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種環境中去執著修心性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我於一九九九年初喜得大法。十多年來,沐浴著師父的浩蕩佛恩,風風雨雨的走到了今天。回顧一下走過的歷程,三件事都在做,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大關小關也都闖了過來,但認真的想一想,距離師父的要求、法的標準差得還是很遠,還有很多人心執著在障礙著自己,必須加快精進步伐,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嚴格用法歸正自己,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才不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號。現在把自己向內找、去執著、跟頭把式過修心性關的一點兒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切磋,向師父彙報。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修去爭鬥心、怨恨心,平衡好家庭關係

修煉前,我一直在邪黨機關工作,主要還是做黨務工作。因此邪黨文化對我毒害很深,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自以為是等等,在我的修煉中表現的淋漓盡致,去的也很艱難。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證實法,在天安門打橫幅,被非法關押一個月。那天丈夫去接我,直接把我送回了老家,寸步不離的跟著我,不讓我與同修接觸。沒有大法書,不能學法,我很著急,心裏怨恨,不服氣,不平衡。後來同修背著丈夫借給我大法書,我才好不容易學上了法。

丈夫發現了,要把書燒掉,我毫不客氣的說:「你敢把大法書燒了,我就把你家房子燒了。」當時是住在他弟弟家。我的反應雖然把他震住了,但我那強烈的爭鬥心也暴露無遺。當時我並沒有發覺有爭鬥心,還覺的自己做的不錯。直到後來,也可以說到現在,我的爭鬥心不斷出現不斷在去,自己才認識到那時的爭鬥心有多麼強烈。事情雖然沒做錯,但方式上是在和人鬥啊,這個黨文化的思想必須去掉。但它很頑固,一不留神就表現出來了,如說話帶刺,用問號,咄咄逼人,很強勢,這個黨文化形成的觀念我絕對不能讓它在我的空間場再存留,堅決清除掉。

師父說:「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1]所以多年來自己一直在注重去這個爭鬥心,也有決心把它完全去掉。

由於存在怨恨心,家庭矛盾時有發生,使自己一次次過關。因為自己一開始沒認識到,所以總是有關要過。後來認識到了,表現在哪裏呢?我在怨甚麼呢?怨丈夫和孩子受邪黨「無神論」毒害,不理解大法,不願聽真相。不管我多忙,把家務活兒都推給我。我出去講真相,總是得著急回家做飯,回來晚一點兒,丈夫就開罵。我為了搶時間,有時來不及就得打車回家。

終於有一天我忍不住了。那天我為了給一個人講清真相,花了很長時間,回來很晚了,一進門丈夫就劈頭蓋臉的喊起來:「你死在外邊吧,還回來幹啥!」罵人的髒話也出來了,我一看孩子在家,都等著我做飯呢,我就賭氣說:「你搞明白點兒,我不是你家保姆,我是你家老太太,別甚麼事兒都指望我做,我幹的是正事兒,不是玩去了。我是煉功了,不煉功能忍到現在嗎?」

那時就忘記了「真善忍」了,既不善也不忍,雖然從那以後,丈夫對我的態度有些收斂,但是我發現我除了有爭鬥心還有很強的怨恨心。為甚麼有這些心呢?向內找往深挖,那是因為觸及到了我的私心,我在執著自我,誰也不能耽誤我的事,不能這樣對待我,表面上是不能干擾大法的事,不能不理解大法,實際上是以自我為中心,我行我素,自以為是,看不起別人。

師父說:「我就是要你們修成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的圓滿。」[2]「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3]我找到了自己那顆為私為我的執著心。特別是有一次為了一件事,丈夫說:「你說別人自私,其實你最自私。」我覺的是師父借他的嘴在點化我,我對不起師父,沒有聽師父的話,沒有修好,沒有慈悲心,在和常人計較,沒有替別人著想,別人對我不好,也許是我以前欠下的債,應該還了。可自己卻不像個大法弟子的樣,沒有善心,又怨又恨,吃點苦受點兒累就不幹了,這哪兒是修煉人呢,修煉人遇到麻煩事不正是提高層次的好機會嗎?應該感謝人家才對呀。

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不要這些人心,堅決去掉它,按真善忍標準修好自己。」從那以後,我不再怨恨任何人,做事儘量為別人著想,多幹活兒也不覺的苦了,累的時候就想:「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還業就快,開悟就快,說不定有一天他一下開功了。」[1]

我的觀念轉變了,丈夫的態度也變好了(當然也與我講真相有關)。我幾乎每天出去講真相或打電話救人,他也默認了。我不在家時,孫子由他幫著帶,也不牽扯我。我有時回來晚點兒,他也不發脾氣了。為了不耽誤我煉功發正念,他還主動做早飯。

由此我想到了師父講的「相由心生」的法理,「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4]我想丈夫和孩子為了不讓我被邪惡迫害,成天擔驚受怕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也承受了很多,付出很多,他們擺正了對大法的態度,給自己創造了美好的未來。

二、在講真相中去執著心

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5]「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6]講真相救眾生是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眾生得救是我們的心願。

從二零零二年開始,學了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後,我就一直堅持面對面講真相,到現在已經十多年了。從去年開始,又增加了打語音電話救人。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7]。我的體會是:只要學好法,發好正念,懷著一顆正念救人的慈悲心,純淨的心態去講,就會越做越好。

我先後和五位同修配合講真相。從一開始對認識的人講,到對陌生人講,到後來對能搭上話的就講,效果越來越好。每天上午到學法小組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晚上上網,抽空做家務活兒。一天雖然忙忙碌碌,但心裏覺的很充實。遺憾的是,每天沒有更多的時間去講真相,只有兩三個小時的時間,每天兩個人講的比較多時能勸退三十多人,一般二十人左右,少時十來個人,心態不好時只能救幾個人。其中有認同的,有抵觸的,有威脅的,有罵人的,也有要報警的,但都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在自己和同修信師信法的強大正念作用下,轉危為安,化險為夷。講真相的過程就是不斷的去各種執著心的過程。

在這期間自己暴露出了不少人心執著,從而有機會修去它。

有一次我去市場講真相,碰到了原單位同事,我向他講真相勸他退黨,他就炸了,我也跟著炸了,他喊我也喊,別人以為我倆在吵架都圍過來看,我正好藉機會講真相,讓圍觀的人也聽聽,但心態不平和,活脫脫一個鬥爭勇士,哪裏有大法弟子的風采呀。幸虧後來我醒悟了:注重大法弟子的形像!才緩和下來,結果他也沒退。

過後我很苦惱,苦惱自己黨文化中毒太深,爭鬥心還沒有去乾淨。我求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接受這次教訓,一定要把這執著心清除掉。後來我主動找他道歉,心平氣和的對他講真相勸退,他愉快的退了。

還有一次我到超市去講真相,看到排隊買雞蛋的人很多,我就湊了過去,同站在後邊的一個女士講真相勸「三退」。這時站在她前邊的一個男士插進來說,「你吃著共產黨的,喝著共產黨的,還反黨?」我說:「我沒吃它的,我掙的工資,拿的退休金都是我自己幹活掙出來的。共產黨哪兒來的錢?都是人民的納稅錢嗎?工人做工,農民種地,知識分子搞科研,是老百姓養活了共產黨,不是共產黨養活了老百姓。再說也不是誰要推翻它,是它壞事幹絕天要滅它,是天意,誰也擋不住。只有順天意 ‘三退’才能保平安。」

這期間他們七嘴八舌的不斷打斷我的話,攻擊大法,圍攻我。我告誡自己,不能與他們爭鬥,心平氣和的慢慢說,也不能走開,走開等於是逃跑,被他們轟走了一樣,為了救他們,要忍辱負重,講真相救救這些可憐的眾生吧。

我始終堅持對他們講大法真相,破除邪黨謊言,歸正他們對大法的誤解。後來多數人都不吱聲了,有人還勸他們不要再說了,有個人說服不了我,就侮辱我是神經病,但是不管他們說甚麼,我想都是對著我的心來的,我就是鐵了心講下去,哪怕他們能聽進去一句,我也沒白費心。最後我告誡他們,大法是救人的,只有認同「真善忍」大法的才能留下,希望你們再了解一下真相,好自為之吧。

這樣我直到買完雞蛋才離開。

本來我沒想買雞蛋的,但是跟著他們排隊,也只好買了。那天與我配合的同修有事沒去,否則有同修發正念,效果會好些。過後我想,我是有很多人心要去呀,不但有爭鬥心,還有愛面子的虛榮心,不讓人說的心,顯示心,不然為甚麼這麼多人圍攻我,原來是來考驗我一下,讓我把這些人心執著都去掉啊。

我還認識到,講真相過程中不能起任何心,講的順利不能起歡喜心和顯示心,講不通也不能氣餒。一起人心邪惡就馬上會鑽空子干擾,救人效果就會大打折扣。有時一天講的很好,勸退的比較多,回家很高興,第二天就不順利了;有時一天開始做的挺好,一講就退,一旦生歡喜心,接著干擾就來了,再講也沒人退了,甚至有時還會招來邪惡,教訓是深刻的。

有一次我和同修在樓區講真相,一邊走一邊講,快到公安局門口時,已經勸退了十多個人。這時我起了歡喜心。結果一個喝過酒的民工打了「一一零」報警。不一會他追上了我們,問我有沒有大法書,他想看。這時就有一個警察跑了過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說:「你跟我去局裏一趟。」我說:「為甚麼?我沒犯法,為甚麼跟你去?」他指著那個民工說:「你對他說甚麼了?」我看了看民工,然後大聲問:「我對你說甚麼了?」他支支吾吾一下沒吱聲,警察問民工:「她對你說甚麼了?」他小聲說:「法輪功。」我說:「法輪功怎麼了?法輪功好啊,我媽八十來歲了,煉法輪功甚麼病都沒有了,這有錯嗎?」警察又說:「你兜裏裝的甚麼?」我一手掏出了筆,一手掏出了衛生紙,我說:「裝的這個。」他說:「你叫甚麼名?」我說:「我沒犯法,沒必要告訴你名字。」 他又上來拽我,說:「你還是跟我走一趟吧!」這時我看見從公安局院裏又出來一個警察,我馬上在心裏求師父救我,我不能被他帶走,於是用力甩開警察大聲說:「你鬆開手,我還有事呢,我得走了。」說完我就朝前走去,沒有回頭,也沒跑。

走出一段距離後,回頭一瞅,他們都不見了。我把身上帶的真相小冊子和光盤發了出去,回家了。我無法用語言來感恩師父的慈悲保護,我自己沒做好,讓師父操心了,只因起了歡喜心,又沒對那個人講清真相,不但沒救了他,還讓他造了業,真是可惜呀!衷心希望他能有機會再了解一下大法真相,善待大法,將功補過,有個美好的未來。

有一段時間我打電話講真相時,總是有人提到錢:給錢嗎?給我十萬我就退,不給錢就免談;還有的說:我對你說的不感興趣,我就認錢;還有人說:你不是行善嗎?給我交點兒話費吧!每遇到這種情況,我就說:我告訴你的是救命的天機,怎麼選擇你自己說了算。給你多少錢也保不了你的命啊,命沒了要錢有甚麼用?再說了,假如給你錢你就退了,也不好使呀!因為不是真心的,是用錢買的,不管用的,老天就看人心,真心實意的退才好使。你自己心不動誰也沒辦法。希望你從心裏退出來用化名聲明一下,把毒誓抹掉了,才能遠離災難,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這樣一說有的人也就退了。但是類似的電話接多了,我就感到自己有問題了。修煉人沒有無緣無故的事,老提錢,一定是我還有利益之心,修煉這麼多年,我以為利益之心去掉了,對財物已經看淡了,這回遇到這樣的事,應該向內找一找,是否還有這個心?想想還真是有。雖然大的方面我能把握的住,我可以不和婆家人爭房子,不爭遺產,可以把自己的金戒指送給婆婆,也可以不和家裏人和娘家人及任何人計較錢財,但在一些生活細節上還是有改不下的利益之心。

比如買東西挑三挑四的,專撿便宜的買,這些不也是放不下的執著嗎?最後都得去乾淨啊。於是我就注重在這方面修好,時刻注意不要佔別人的便宜,不得不義之財,買東西不再斤斤計較,隨其自然。從法中我們已知道:來到人間是借用這塊地方修煉的,好比來住店,住幾天就走了,怎麼能陷入常人中呢。

我一直是和同修搭伴兒出去講真相的,但有時同修有事,就不能同往了。每當這時,我就很犯難,不出去吧耽誤了救人,對不起期盼得救的眾生,更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出去吧,一個人又覺的心裏空落落的。但最終還是正念戰勝了人心,毅然走了出去。記得有一天,同修不在家,我自己出去講真相,走在路上就冒出來一念:好孤獨啊,但馬上回過神來,這念頭不對呀,我有師在有法在,怎麼能孤獨呢,師父隨時都在自己身邊,大法就在心裏,我是師父的使者,在行使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沒有比這更殊勝的事了,我要堂堂正正的去救人,任何人心觀念都不要,只要一顆純正慈悲的救人之心。於是我甚麼都不想了,正念十足的救人,結果講真相勸退了十多個人。

還有幾次自己出去,也都能勸退十來個人。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弟子,鼓勵弟子去掉依賴心。我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按師父教導的去做。「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8]

在師父用巨大承受換來的寶貴時間裏,我要更加精進實修,用心學好法,不忘向內找,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努力多救人,兌現史前誓約,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