀大腰圓的著裝警察坐在一輛摩托車上張望,我們沒動心就給他發正念,不一會兒這個警察騎摩托就走了。」我問同修台曆都發完了嗎,同修說都發完了,我就說:「撤。」大家相互轉告都往車站走。剛到路口車就來了,有同修說:「這麼巧,半個小時才來一輛車就讓我們趕上了。」我說:「是師父派車來接我們來了。」

回來後,同修們坐下來交流。有同修說去發台曆時心裏有些不穩,怕被舉報遭迫害,看大家都邊講邊發,有老鄉說「謝謝」,在這個場的帶動下自己也敢發了,也忘了害怕了,身體還感到非常舒服。有同修說發台曆的前天晚上拉肚子,第二天都不想去了,一想不行,我這不是承認迫害嗎?我做證實大法的事誰也不配干擾,我就歸師父管,今天發台曆我不但沒拉肚子,連肚子也沒疼。

我們是被一個不明真相賣台曆的商販舉報的,有同修沒注意在賣台曆商販的櫃台前發台曆,影響了人家做生意,這個商販一生氣就去舉報了。師父曾告誡我們:「所以你們要理智的做、要智慧的做,別叫人家反感。」[3]大家本意是要救度眾生,可還是有急心,潛意識還是有怕,想快點發完,做事不符合常人狀態,使這個可憐的商販造業了。我們這個整體還是有漏哇,一定要實修自己,真正達到神的狀態,神做事是全方位考慮的,我們還差的太遠,本來是一件大好事,可我們一個疏忽就有可能害了眾生。

表面看我做的也可以,台曆也順利的發完了,可我沒來得及講真相,光是把事做了。如果有愛佔便宜的人拿了台曆回家不看,大法資源就浪費了;如果這樣的人把台曆扔了,那他還造了業了,那我是做好事還是做壞事呢?我又發現了自身後天形成的黨文化的殘餘,時不時的還是指揮別人,想想當時我指揮同修說「撤」自己都覺得可笑。

我提議今後互相配合走街串巷發台曆,這樣時間充裕,講明白一個就給一本,明白真相的世人也是活傳媒,這樣可以達到更好的效果。在實修的過程中大家配合的越來越好,師父在我們不知不覺中又把怕心給拿下去了很多。真相講的到位,越來越多的眾生明白了大法好,選擇了三退。

我又提議到農村走家串戶講真相。同修救人的心很急迫,但還是有障礙,我們就加強學法、發正念、看交流文章、及時向內找。農村人很淳樸、熱情,我們第一次敲開老鄉的門說:「我們是法輪功學員,我們師父讓我們來看看你們,給你們送福來了」。老鄉很熱情的把我們讓進屋,我們先嘮嘮家常拉近距離,接著我們就給老鄉全面細緻的講大法真相,老鄉很認同,很爽快的做了三退,還讓我們幫他的媳婦、兒子退,他還在舉報江澤民的信上簽了自己的名字。那次走家串戶講真相我們共勸退了二十四人,還有十三人舉報了江魔頭。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是鼓勵我們大家呢,以後我們到老鄉家講真相就有了信心。

也有個別老鄉對我們說怪話,還有要舉報的。有一次,一個小伙子不聽我們講真相,還要舉報我們。我說:「小伙子別激動,我們不是壞人,我們說的確實是事實,抹去獸印真的能躲過劫難保平安,這是生死的選擇,你不退也是你自己的選擇,不歡迎我們,我們就走,我們還是祝你全家平安。」我們出來,這個小伙子就在門口站著。我們去了他隔壁家,這家人認同大法,做了三退後這家人一個勁的對我們說「謝謝」,還說:「你們不說我們還不知道咋回事呢,這回我們明白了,我們要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家人像送親人一樣把我們送出門外,那個小伙子還在道上看著我們。我們從第三家走出來時,小伙子在後邊喊:「等一下,大姨我知錯了,你也給我一本台曆,我好好看看,我是團員,你也給我退了吧」,我們說:「好」,他連忙說:「謝謝」。

講真相就一定要講到位,救人就實實在在的救,不能只追求數量、走過場,救人的過程就是修煉提高的過程。這些年我們同修走家串戶講真相沒有被迫害的,其實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只要我們慈悲向上的心,弟子們謝謝師父。

四、找回昔日同修

我們地區有個老同修B,七二零中共開始打壓迫害大法後去了外地,前一段時間他回來了,我在學法小組說:「誰有空到B同修所住的新小區轉轉,說不定就會遇到他。」過了很長時間沒有B同修的消息,我覺得自己不對勁了,師父多次語重心長的讓我們找回昔日同修,我怎麼不好好做呢?而且我心裏對B同修還有怨氣,怨他不及時和我們聯繫,對自己不負責,不想完成自己的使命。我很內疚,自己不想付出,自己怕麻煩,還有了怨心,還發號施令讓別的同修去找。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4]我心裏對師父說:「弟子知道錯了,請師父放心,弟子一定親自把同修找回來。」

我撥打著真相語音手機,一邊給有緣人講真相,前後去找了B同修三次。我邊走邊鼓勵自己,只要弟子心到位,師父一定會安排我和B同修見面的。在師父的巧妙安排下,我真的和同修「偶遇」了。一見面,我激動的淚水一下流了出來。

我徵得同修同意把B同修領到學法小組,B同修說:「師父一直在管我呢,《轉法輪》我一直在學,功也在煉。你們看我七十六歲了,牙一個沒掉,頭髮還漆黑的,走路還生風呢。」同修們都說:「既然回來了就別走了,溶入到整體中來證實法、救眾生吧。」他說:「不走了,趕緊精進」。同修們幫他備齊了全套的大法書,教他發正念。現在,B同修在正法的路上發揮著該起的作用。

有一天,這位熱心的老同修跟我說:C同修從黑窩回來又被家人「看管」不讓學法煉功,也不讓和外人接觸,在家不是挨打就是受罵,她出現病業假相住院做了大手術,再這樣下去同修就毀了。同修們在一起交流,堅定要見到C同修的心,請師父加持。我和熱心的老同修多次趁C同修家人不在去敲門,可C同修都不給開門。

我意識到自己該向內找了,還是有急心、怨心、怕累、不耐煩的心。找到人心我就清理,再去敲門時門開了。C同修一看見我們就哭了,我們對她說:「對不起,我們來晚了」,她說:「不怨你們,是我自己沒做好」。多次的交流後,C同修有了正念,同修又輪流去她家組成二人學法小組。現在,C同修能拿起電話講真相救人了。

D同修也是從黑窩被迫害出來的,回到家一段時間了狀態也沒調整過來,又趕上她的兒媳婦生孩子坐月子。D同修被家務活捆的走不出來,連學法煉功都保證不了,出現了病業假相。同修們去看她,和她交流,最後她認識到大法弟子不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很危險,決心一定放下對兒孫的情。當天晚上,她就和家人說了她的決定,沒想到全家人都支持她好好修煉,不但不讓她照顧兒媳、孫子了,連家務活都不讓她幹了。D同修現在也溶入整體,面對面講真相,打真相電話,還和另一位同修互相配合又找回一位昔日同修。

E同修是在街上講真相遇到的,E同修激動的說她也是大法弟子,並留了住址。我到了她家,她說:「我以前住在一個小鎮,當時小鎮很多人都到我家看師父講法錄像,很多人都煉功。我的兒子也是同修,他根基非常好,第一次看《轉法輪》就看到寶書金光閃閃,每個字都是佛道神,師父在他面前微笑,看到天國世界……七二零後,老鄉都害怕不敢煉了,我兒子在天棚上打了一個架子把大法書保存,用紙把架子糊上,只給我留了一本《轉法輪》。這麼多年我就自己一個人學法,我家老伴不讓我學搶我的寶書,我煉功他就扳我的腿。」我多次交流了正法修煉的法理,又幫她請來師父的近期講法。E同修勇猛精進,現在也能獨立的做好三件事。她八十多歲的老伴還是不讓她修煉,她就堅定的跟老伴說:「讓我放棄修煉不可能。」老伴看她這麼說反而不管她了,就這堅定的一句話,E同修突破了家庭的束縛。

我希望E的兒子F也能走回來。我見到了F,我們交流了兩個多小時,他做了三退,還讓我給他的孩子也退,說他的孩子也得過法。我希望他多住幾天,但他表示當晚就要離開。我拿來了幾本師父的近期講法希望他看完。他多住了幾天,看完了那幾本師父的講法。他很震撼,一心要做好三件事。F同修在他們地區小有名氣,他會幹很多技術活,老鄉有事總是找他幫忙。他的家很大,每天屋裏有好幾桌麻將和象棋,院子裏是他媳婦領著一幫人跳廣場舞。我們互相交流,認為他家就是一個講真相的好場所。我給F同修拿來一大包真相資料,他帶回家講真相救人去了。

F同修的女兒給我打電話,說她想請一本《轉法輪》。F同修的女兒在北京照顧一對雙胞胎,有空就學法,讓雙胞胎記住:法輪大法好。有一天,雙胞胎中的老大淘氣從三樓跳下去了,孩子除了右額頭有一小塊皮擦傷了,哪都正常。送孩子去醫院檢查,醫生說孩子甚麼事都沒有,連藥都不用上。F同修的女兒告訴我說是師父保護她和孩子呢。孩子的父母和小區的一些居民也親眼目睹此事,感歎大法的神奇,選擇了三退保平安。

找回昔日同修真的很重要,找回一個同修就是挽救了一個世界、一個天體、一個大穹。我們都曾經一同下走,曾互相叮囑如果有一方迷失了另一方千萬別忘了把他喚醒。聽師父的話,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用心去找回昔日同修,讓我們共同完成使命,圓滿隨師還。

十七年風雲變幻的正法修煉之路,一點一滴師尊慈悲的呵護,弟子叩拜師恩。弟子深切的體會到大陸環境下協調人的責任和使命,在最後的修煉路上,弟子一定以法為師,完成史前大願。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煉〉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