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對丈夫情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我和丈夫是同學,結婚後他對我很好,那時生活雖然不富裕,為了工作和家庭每天奔波忙碌,並不覺的苦,家庭和睦,夫妻恩愛,成了同事和朋友都羨慕的夫妻。可是不到四十歲他就得了高血壓、腦血栓、雙側腦動脈血管閉塞、小腦萎縮、糖尿病,每天吃藥、打針也無法治癒,多次去大醫院檢查也沒有辦法,醫生說只能控制血壓、血糖,隨時可能出現危險。為此我非常痛苦,背地裏不知流了多少眼淚。

一九九九年春天聽同事說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而且這位同事的更年期綜合症很嚴重,一年不能上班,煉法輪功很快就好了。為了能讓丈夫煉功祛病,我就請了《轉法輪》,開始學煉,想學會了再教他。可是幾個月後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因學法少,看完電視知道是污衊,還是流著眼淚把書放起來了,這一放就是五年,直到二零零四年才走回大法中修煉。我幾次勸他學法煉功,他也不動心。

有一天他突然提出要和我離婚,我問他為甚麼?他說沒有共同語言了,後來我在他的手機上發現了幾個陌生女人的電話號碼和一些短信,我一問他全都說了,原來是他們同事開的飯店帶小姐,開始請他去了兩次,後來他就主動去了。當時我大腦一片空白,渾身發抖,痛苦極了,覺的在人中一下子矮了半截,抬不起頭來,太丟人了。要不是他親口說出來,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因為他在我心目中是一個正直、善良、有正義感、樂於助人、對我百依百順的好丈夫。我太信任他了,怎麼也想不到他能幹出這種下流、無恥的事情來。不知該怎麼辦,當我冷靜下來,學法中師父說:「我們煉功中要求大家:你煉功,你愛人可能不煉功,因為煉功搞的倆口子離婚了還不行。就是說我們把這件事情看淡,你不能像常人一樣把它看的那麼重。尤其現在社會上甚麼性解放啊,這些黃色的東西在干擾著人。有些人把它看的很重,我們作為煉功人,就得把它看的很淡。」[1]我對丈夫說:你拿我修煉作為你與別的女人鬼混和離婚的理由,這對你不好,我修煉沒有錯,做好人沒錯,再說離不離婚也不能由你說了算,我師父說了「因為煉功搞的倆口子離婚了還不行。」[1]那就不行,我修煉了不能給大法抹黑。再說你的身體都這樣了,我若跟你離婚,你再敗壞下去,就真的不可救藥了,只要你能改邪歸正,我就原諒你這一次。這是他萬萬想不到的結果。所以主動把工資折交給我,發誓不會再去那種地方了。

可是後來他又去過,我心裏開始怨恨,覺的他下流無恥、骯髒醜陋,看他哪都不順眼。一次與同修交流,我說我們之間一點情都沒有了,看他就來氣,同修說:那就是情,濃濃的情,沒有情你看見別人幹壞事會生氣嗎?學法時師父的法點給了我,師父說:「因為人有情在,生氣是情,高興是情,愛是情,恨也是情,喜歡做事是個情,不喜歡做事還是個情,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那麼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所以有很多從情中派生出的執著心,我們就得把它看淡,最後完全放的下。」[1]

通過學法,向內找發現自己的怨恨心、妒嫉心、委屈心、面子心、看不上他的心都是從情中派生出的執著心。也看清了這個情是最沒根的,今天跟你好了有情有義,明天不好了就要離婚散夥。要想修煉就得把它看淡,最後完全放下。我求師父幫我去掉它,我不要它,可每次都在痛苦中反反復復的去了又有,有了又去。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回答弟子提問中:

「弟子:個人執著總是放不乾淨,心裏很著急,但總是做不好。

師:多學法,多學法。(師笑)沒有甚麼特效藥,咱們來它一粒,把執著吃沒了。(眾笑)其實大法的威力比特效藥還要特效。」[2]

於是我加強學法,師父的法不斷的給我顯現,我下決心要把這些心去掉,提高上來。大量學法,發正念,儘管它弱了些,可是它還是時不時的往出返。於是我去找同修,她一下子點到了我的根本執著:「你把他看的太重,老把自己和他綁在一起,他幹了甚麼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人來到世上就像演戲一樣,你扮演妻子,他扮演丈夫,一散場各走各的,生生世世你的丈夫有多少,哪個是真的,別太入戲了。」並引導我在法中去掉執著。師父說:「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1]是呀,人各有命,其實師父在夢中不止一次的點化我,有一次夢見他平地陷到地底下,一點影都沒有了,我一著急喊快救命啊,把自己喊醒了,還慶幸多虧是一場夢;第二次夢見他在下水井裏,我心想這麼髒的地方,人要中毒的,不知怎麼把他弄上來了,他奄奄一息的躺在井邊還不願離開;第三次夢見我在很高的像平台一樣的山上,上面有一群白衣女子,我往下一看,一下子滑到山底,一抬頭看見丈夫在我跟前站著呢;第四次夢見我倆出門,看見火車已經進站了,我緊走幾步上了車,一看是火車頭,我對司機說:師傅等一下,還有人沒上來呢,我就給他打電話也沒打出去,一著急醒了,一看正好到晨煉時間了。師父看我太執著,不斷的點化我,人幹了壞事下地獄,你也拉不住,你要老往下看你也得掉下去。人的命天註定,人怎麼能左右的了呢?

那時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剛剛發表,我每天背師父的講法,每當我心裏過不去的時候,師父的法就顯現在我的腦中:「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3]「千百年,億萬年,不管是為了甚麼他來到了這裏,其實都是在等著最後這一天,不能因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們就不救度他。師父看一個生命啊,是看一個生命的全過程,歷史上他做了很多的大好事,甚至於為證實法都奠定了很多的業績,今生沒做好就不救度他了?」[3]

那以後,我在心裏不再把他當作丈夫,放下親情,把他當作有緣人,善待他、關心他、照顧她,給他講大法的美好,他也親眼見證了我修煉大法後,原來的肩周炎、頸椎病、風濕病、婦科病、痔瘡、心律不齊、膽囊炎等多種疾病都好了。而且自我、強勢、任性、說一不二、追求完美的我,能冷靜的原諒他這麼大的過錯,心性也提高了。並給他放《九評共產黨》、《我們告訴未來》、《風雨天地行》、《走出政治 走入修煉》等光盤看,又安裝了新唐人電視,他徹底明白了真相。這時在我的勸導下,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煉。還經常督促我抓緊時間學法,早晨怕睡過點,起的很早等著晨煉,到點就提醒我發正念。我放下了對他的執著,抱著要救他的想法,這個生命也得救了。

回首與丈夫的恩怨情仇,他不過就是來幫我修掉這邪惡的情魔,我帶著濃濃的情和各種人心、執著能圓滿嗎?表面上丈夫幹了壞事,害了自己也傷害了我,如果不是丈夫在我跟前的表演,我那些隱藏很深的從情中派生出的各種執著心不知甚麼時候能發現,能去掉呢。

師父說:「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氣,你心裏頭還得謝謝他,真得謝謝他。」「他要不給你製造這樣一個環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團和氣坐那兒就長功,哪有那個事啊?正因為他給你製造了這樣一個矛盾,產生了這樣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你從中能夠提高自己的心性,你這個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1]

在學法中心性確實得到了提高與昇華,尤其是遇到屈辱、怨恨時,學會了冷靜、寬容、能放下自我,在剜心透骨中了卻人心。唯有寬恕別人,懷著感恩的心,善念感化他人,就會有更多的包容,所有的怨恨情仇都會悄然消失。從而更加尊重生命,珍惜未來,珍惜緣份。

修煉這麼多年我才發現,原來我走入大法的根本執著就是對丈夫的情。怕失去他,想利用大法為他祛病健身,想左右別人的命運。今天把它挖出來,請師父加持弟子,徹底去掉這根本執著。用法的標準要求自己,真正實修自己,正念正行。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