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住自己的一思一念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和大家分享自己的一段修心過程。一天,辦公室的同事突然問我:對個人問題有甚麼打算(因為我一直單身)?我說沒甚麼打算啊,現在和老娘在一起挺好的。同事說你還是考慮考慮,甚麼條件。

說實話我沒當回事,可是在這之後的一天上午,在辦公室突然一個想法出來了:萬一我不能一起與母親跟隨師父回家,剩我一個人怎麼辦哪?一個人很孤單寂寞,到時我可怎麼辦?眼淚就出來了。又一個想法很清晰出現了:你不有師父、有法嗎?!法中講人各有命;學大法的都不會白學,師父都要安排,不用你操心。很快自己就冷靜了,又沒往縱深想。又一個同事突然說,你應該考慮一下個人問題,老娘那麼大歲數了,不可能陪你一輩子,剩你一個人時,怎麼辦?還得有個伴兒,還是考慮一下條件吧。

這回我重視了!回家後和母親說了八月中旬她和姐姐走時我的感受:那一刻,鼻子酸酸的,眼睛模糊了,心一下也空空的感覺;說時眼淚又出來了,然後加了一句:媽呀,你可千萬好好修,一定和師父回家啊!說完後,明顯的感覺到了讓母親好好修,不是出於同修在法上給母親同修正念,而是「怕」自己一個人面對沒有母親的生活。沒說出時沒有明確意識到後一句的「怕」的內容,只知道自己的母女情也很重,得修去。

母親今年七十八歲,和我在一起八年。我們母女倆在一起五年的時間裏,母親每天除了照顧我的衣食起居就是學法。我家是學法點,上午和晚上母親都堅持跟著學,四個整點正念現在也堅持的很好,早晨晨煉幾乎沒間斷過。母親有地方口音,當地人聽不懂,所以就在家做力所能及的與大法有關的事情。母親的身體很好,出去人們都說母親也就六十多歲。在我的意識中母親一定會和師父一起回家的。那麼那個「怕」,絕不是真我的想法。

現在理理這個過程,發現自己還有很重的執著沒修淨或沒注重修。由於自己是單身,幾年來一直和母親生活在一起,生活起居母親料理的井井有條,對我來說交電費就是生活中的「大事」, 這樣無形當中給我養成了很重的依賴心,其實這是一種不想承擔責任的表現,也就是為私為我;師父法中講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我好像一直沒注重修,很多事情都形成「自然」,進而成了「習慣」!如果我不能按照法中的要求達到法的標準,不僅會毀掉自己,更可能也害了母親,也許這就是舊勢力想要達到的目地。

在此也提醒家庭修煉的同修:我們真得走正,做事的出發點一定站在對方的角度,我們在常人中養成的所謂「習慣」真得改,因為很多是不符合法的,時間久了就成了阻礙我們進步的觀念!在這也提醒所有的同修:我們應該看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不在法上的瞬間解體,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損失。我們得實實在在的修心。

另外在成不成家的問題上,我一直是順其自然的心態。以前有一種無可奈何的心理,後來也冷靜的思考過,覺得自己的修煉環境和修煉狀態,不成家會更有利於修煉。偶爾也會想:和異性只相處不結婚應該也挺好的吧。就是因為偶爾的這一念,這不就招來了「一而再的」被提及個人問題。為了不讓常人有「煉法輪功就不結婚了」這樣的想法,我從沒說過不成家了,只是說還沒遇到合適的。現實生活中,不修煉的人單身的也大有人在!那為甚麼修大法了,單身就怕別人說了,想想不還是自己的問題嗎。其實,就是自己的心不正,是自己以「怕給法造成負面影響」為藉口,掩蓋著深層的色慾心!

師父講了我們的生活已經和修煉分不開了,遇到的每一件事都與我們的修煉狀態有關,只要我們能意識到找自己,師父就會點化我們是哪方面的問題,或者相關的法就會出現在大腦中,我們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就達到了師父所說的把壞事變成了好事。如果這件事情不出現,我們還不能認識到自己還有這方面或那方面的不足,認識不到就不能提高。所以說,我們一定一定抓住每一次出現的所謂不順心或不愉快的機會,提高自己。

修煉真的很微妙!只要我們能在法中修,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並在法中歸正,歸正後的感受真的美妙非常!最後衷心的祝願同修們都能勇猛精進,早日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