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舊勢力的干擾迫害 證實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最近一段時間,我跟未修煉的家人在一起的時候,做事總會出點小差錯,要不就是一些事情上顯得笨手笨腳,要不就是丟三落四忘這忘那,招來他們不少的指責。

開始,我以為是他們在幫助我修去「不能說」的心,在幫助我學會向內找,所以無論他們說得怎麼難聽,我都承認是自己不好,做到不動心;偶爾想為自己辯解,挽回點面子,可想到自己是煉功人,也都能克制住自己。

我也努力的使自己不去犯那麼多的小錯,可還是屢屢再犯,防不勝防,以致家人對我的意見有增無減,甚至引起了他們對大法和修煉的誤解,這便引起了我的警覺。我意識到這實際上是舊勢力安排的一種邪惡的干擾迫害形式。舊勢力一直給我灌輸「我腦子少根弦」、「做事馬虎、不拘小節」的印象,漸漸的我也認同了給自己這樣的定位。師父說:「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1]我這麼去想,那不也等於是求了嗎?我去求,它不就來了嗎?舊勢力的目地一是想阻礙我向家人證實大法,阻礙我的家人得救;二是想給我造成困擾,打擊我修煉的信心。而我之所以會被舊勢力以這種形式干擾到,還是因為我主意識不夠強、正念不足所致。

師父說:「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2]

舊勢力的干擾迫害無孔不入,因此大法弟子正念除惡不能有絲毫鬆懈。

舊勢力通過它們系統的操控和安排邪惡的貶損與醜化大法弟子的形像,企圖干擾阻礙大法弟子證實法以及講真相救人。如果我們不能否定舊勢力的這種安排,就會嚴重地影響救人的力度,甚至給大法抹黑。

宇宙大法莊嚴神聖、慈悲與威嚴同在。作為大法修煉弟子,應該以正面、堂堂堂正正的形像展示給世人,才能更好的證實大法。因為舊勢力系統的安排,眾多的大法弟子個人處境艱難、生活狀況惡劣,給講真相證實法帶來了很大的難度。因為在這樣一個十惡毒世,人們習慣以貌取人、以金錢地位去衡量一個人說話的分量。當我跟我學生講法輪功真相時,就有學生提到公交車站見到的那些拿著傳單的老年大法弟子,語氣中很「不當回事」。

因為舊勢力的干擾,很多大法弟子也沒能重視自己在講真相中的心態和形像。舊勢力通過加重大法弟子的恐懼心理,使得有些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畏畏縮縮,緊張心虛,不能表現的堂堂正正,使大法弟子形像大受損害。還有的大法弟子講真相因為不在法上,表現出偏激和不理性而被舊勢力鑽空子,給常人留下「神神叨叨」的印象。每每有常人跟我提到類似的負面做法,我內心經歷了一個變化過程:從埋怨同修的極端表現給常人正面認識大法造成障礙,到擔心大法遭受損失,到向內找自己在這件事情上要修去的人心,再到最後認識到這是我們應該否定和解體的舊勢力破壞正法的邪惡安排。

大法弟子決不能任由舊勢力的邪惡生命和因素這樣糟蹋大法弟子與大法的形像。這也是我們自身有漏而被舊勢力鑽空子加以干擾和迫害大法。如果我們時時事事都能想到證實大法的責任,就能破除舊勢力的邪惡安排。生活窘困並不妨礙我們以整潔自信的容貌、平和慈善的心態去和常人講真相。講真相中面對常人的誤解、謾罵或侮辱要做到忍、要做到不動心,但不必失去尊嚴,不必表現出自卑和無助,因為無論常人是甚麼樣的反應,我們知道我們做的是最慈悲的事,我們心中只有對不明真相的世人的悲憫。在大陸講真相救人遭受到恐怖壓力時,如果我們心中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師尊親傳的弟子,我們的身後是師父是大法,我們就不會怕。

我悟到其實我對大法弟子的擔心也跟我信師信法的成度有關。事實上,誰也破壞不了大法,一切都在師尊的掌控當中。只是我們做不好而被舊勢力鑽空子加以利用,會影響世人對大法的正面認識,會阻礙世人的得救。另外一方面,大法弟子無論在甚麼樣的環境都要修好自己的一念一言一行,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更好地證實大法,不辱沒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

以上是個人在修煉中對舊勢力的干擾迫害的一些淺顯認識,因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