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病業魔難中的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最近發現大部份同修都能正念幫助被非法抓捕的同修,對於長期處於病業魔難中的同修,卻更多的表現出冷漠,不理解和指責。其實這都是邪惡的迫害,不應該區別對待。

當然,明慧網上很多幫助病業中同修的故事都很感人,也從其它地區的同修那裏聽到幫助同修的經驗交流,很多地區還是做的很好的。但在我們地區,我卻看到一些不良現象,在這裏和同修們交流,提醒大家要善待病業魔難中的同修,不給邪惡鑽空子,不要造成損失。

一、冷漠

有些同修對於身邊同修長期處於病業魔難中表現的很冷漠,覺的這是當事同修的事情,與自己無關,沒有想要為對方做甚麼,當然更沒有向內找。不但沒有主動幫同修發正念,當事同修提出發正念的時候,還說耽擱時間,不想發,發也只發五分鐘,當然質量就更不好說了。

師父說:「這些事情都應該有大法弟子寬容、善良、祥和的表現,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我們做到了嗎?同修被邪惡迫害,我們能無動於衷嗎?

明慧網上有很多幫助病業中同修長時間發正念的交流,我們是否也能從中學到甚麼?

有些同修是擔心和病業中同修過多接觸,不好的東西會影響自己;或者看到同修狀況很嚴重,不想過多參與,怕情況惡化,對自己不利,這是否是在保護自己?帶著私心和怕心能圓滿嗎?

其實冷靜下來,對照師父的法想一想,對照明慧網上做的好的例子想一想,都不難明白的。但是在具體事情中,就是表現的很冷漠,不願意幫助病業中的同修。

同修的支持和鼓勵,對病業中的同修是有很大正面作用的。相反,那些冷漠的言辭和態度,對病業中的同修傷害多大啊,是否正合了舊勢力的安排?

二、不理解

有些同修對病業中的同修不理解,認為對方大題小作,承受力太差,意志力不強等。其實外表看起來沒甚麼,但同修可能承受的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我自己在過病業關的時候,就深有體會。硬撐著去參加集體學法,我也能夠讀法,但是讀的時候是非常艱難的,因為我呼吸很困難,讀法的時候非常難受。表面上看,我和大家一樣在學法,但其實承受的是不一樣的。

對別人來說非常簡單輕鬆的一件事情,對於病業中的同修,卻可能是非常艱難的。走路是非常輕鬆的,病業中的同修要走路來參加集體學法,卻可能是使足了力氣,靠堅強的意志力才走到學法點的;讀法是非常輕鬆的,病業中的同修卻可能是非常艱難才能發出聲音,一邊讀一邊呼吸的;發正念立掌是非常輕鬆的,病業中的同修卻可能是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把手立起來的……

病業中的同修正在遭受邪惡的攻擊,包括身體和思想上的攻擊,我們不能用我們的標準去衡量病業中的同修,覺的你走路怎麼不好好走啊,學法怎麼吐字這麼不清楚啊,怎麼不立掌啊等等,都是沒有站在同修的角度去理解和寬容同修。真正站在同修的立場,真正的慈悲對待同修,會覺的同修很偉大,在艱難中堅持著,會很同情同修,會生出正念來,解體干擾同修的邪惡,鼓勵同修,而不是看不起同修。

三、指責

有些同修不斷的「幫助」病業中的同修向內找,甚至集體「幫」同修向內找,這個說,你這個地方沒做好,應該這麼做;那個說,你那個地方沒做好,應該那麼做。就是沒有一個人向內找的,只有病業中的同修在向內找,周圍的同修都沒有向內找。

有些同修給病業中的同修講自己過關的故事,卻帶著「這麼難我都能闖過來,你怎麼就拖了這麼久還過不去呢」的意思,語氣眼神都透著「我比你強,你做的太差」。

我們講出的話達到這個效果了嗎?達不到就需要向內找,歸正自己,而不是一味的指責病業中的同修……對辱罵毆打我們的警察,我們都可以善意對待,對病業中的同修卻不能善意對待?病業中的同修就那麼招你厭嗎?

其實同修們在很多方面都做的很好,也確實很忙,很可能是邪惡在利用同修沒有完全去掉的人心在間隔同修,讓同修表現的很冷漠,不理解,指責病業中的同修。但是修了這麼多年了,應該表現的更成熟了。時間很緊迫了,不能在整體上表現出這個狀態了。很多地區都做的很好,我們做不好,邪惡就會往我們這兒聚,造成損失。寫出來,提醒大家,善待同修,珍惜聖緣。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