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顆完全為人好的心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師父嚴肅的告訴我們:「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1]

當我第一次讀到這一段講法的時候,震驚的愣住了,不敢想像修煉與救度眾生究竟有多麼嚴肅。原以為只要自己做了救人的事就是兌現了誓約,沒有失信,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的感受到在這方面自己所做的與師父的要求還差距很大。我對自己說:「要打起精神!好好學法!好好修煉!抓緊救人。」

在以往的講真相中,我是隨緣而講,在生活中碰到的有緣人儘量去講真相,但沒有完全放下自我,對頑固的、比較重要部門的領導有戒備的心裏,怕再遭迫害。當我學了師父這一段講法後的第二天,就雷打不動的堅持每天用半天時間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有師父的鋪墊與慈悲加持,世人的醒悟,收到的效果還好,每天能勸退十幾人不等。

我在整個講真相過程中始終面帶慈悲祥和,懷著一顆慈悲救人的心,邊走邊盤算,怎樣才能與身邊的人搭上話,怎樣講才能讓他們明白真相、做三退、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只要能搭上話就好說,哪怕是反感的、謾罵的,只要我們不帶有人心,不在意他們的態度,都能給我們提供了講真相的機會。即使當時沒有做三退,最起碼他聽到了真相,體會和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好,大法弟子的善,為以後做三退打下了基礎。

有一次,在一超市門口見一個像是政府部門當官的人拿著一支大筆在地上寫字,我們過去與他打招呼說:字寫的真好啊,他回答說:好嗎?我是為了陪我的母親,她在廣場跳舞,我在這寫字陪陪她。我說:你真是孝子啊!這樣的孝子不多呀!慢慢聊著就切入講真相正題。沒想到剛提到法輪功,他就暴跳如雷的說:出國考察或旅遊,到處法輪功講真相,發真相資料的,打的橫幅是「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你說這還不算……我說:你了解法輪功真相嗎?他說,「我不了解,我也不想了解……」。我說:你不了解法輪功你怎麼能說法輪功不好呢?你的恨又從何而來呢?你說法輪功定性是「×教」,這是對法輪功的誹謗和污衊;法輪功教人向善,遵循「真、善、忍」做人做事,回升人類道德,怎麼是邪呢?中共以謊言和暴力迫害中國人,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他又開始起高腔,我說有理不在聲高。你說上頭說法輪功是「×教」,據我所知:查遍中國當今的法律中沒有任何一條提到法輪功是「×教」。說法輪功是「×教」源於江澤民會見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時講過的一句話,後來《費加羅報》和眾多的世界媒體,漸漸看清了事實真相,從轉述中共謠言、到沉默、再到譴責迫害。一句話就能作為法律依據嗎?而中共所有的涉及法輪功的公開文件、從1999年7月22日民政部通知、到公安部的通知,再到全國人大的決定,以及之後兩高司法解釋,均沒有定性法輪功「×教」。就連習掌權以來2014年6月2日,大陸《法制晚報》公開重申了《公安部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中認定的14種邪教,其中沒有法輪功。修法輪大法是合法的, 法輪大法告訴人們「真、善、忍」宇宙特性,告訴人們重德修心,在法輪大法修煉者群體中,沒有欺詐、沒有暴力,更沒有為一己私利坑害別人的行為,難道這不好嗎?

我發現他的態度在改變,強大的正念在解體他背後的邪惡。他說,「你們倆今天是專門來當說客的吧?你姓甚麼?住哪裏?」我笑著回答說:是來買東西的,見你這樣好的孝子,遇到你這樣的有緣人,傳真相給你,說明你是一個有緣之人。你不會再反感我們吧?他笑了笑,「你們倆一直笑著和我說,我反感了嗎?不過我要告訴你們,要不是周永康被判了刑,你們出來這樣講是很危險的。三退的事以後再說吧?」我們與他揮了揮手,道一聲再見,留下一個好印象。他雖然這次沒有做三退,畢竟聽到了真相,我想下次有人去給講真相,肯定能醒悟,會作出明智的選擇。

還有一次,我們走到烈士公園門口,見石台上一對戀人擁抱在一起,我們走過去,笑著說,你們真幸福啊,為了你們有一個美好的婚姻,美好的未來,只要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解萬劫,得神佛護佑,有幸福人生。那個男的連忙擺手,法輪功的我不想聽,不要給我們講這些。我說誰不想有未來、有幸福的人生,我們又不是來推銷產品,是告訴你福音的,不要你一分錢,送福音你們都不要,機會難得喲。那男的說:天安門「自焚」好恐怖啊!我說:那是假的,栽贓陷害法輪功的。男的說:這麼大的一件事怎麼可能是假的呢?是在中央電視台播放的。我解釋說:是真是假我們暫不談,我可以先問你幾個問題嗎?

我說: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燃起了自焚之火,是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想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是騙局就很容易被識破。(1)你見過有警察背著滅火器,滅火毯站崗巡邏的嗎?如果沒有,為甚麼在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前,警察事先不知道,但90秒內攜帶滅火器,滅火毯站在不同的角度在滅火呢? (2)有一名叫王進東的男子自稱「老學員」卻不會雙盤,渾身燒黑。頭髮卻耐火,兩腿間裝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在火中沒被燃燒,不變形。警察拎著滅火毯等待,等王進東喊完口號才把毯子蓋在他身上,到底是自焚還是在拍戲?

男的插嘴說:為政治所用,原以為「天安門自焚」是真的,一提到法輪功我就恨,就不願聽,今天你們這麼耐心給我們講了,才知道自己被騙了。你們給我們退了吧,我們倆在大學都入過團。為他們能明白真相而感到高興,也為自己以前因為有人心錯過了不少像他們這樣的有緣人而深深的自責。

師父告訴弟子:「世上的人表面是神造的人皮,就像一件衣服一樣,現在穿這個人皮的是神下來的,多數是天上來的神。那麼當今的世人就不簡單了。」[2]從法中我悟到:世人都是有來頭的,宇宙中那麼多的生命在看著我們,那麼多的生命在等待我們去救度。

有一位公司的經理,她退休後在社區當個大組長,為了那麼一點小利,幹了對大法弟子不好的事,到我單位領賞,說我與她講了真相、勸她三退,使我遭受了迫害。這些年來我也托同修在街上給她講了真相、勸三退,她沒答應。我與她曾是上下級關係,工作上打交道十幾年,我知道人很好, 很信神佛,只是被共產邪黨的「假、惡、鬥」欺騙、矇蔽了。自那以後,我多次碰到沒有再與她講真相了,是因為沒有完全放下自我,多次被迫害後考慮自己安全,慈悲心不夠。在我做好準備上她家去時,沒想到,剛走到小區門口就碰到了她。我知道師父為我鋪平了路,直截了當的問:張經理,我想問你一件事,那年給你講大法的真相是你彙報上去的嗎?我今天與你說不是計較那件事,是想說說:我為甚麼要堅持修煉法輪功,為甚麼在高壓下要告訴你法輪功的真相。她說:你是我的好領導,對我,對我們的公司都很關心。這些年我們疏遠了,後來對你那麼固執堅持煉法輪功是有點想不通……我說:你是被邪黨的一貫正確、「偉光正」洗了腦。我問她,你看過《九評》嗎?她說,沒看過,門把上有人掛過,沒敢看,法輪功的資料報箱經常有人放,也沒看,怕惹禍上身。我說:很多的誤會都可消除,不會再活在謊言中了。我針對她的癥結又講了許多。

接下來她說:在我心裏也反問過,你那麼聰明有能力的人,家庭條件又好,兩個兒子都有出息,是甚麼樣的精神力量讓你能放下一切去追尋法輪功呢? 今天聽了這一番話,讓我明白了,中共為甚麼要傾盡國力迫害法輪功,原來你們發資料講真相是讓我們能了解法輪功真相,有一個明智的選擇。謝謝你!要不是你今天給我講了這麼多,我還蒙在鼓裏呢!其實也有人議論你們法輪功在錢上印字真有智慧,法輪功真相資料不想看可以丟掉,這錢上有字誰捨得丟呀!再說這真相傳的也快啊,現在只要用錢的人都知道「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都知道你們法輪功是被冤枉的,被中共造謠污衊的。

聽了她的一番話,真替她感到高興。在救人中我深深的體會到,講真相的過程也是修煉自己提高心性的過程,是一個要完全放下自我的過程,慈悲眾生,還有一顆完全為這個人好,為他能得救的心。在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中,遇到不明真相的人惡語相加的時候,一定要把握好自己,不動心,擴大胸懷慈悲面對。學好法,修好自己,是做好講真相的根本。你要講真相,要與人交流,必須拉近與對方距離,讓人感覺到你的好、你的善,願意與你交談。而且對不同的人採取不同的方法與之交談。心正,正念強就能解體世人空間場範圍內阻礙他們聽真相的物質。我們的「心性上來了,功就上來了」,講出的話就有能量,就能打動對方。現在只要能搭上話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世人都願意聽真相,做三退。記的有一次,我剛對路邊的行人說,請問,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也就是退出中共黨、團、隊邪惡組織,那人馬上回答說,退、退、退,我在農村入過黨,是村幹部,我覺的,共產黨真的要完蛋了,要垮台了,只是不知上哪兒退,並說我要用真名,不用化名,這是我的自由,不然天滅中共的那一天,我就是它的一份子了。

世間的形勢說變就變,現在的時間,都是靠師父默默承擔,才換來了的,給沒有做好的大法弟子繼續做好的機會,沒有得救的眾生才有擠進得救之列的機會。我們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師父為我們爭取的分分秒秒,按照師父所要求去做,「以最大的胸懷與慈悲面對眾生」[3],兌現自己的誓約,救更多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