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歷風波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

裁員風波

二零一五年十月下旬,公司內部開始流傳裁員的消息。起初,我還能做到心平氣和,告訴自己無論結果如何都要坦然面對。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消息越傳越多,我的心不知不覺被帶動了。我沒有主動去打聽消息,但我會在午飯時聽同事議論分析,偶爾還發表下自己的看法。再後來,我開始盤算,如果被裁了,我可以拿到賠償金,應該怎麼規劃一下,是繼續工作還是在家裏休息一段時間?如果留下來,我的工作會被如何劃分,我的老闆又會是誰?人心出來了,學法煉功時也靜不下來了。自己能意識到不對,嘴上說要排除干擾,努力學法,但學法依然不入心。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年底,裁員最終方案宣布在即,我終於醒悟了,開始正視裁員這件事。以前由於怕心加上不夠精進,一直沒有跟身邊的同事直接講真相。現在不管誰離開公司,以後能見面的機會都會很少,他們中可能有人就會永遠失去了解真相的機會。我很慚愧,我已經浪費了那麼多講真相的機會。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在裁員前告訴同事真相。

我開始給外地的同事寫真相信,郵寄U盤(含《九評共產黨》及破網軟件);我跟本地的同部門同事一個個交談,講述大法的真相,講述自己的修煉經歷及親人受益的情況,講述邪黨的罪行,希望他們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有個美好的未來。雖然不是所有的同事都做了三退,但他們都從我的親身經歷中了解到了大法的美好和迫害的真相。而我也在不知不覺中突破了不敢跟身邊同事講真相的障礙。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我看到了自己講真相時的心態還不夠純淨,所以救人效果沒達到最好。當時覺的自己告訴同事就已經盡到責任了,別人退不退是他自己的選擇。可我沒有意識到自己講真相時的正念可以幫助世人清除背後阻礙他們聽進真相的因素。

部門重組風波

二零一六年二月底裁員結束,部門重組,我僅有的兩名下屬都被裁了,而我由主管變成了普通員工,支持新的銷售團隊和老闆。表面看上去整個部門合併後,我受到的影響最大。工作分配明顯不合理,原先兩、三人支持的業務全安排給了我一個人。我提出增加人手的請求,但是沒有被採納。有的同事每天空閒時間很多,而我每天即使不停的工作也要天天加班。現在的老闆和同事大部份都是來自別的部門,配合和溝通也不太順暢,困難重重。儘管原本對工作調整已有心理準備,但事實比想像的更糟糕。我每天精疲力竭,學法和煉功都不能保證。重重壓力下,我陷入了困惑。

為甚麼會是這樣的結果呢?我覺的委屈,腦子裏想「自己辭職吧,老闆來自別的部門,別指望會為你考慮,也許正是借此機會逼你離開呢。這樣也好,乾脆回家好好修煉去吧。」可又一想,修煉人要向內找,我還沒找找自己的問題呢。我看到了一顆怕吃苦,想逃避困難的心。還以回家安心修煉為藉口,卻沒有意識到這正是我的修煉環境。我之所以覺的迷茫,覺的很苦是因為我一直在用人心而不是正念來對待工作環境的變化。

我的思路一點點清晰起來。師尊的法打入腦中:「你要問我,我就告訴你一句話:因為你是修煉人了,你才碰到的;因為你是修煉人了,這些事情無論是正面的反應、負面的反應,都是好事。(熱烈鼓掌)因為它是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為你提高而準備的。」[1]

仔細想想,這個調整讓我有機會跟更多的人共事,向更多的有緣人講真相。修煉人在哪裏都能修煉,都有自己要修掉的心和救度的眾生。變化表面上看對我影響很大,是自己一直在用狹隘的人心和負面思維干擾著自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繼續找,我還發現了自己有顆求「虛」名的心。想讓同事認可我認真努力和專業的工作態度;每次把方案提交給銷售部門後,甚至會在心裏設想人家會怎樣誇獎我。做好工作的心態中隱藏著追求別人誇獎的念頭,導致工作量越來越大。最後我覺的很苦很難,忍到極限,承受不住了。此時,師尊的又一段法打入腦中,「你們越把困難看大,事越難辦,相由心生,那個事就越麻煩。相由心生還有這層意思,因為你把它擺高了,把自己擺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沒甚麼了不起的,救人這麼大一件事情,做你們該做的,心裏踏實一點,碰到聽到甚麼不太順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別往心裏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2] 想到這,我心裏豁然開朗了。我要加強發正念,否認舊勢力的干擾,擠出時間學法煉功。沒過幾天,工作真的就突然變少了,從那以後我就很少再需要加班了。我也對「相由心生」[2]的法理又有了深一層的理解。

我努力突破自己怕與人溝通的心理障礙,利用午休和偶爾聚餐的機會向新同事們講述真相。同事中有一位佛教徒,有一位是基督教徒,他們得知我是大法弟子,非常感興趣的問了很多問題,也明白了邪黨的造謠和污衊。通過跟他們講真相,我發現我還是用心不夠,平時沒有認真去看別的同修關於講真相的交流,沒有認真記住真相資料的內容。同時也意識到平時學法不夠入心,有些問題沒有講的很清楚,救人效果沒有那麼好。

買房風波

我和丈夫是同修,結婚後只買了一套很小的房子,兒子出生後,居住條件變的更緊張。公公婆婆在外地退休後,回到上海和我們一起居住。公公對睡眠環境要求比較高,為了大家都有自己的獨立空間,他跟婆婆就暫時租房居住。二零一五年六月份,我們全家人寫好了訴江狀並向高檢投遞成功。九月底,戶籍警藉著核實情況的藉口,上門騷擾。婆婆同修向警察及居委會人員講述真相。隨後不久房東打來電話要求收回房子,不再出租。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全家交流後一致認為,訴江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我們正好藉這個機會跟世人包括房東,物業,中介講清真相,給世人得救的機會。同時積極尋找房源,力所能及的買一套小房子給公公婆婆居住。

房子前後看了幾處,要麼是房東反悔不肯賣,要麼是房東出了高於市場價很多的價格,要麼是公公不滿意環境;就是沒有合適的房子。搬家的期限一天天臨近,大家有些著急了。婆婆同修向內找後,意識到不能因為找房子就影響了每天出去講真相,偏離了修煉的路。我們只走師尊安排的修煉的路,大法弟子一定不會沒有地方住的。沒兩天,婆婆接到了中介的電話,很順利的租到了同一樓裏高樓層的房子。環境更好了,搬家也方便,全家都很感激師尊的安排。

然而,我和丈夫仍糾結在公婆年紀大了(近七十歲了),租房不穩定,還有可能被人趕來趕去的,還是應該買套房子,一勞永逸的解決住房問題。蹊蹺的是始終沒有合適的房源,最後中介都不再給我們打電話了。年底房價飛漲,過完新年幾乎翻了一倍。身邊的同事茶餘飯後都在談論跟房子有關的話題,互相交流買房經驗,誰通過虛假的手段低首付買了套房子,誰家的房子剛買就漲了不少;還有同事會問我:「你怎麼不買房子,趕緊買啊!房價會越來越高的!」

我心裏翻騰著,覺的很不是滋味。捫心自問,我並不想投資房產,只是覺的老人該有自己的房子住。誠心誠意跟房東見面,對方要麼跳價,要麼反悔不肯賣房子。為甚麼買房這麼難?我究竟是哪裏錯了呢?我努力向內找,找到了求安逸的心,佔便宜的心(想買到價廉物美的房子),妒嫉心(羨慕別的同事都有富餘的房子),求財的心(覺的房價太高,工資太低),擔心公公婆婆會再次搬家(不夠信師信法)。這些常人心不知不覺中帶動著我,吞噬著我,我在追求常人所追求的東西,追求不到還痛苦。想到師尊說:「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3]我很慚愧,趕緊放下常人心,擺正心態。

正是這些看似平常的困難,讓我找到了那些平時隱藏很深的常人心。我悟到大法弟子不能糾結在具體的問題和解決辦法上,應該時刻信師信法,用正念對待修煉路上遇到的問題,這才是實修。

以上僅是我在目前層次中的個人體悟,弟子一定精進實修,不辜負師尊對弟子的慈悲苦度,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