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夫妻情 修出慈悲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俗話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在浩渺宇宙間,在茫茫人海裏,能夠在一個屋簷下朝夕相處,同床共枕,生兒育女,是人世間最難得的緣份。

修煉中,夫妻情也常常是修煉人最難放下的,最難割捨,最難掙脫的。我自己經歷了二十多年愛恨情仇的磨礪,苦苦思索,才慢慢看淡,而有的同修現在還生活在我對你錯、氣恨埋怨的爭吵中。還有的同修連故去的老伴還要給安排好,自己再圓滿。我聽了覺的很好笑──自己能不能修成還是回事呢,還要安排別人,連走了的人都不放過。這就是剪不斷理還亂的夫妻情、孽債緣,考驗著人,煎熬著人、折磨著人。

下面就談談自己放淡夫妻之情的過程,拋磚引玉。希望同修以我為戒,放下夫妻情,修出慈悲心,精進不停。

一、二十年的苦澀

因為自小不受父母待見,所以特別渴求找一個呵護自己的丈夫。而與我有緣的這個人,恰恰是個木頭疙瘩,對於別人的病痛和付出毫無感知,所以沒修煉的時候,我常常哭泣,覺的自己沒人心疼、沒人關心。

我們白手起家,結婚不久,他至親車禍,他借了幾千元錢。後來他家又有事借去六千元,我家裏的錢不夠,就債台高築。

在九十年代,一萬多元債務不是小數目,我只能省吃儉用,維持基本消費,攢錢還債。我們勤儉節約,生活慢慢好起來了,我就張羅每年拿出幾千元孝敬他父母,他家也把我家當作銀行,有事就借錢,到現在我們拿給他家的錢至少十七萬元。

我以為自己的付出會得到他的認可、尊敬、感謝,他對我會疼愛有加。可是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只要一有矛盾,一提到我的付出,他就說:「我家就白養我了嗎?給我家錢不應該嗎?」我從小家境富裕,沒吃過苦。結婚後傾其所有的為他付出,年輕時不吃不穿的攢錢還債,他卻根本不買賬。我有時氣的哭哭啼啼一夜,越想越委屈,有時難受的幾天頭昏腦脹。

修煉以後,我的脾氣越來越好,而他卻越來越和我對著幹。我們就常常爭吵,每次爭吵後,我都找自己,也能反思出自己的一些問題,就這樣在磕磕絆絆中修自己。

在重大的問題上,他幾次三番撒謊,我還蒙在鼓裏,還善意的妥協成全他,最後他還反過來抱怨我。當我明白後,非常傷心,我一直把他視為知己,把心裏話全盤托出,他卻把我當作傻子,從不說心裏話。這就是我的知己嗎?

只要我這樣想一下,就會十年穀子八年糠的往事歷歷在目,越想越氣。後來就想,不能順著這些常人的思維想下去,這不都是常人心嗎?要用法衡量啊。過去的事,都已經過去了,好壞、得失、利弊都要放下,徹底放下。師父說:「不記常人苦樂 乃修煉者 不執於世間得失 羅漢也」[1]。我耿耿於懷於自己的苦樂與得失,我是修煉者嗎?漸漸的不再翻舊帳,心也漸漸清靜。

通過家庭衝突,我找到了自己的求安逸心、貪便宜的心、無主見的心。我也認識到了,修煉人對夫妻之情要看淡,所謂的心心相印、和和美美,不是修煉人渴求的,恰恰是修煉人要放下的。

雖然為他家花了很多錢,但是我家有事就大不相同了。我有個親戚一次向我們借錢,他當時就開口罵人。我很驚訝,原來人這樣啊!錢是試金石,可以讓人顯真相。去年他家又借錢,我就算了帳,拿給他看,他瞪著眼睛說:「我家沒有花這麼多錢。」我大吃一驚,這白紙黑字的帳都不認,這是甚麼人啊?

對於錢財問題,我找到了我重利益的心,找到了居功自傲的心,找到了不平衡心,找到了瞧不起、看不上、鄙視他的心。

和丈夫一直有矛盾、衝突,也在傷心、苦澀中徘徊、迷茫、糾結,總覺的自己的狀態不對,但又不知道問題在哪裏,我一直苦苦思考著,也一直在學法中尋找答案。

二、覺醒後重新定位

現在我悟到,我一直沒有擺正自己和丈夫的關係,這才是根子上的問題。也就是我是把自己當作妻子、當作常人,還是當作修煉人,當作神?我是誰?自己的定位在哪裏?丈夫是誰?把他定位在哪裏?他是我救度的對像還是我抱怨、指責、希冀的對像?想清楚這些後,我恍然大悟。

如果我把自己定位在妻子,把他定位在丈夫,我們就在一個層次中,我就是在常人的層次中與他和泥玩,就會拖泥帶水的糾纏不清,就會有爭吵、有氣恨、有抱怨,就會很苦很累,就會以淚洗面。他就是我記恨的對像、要求的對像、依靠的對像。

師父說:「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經達到羅漢初級果位了。」[2]如果我把自己定位在羅漢上,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我還會有那麼多的苦,那麼多的不平,那麼多的怨恨嗎?是我自己在家庭中,放鬆了修煉,擺錯了位置,才會百般苦澀。

如果我把他定位在常人,定位在是自己要救度的對像,一切就截然不同了。修煉人會與常人爭長短、論是非嗎?會要求常人記德報恩嗎?都不會。神根本不會與人一般見識,只會慈悲他、可憐他、給他講真相,千方百計救度他。

師父說:「因為度人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可高的多,這完全是出於慈悲心。」[2]那麼,就是因為他是我人中的丈夫,我曾經付出的多,他虧欠我,就該與他爭執而不是可憐他、救度他嗎?這不是在講條件、講代價嗎?這達到法的標準了嗎?我是在度他,還是在害他?我大吃一驚。自己做不好,玷污了大法的形像,不但度不了他,還會害了他啊。

這樣用法衡量下去,我萬分慚愧。

二十年的老弟子了,我修了甚麼?悟了甚麼?做到了甚麼?太少太少了。用法破迷,才能明白真相,才能找到方向,才能正念正行。以法為師,不是口號,而是在每件事中,用法對照,依法行為。

其實他也有很多優點,比如:善良、有責任心、勤快、節儉、寬容、聰明等等,當我辯證的、客觀的、全面的看待他時,我覺的在人間能遇上這樣的人做夫妻已經可以了。我應該珍惜這個緣份,以善化一切矛盾。

三、和睦相處之道

首先,修煉的人更要多看別人的好處,少看別人的不好處。滿腦子裏裝的都是別人的不是,就是裝了一堆髒東西,自己就是個髒人。所以不要做怨婦。要學會肯定、認可別人的付出,要學會讚美別人的優點和努力,要有容量包容別人的缺點,要發自內心的尊重別人。我們是修煉人,我們是有能量的。我們做的好,別人就會跟著學,家就和樂融融;我們做不好,家就烏煙瘴氣。

其次,遇到問題找自己。「各相責天翻地覆,各自責天清地寧」。家庭生活中矛盾是避免不了了,那麼我們在矛盾中,不要總是向外指責、抱怨別人。要冷靜下來剖析自己,自己的問題解決了,一切也就順暢了。很多時候表面上似乎都是常人不對,但深挖下去,肯定是自己的心、自己的基點有問題,所以要在自己這上下功夫。我們今天之所以成為人妻,也只不過是人間戲中扮演的一個角色,而我真實的身份是一個修煉人,那麼我真正要做的就是修好自己。

還有,去掉證實自己的心。我很長時間一直執著於我付出了,我勞苦功高,你就應該尊重我。現在我認識到,我應該去掉躺在功勞簿上的心。不管我付出多少,都是過去式了,我不能抓著自己的好,讓人一輩子認可我,這樣會給別人很大的壓力,讓別人很難受。我的付出,宇宙中都有記載,神都在看著,我用不著長在嘴上成天說。而且修煉人就應該付出,不但為家人付出,更要為眾生付出。不但要付出,還要放下功勞心,這樣才能不斷的昇華自己。

其實,修煉人在社會上、在公司裏、在朋友中,都還有好面子的一面,也就都有偽裝的一面。而在家裏的表現,才是撕下所有面具的真實表現。在家裏表現的不好,就是修的不好。修煉人和常人有矛盾,也都是修煉人的問題。

四、在家庭煉丹爐中修出來

家庭也是煉丹爐,在這裏修去抱怨心、妒嫉心、爭鬥心,煉出真誠心、慈悲心、清淨心,才是真正的修出來了。我們要把家庭看作修心、斷慾、去執著的煉丹爐,而不是避風港,在剜心透骨中修自己,才能脫去凡胎肉骨,修出仙風道骨。那麼從這個角度看,我們真的應該感謝自己的家人。「他要不給你製造這樣一個環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團和氣坐那兒就長功,哪有那個事啊?正因為他給你製造了這樣一個矛盾,產生了這樣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你從中能夠提高自己的心性,你這個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2]當我真正的理解這句法的時候,我認識到:每一個矛盾都是向上走的台階,每一個傷害自己的人,都是往上拉自己的人。如果我們真的提高上來,回頭看,就會發自內心的感謝他們。

如果我們在矛盾中徘徊、彷徨、止步、後退,沒有提高上來,就會一直耿耿於懷別人。修煉就是為了提高,別人給我們製造了機會,我們不提高,那麼下一次的機會還會有嗎?總是不提升,那就會越落越遠,最後被大浪淘沙。

我發現身邊的一些同修離世,並不是在大是大非的原則性問題上失誤,而是在家庭瑣事中沒修自己。有的表面上一團和氣,心裏一直懷疑、記恨對方;有的一直與家人吵吵鬧鬧,從不吃虧;也有的對故去的親人,割捨不下,日日以淚洗面。結果狀態越來越不好,最後肉身走了。所以大風大浪過的去,也可能在小河溝翻船,修煉是嚴肅的,一定要在家庭中修自己。

前幾天做了個清晰的夢,我在虛空中向下看,看見了我現在住的房子、我的孩子、丈夫。我很詫異的自語:「這就是我人間的家嗎?我的孩子怎麼這麼老了?」是啊,當我們修成後,回頭看今天的一切,不就是一場遊戲一場夢嗎?我們現在還常常假戲真做,認認真真的和丈夫較勁,暴跳如雷的與孩子爭執,不是可笑可憐嗎?如果思想境界一直在常人中,怎麼能走出五行、跳出三界呢?

跳出夫妻情,回頭看人間,不就是在泥潭裏和泥玩嗎?「其實我們有很多人過關過不去的時候,都是因為你們拖泥帶水的放不下人的那點兒事,才使那個關一拖再拖。如果你們真正能決斷了執著,走想要走的路,一切都會變。特別是干擾你學法的這種事情,那很快就會變。」[3]

當我們真的下決心決斷執著的時候,甚麼也帶動不了修煉人的心;當我們既抓著人又抓著佛的時候,可能兩手空空;當我們拖泥帶水的糾纏下去時,就會一直在越陷越深。

夫妻之間的恩怨可以是擋著我們前行的絆腳石,也可以是成就我們的墊腳石。珍惜夫妻緣,跳出夫妻情,修出慈悲心,成就神佛果,這就是現階段我的淺見,請同修慈悲指正。其實,很多同修早就都遠遠超出了我的認識,也請同修們寫出來,能與我們共同分享。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跳出三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