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了才悟到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在有幸修煉法輪大法的二十年中,我曾遇到兩位最讓我磨煉心性的同修A和B,她們性格中都有認真、果斷、做事快、愛發火、批評人不客氣等特點,與我的性格大多相反。在一起做三件事的日子裏少不了的會出現一些矛盾,矛盾中我對她們的表現多是埋怨和無奈,壓根就沒想到這與自己的修煉有關,更沒想到這是師父的安排。

第一位是同修A,在大法遭到迫害之初那幾年,A老嫌我不是慢了,就是說我優柔寡斷,特別是當我在家裏守不住心性,老愛跟常人爭對錯時,和她一見面,她就朝我發無名火,態度很「壞」。時間長了我就覺的她怎麼這樣,這麼大脾氣,不能好好說嗎?根本就不知道向內找,還覺的自己很平和。有一次正過不去時,明顯感到一個清晰的思維打過來,大意是:你周圍就得有這樣的。真切感到是師父的意思,我很驚訝,不理解為甚麼這樣。想了好久,也只能認為是我智慧太小吧,有人帶著做,別誤事。

第二位是同修B,在幾年前的學法小組遇到的,只覺的她老發脾氣,臉上晴天很少。我有點怕她,和她說話時都很拘謹。在這麼多年的學法中,我也能夠要求自己向內找了,意識到她都是為我好,給我提高的。所以她說甚麼,我就儘量不吱聲,心中努力平衡自己,找找自己。當這個狀態老是持續時,我想是不是我也要給她指出不要老發火呢?我想應該說一說了,在說之前,我還在想,要注意方法,不然別人接受不了。

有一天上午,學完法之後吃午飯時,我笑著對B說:「我覺的我要是當年在你的手下工作,我會沒飯吃,我會因為工作效率差被你吼死。」接著我又說:「其實你身上的優點都是我欠缺的,真想跟你學,可你老是發脾氣,我很害怕只好敬而遠之……」她一聽就說:「你不了解我,當年我對我的下屬都很好,他們說我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去打聽打聽。哦,搞了半天你原來想與我保持距離,我怎麼今天才知道呢?我怎麼那麼傻呀?!人家都嫌棄我了,我還傻傻的。」我一聽,覺的壞了,本來想緩和的說的,結果還是適得其反。

隔天在同修小李那兒交流了之後,她說看來我錯怪你了。稍後小李對我說,你昨天說的很委婉,我聽懂了,但她不一定聽懂了。

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天不知甚麼引起的,B坐那兒又提起了此事,心裏仍然是憤憤不平,說自己怎麼會那麼傻。我當時覺的奇怪,心想這事上次不是過去了嗎?怎麼又來了呢?我又解釋說:「我其實也沒別的意思,就認為你脾氣太大了點,動不動就愛發火,我都怕和你說,想跟你說說吧,又怕你炸,所以就想著要講點方法,結果就這樣繞著跟你說了。其實真的就是希望你能平和點。如果有傷到你的地方請原諒。」B說:「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也想著要改,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B接著說:「以後有話直接說,不要拐彎抹角,我聽不懂,我的思想簡單,就只有師父、大法和明慧。」我一下子很激動,發現我人的觀念、黨文化的因素太重。

二零一六年初的一天,我和B以及同修小李在一塊,B說她做了兩個很清晰的夢。一個是關於我和B的,B說我把自己擦了鼻涕的髒紙都往她的包包裏放,她說我這包裏那麼多真相電話,你給我弄髒了我怎麼用呀?我忙說那我幫你洗一下,她不叫我洗。第二個夢是她和小李在一塊給棉絮套被套,弄來弄去不合套,後來攤平了一看,被套寬出很多,原來是絮太小了。B就對小李說你這個絮太小了換個大的吧。

第二個夢我們三個人都悟到是要擴大容量。可第一個夢就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我挺沮喪的,心想別人都是口吐蓮花,我怎麼往人家包裏扔髒東西呢?我怎麼修的呀?!

回到家裏想起師父講過:「倆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第三者看見了都得想想自己:哎喲,他們發生矛盾,為甚麼給我看見了,是不是我有甚麼心哪,是不是我也存在這樣的問題呀。」[1]她的問題為啥讓我看到了?是不是我也存在她的問題?與我修煉提高的因素沒有關係的一切不會發生在我身邊。「擴大容量,擴大容量」,我突然不知是悟到,還是師父打進來的,我一下子明白了,她在幫我擴大容量。以前我就意識到自己性格內向,心胸狹小,很想擴大容量,是師父在成全我。可我的悟性就是那麼差,別人來幫我,我還去埋怨別人。師父把這因素弄來是幫我提高的,原來是我沒提高,那因素就去不掉。怪不得B說,她也不想這樣,她也想改可就是改不了。我猛然想到師父說:「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2]

我震驚的嚇了一跳,不敢想下去,難怪口吐髒東西呢!好後怕!師父啊,十幾年了弟子才悟到。這時就感到一股熱流從頭頂灌下來通透全身,就感到大法的博大精深,師父的浩蕩洪恩久久的震撼著我心靈深處。師父啊!謝謝您!師父啊!謝謝您!弟子十幾年後才悟到。

在以後的日子裏,針對同修B說過我的那些話,從新審視內找自己,還真是發現自己很多的問題,有的甚至是很關鍵的問題。比如她曾說:「聽你讀法就想去睡覺。」我向內去找,找到了覺的自己讀法讀得好的顯示心,有時嘴裏在很流利的讀,而思想卻溜號了,這樣學法不僅沒入心,對師父對法也是不敬。我向B同修道了歉。

經歷了十幾年才悟到,對我來說教訓深刻,每每想起總是感慨不已,所以寫出此過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