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歸正自己 同修配合越來越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回想起這一年的歷程,心中除了感恩還是感恩,感恩師父為眾生得救和弟子回升一再延續時間的洪大慈悲,感恩師父給我重新做好讓我得以一次次洗淨的慈悲安排,感恩同修對我的提醒、寬容和協助。因時間有限,在此僅與同修交流最近的一點歷程,以謝師恩。有不當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這一年做協調工作中發現自己隱藏的自以為是的心,疑心,愛聽好話的心,還有顯示心,高人一等的心,對同修不寬容的心,不能被冤枉的心,爭鬥心,所以才在工作中出現阻礙,造成了同修的間隔,當我向內找歸正自己,坦誠與同修承認自己的問題時,間隔化開了,我們的配合也越來越順,大家齊心時,法的威力也展現於我們。

在一個月前,廣播組平台技術同修反饋當前撥打軟件Q使用時出現放我們的廣播,聽不到,急需對廣播軟件進行改進,那兩天我就集中時間配合技術開發同修為這事想辦法,也為自己暫時耽誤另一項目而著急。這時平台一個負責同修A發信息來,說要上平台與我交流,我也很高興,之前一直想約她交流關於平台的事,一直約不上。沒想到她上來後,就告訴我,讓我另找人負責她這塊,她不想做了。要是以前,我可能會心急了,就在她找我之前,我才學了《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說:「作為一個負責人,你怎麼那麼沒能力呀?你老排斥別人,耐心的說服就那麼費勁嗎?這本身不是修煉嗎?專挑容易的那是修煉嗎?跟人家心平氣和去講道理,和學員相處就那麼難嗎?你能力小,很多事情做不好,你還想顯示顯示、表現表現,何必呢?神看的不是你的表面,看的是你這個人用心!也不看你的能力,就看你用的心到不到。你的心在不在法上。你在法上,神就幫著你配合。」[1]

當時我讀到這,我就想我要對同修多些耐心,多些寬容,多考慮對方的承受。她今天這一說,我想一定是我哪沒做好,我一定要與她敞開心溝通,不能上邪惡的當。我告訴她,「如果是因為我的原因,我向您誠心認錯,我以後改過來,我們不能因此影響救人。我有時做事急,沒有顧慮您的感受,有時留言是詞不達意,可能會讓您誤解,您能告訴我是我哪沒做好嗎?」

同修開始說不是因為我,是因為當地同修認為她總是在家只在電話平台呆著太安逸了,不出去講真相,不去景點(其實景點離她家較遠),認為電話平台的事可以讓別人做。她看到當地同修每天在外天天能三退一些人,自己只是在家做平台這些看似簡單的事,感到壓力很大,也想出門去景點講真相,能感受到救人的效果。我想到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2] 我真心為她所處的境地考慮,耐下心(因我當時在上班,我也不斷請她原諒談話的中斷)告訴她:「您與平台一起也走過了三年,您也看到了,之前有二位同修做您手上的事沒有堅持住,後來離開了,這個事很枯燥,很寂寞,直接看不到救人的效果,可是我們修煉就在其中……我真的非常佩服您,三年了一直默默在後台為大家服務著,這種持之以恆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是我考慮不周,沒有體會到您的壓力和感受,若您感到當地給的壓力太大,您再等等好嗎,我這段時間先協助您,同時也找下合適同修來協助您,現在真的沒有太多時間一切重來,培養一個新手不是一天兩天,還要能持之以恆下來,真的不易。您能再考慮一下好嗎?」

當我說完這番話後,同修沉默了一會,給了我一句:「你以前是做甚麼工作的?」

我一愣,同修還是對我個人有想法啊,同修認為我很會說嗎?!我有教導別人的心,是證實自己嗎?我當時心裏很苦,若她不做,我一時找不到合適人,我就要自己先做起來,我感到自己壓力已很大,有許多事我在承擔著,項目中真是很需要A的協助,同修這樣說,一定還是我錯了,我還是有求的了,我是自以為是了,沒有站在她的角度去考慮,而是把自己對法的認識強加與她了。我要把自己放低,放低再放低,我們只是分工不同,在平台上扮演不同的角色,沒有誰高誰低,都是救人中不可缺少的一個角色。我調整自己平靜後告訴她,我以前當老師,不過我以前是不成功的老師,除了講專業知識,與人交流是不成功的,我有說話不當的地方傷到了您,希望您大人大量,平台真的很需要您。請原諒我,我做不好的地方,您告訴我,我一定改正,好嗎?

同修說,您知不知,我不想上平台,是因為不想見一個人!我聽了當時還有點好奇,以為是平台上哪個主持同修說話不當讓她不舒服了,結果她說,就是你。

我聽了不禁笑出來,我為自己再次自以為是而自嘲,以為自己已是很包容同修,我總是默默去協助她去完善平台上她負責的這塊事,對她,我如同對自己母親或孩子一樣寬容和協助啊。她說之前當她最需要我時,我沒答應她的要求──讓我給她病重的母親打電話,讓她母親能走入大法。如今她母親離世了,她一想到她母親,就對我有想法。我一聽,同修是被情干擾了,才會說不想管平台的事。我坦誠請她原諒,告訴她:「我當時沒有答應您,您也看到,一,我的確沒時間,因時差,與您碰面交流都很難;二、我很感謝您信任我,但我講真相真的不見得比其他同修好;三、從修煉上,我感到您被母親的情干擾了,師父講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及不是每個人都能現在修大法的原因。若您修圓滿了,您母親在您世界當眾生,對她是最好的回報,現在若被情干擾,影響我們一起救人的事,我想這也是她不願看到的對吧。其實一切是師父安排的,我們修好自己,才能救了更多人,才能了了與親人的緣,您說是吧。現在平台打電話出現干擾,我們得在一個月內想出解決的辦法,要不整個平台打廣播電話就會受很大影響,這兩週我要集中時間與技術同修一起解決這問題,平台這部份事,您負責起來,我就可專心去解決技術問題。現在是干擾,我們不能上當,我們一起加持鼓勵,不放棄,難行能行,為平台同修提供堅實的後盾,走好走完最後一程,好嗎?」這時聽到同修斬釘截鐵說:「好!」

聽到同修這一聲「好」,我的眼淚流了下來,感謝師父,感謝師父讓我們能走出情,能在法上共同提高上來。

在隨後的幾天中,我集中力量配合開發軟件的同修、幾位平台技術同修一次次進行軟件Q不同版本的測試,有時看到一點希望,打座機可以聽到了,但換成打手機又不行了,或聽一點又聽不到了,一週後還沒找到可繼續使用軟件Q的辦法,平台負責同修說,現在不能再等了,只有不到一個月,讓所有同修都在截止期那天換就來不及了,會影響打電話,讓部份同修先開始安裝另一打電話的軟件B。可我了解到,另一撥打軟件B費用相對要高,幾百同修都轉到軟件B打電話,可能也會影響一直在使用軟件B進行自動工具撥打的項目,同時也會讓技術同修忙不過來。我與幾位技術同修說,我們求師父給我們智慧,很顯然這個新版軟件Q是針對我們這個項目來的,可能是這個軟件公司對音頻進行設置了,讓我們放廣播出現干擾。軟件Q被大法弟子選中一直在配合著起到救人的作用,它也不想退出舞台,我們還要給它機會,我們可以邊換撥打軟件B同時也再想辦法解決軟件Q的問題,同時我也請同修繼續幫著發正念加持技術同修解決面臨的困境。

第二天,我正在平台找技術員先教下我如何安裝和設置軟件B(因為技術同修不多,忙不過來時我也可以幫著平台阿姨同修們安裝換軟件),這時技術同修C上來告訴我,他昨晚測試成功了,他說前一天聽我說可能是音頻被做了設置,他就想到一個辦法去測試,但會非常繁瑣要花很長時間,還不知是否能行,他就在測試前請求師父加持找到解決辦法,沒想到剛一試就成功了。我們聽了除了對師父的感恩就是感恩,這一週多的付出太值得了,也深深體會到 「辛苦是你修煉的一部份」[3]一層法的內涵。

在這段時間中,我們大家無怨、不怕辛苦、不氣餒,齊心配合,對師父的正信讓我們一起整體提高,讓邪惡的伎倆在正念正行下解體。在這個看似的干擾中,我們整體同修放下了自己,去配合同修,多為同修考慮,為救人負責,大家整體心性在提高在昇華,把壞事變成了好事。

想說感恩師父的事太多,過去一年,有許多事我沒有做好留下遺憾,有許多心沒去乾淨讓我痛悔,在師父延續的最後時間中,唯有常常警示自己:「放下,趕緊快放下!跑步,趕緊跑快些!救人,趕緊多救些!」才能不負師尊苦度和洪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