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幸福與快樂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四日】一九九八年的春天,通過親戚介紹,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看《轉法輪》,我就被書中真、善、忍的法理深深的吸引。以前總覺的自己比別人傻,可是學法後明白了傻點好,吃虧是福。修煉以來我的身體越來越健康,從來都沒看過醫生吃過藥,就連沒修煉的丈夫身體也好了,從未為兩個孩子的身體發過愁。

在法輪大法的薰陶下,孩子聽話,丈夫支持我修煉,甚至在邪黨迫害大法非常嚴重的時期,丈夫還和我一起去發真相資料,當我給他的熟人講大法真相時,他在旁邊幫著我講。正因為丈夫對大法的態度正面,他在大法中得到了福報:沒求人、沒送禮的情況下,找到了穩定的工作,而且在工作中幾次遇到危險都能化險為夷。我的家庭環境變的特別好,全家和樂融融。於是我就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為學法不方便的同修提供便利。

丈夫得到師父的保護

大約在二零零一年,我們住的小縣城的工廠都不太景氣,大部份都黃了。我丈夫的單位也一樣,丈夫面臨著從新就業。

邪惡迫害大法後,由於我不放棄修煉,也被迫害的失去了工作。我和丈夫倆人本來就性情耿直,自從我修煉大法後,認識到托關係走後門的事不妥當,就沒想再找工作的事。丈夫手巧,我們就在馬路邊找了個地方給過往的行人維修自行車。丈夫修車,我在旁邊給人配鑰匙,並利用此機會給顧客講真相

由於丈夫做事認真負責,回頭客也挺多。幾乎每天都挺忙,這樣下來,雖然每天苦點累點,但收入比當時我倆上班時的工資還高很多。

一天,丈夫多年沒聯繫的一個同學看見他在修自行車,就和他說:我丈母娘有個工廠,你去我丈母娘那幹吧。丈夫說:行嗎?我又不會幹甚麼。他丈母娘的廠裏幹的都是車工、焊工這樣的技術活,我丈夫不會,所以同學說了這件事,我們也沒往心裏去。

過了些日子,丈夫正在修自行車,來了一位上年紀的大嬸,對丈夫說:「孩子啊,你還年輕(當時丈夫還不到30歲),不能一輩子總修自行車啊!快去嬸那給嬸幹活吧!」原來是他同學的丈母娘主動來找丈夫去工廠工作。丈夫說:「嬸啊,我怕幹不好。如果你相信我,那我就幹幹試試,你看我行,就把我留下,如果不行,那我就回來。」

結果丈夫在那兒一幹就是很長時間。在那裏他遇到一位好心人,把焊工的技術教給了他,為他日後工作提供了技術保障。直到有了新的工作,丈夫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那裏,來到了現在的單位。

說起現在的單位,不能不說說一位好心的老人。在丈夫修自行車時,遇到一位曾在司法部門工作過的老年人。他看到我們年紀輕輕的很辛苦,很同情我們,對我倆說:你們倆的情況完全符合辦低保的條件,我給你聯繫聯繫附近居委會的某某,你倆辦個低保吧!這樣,老人給我們聯繫好後,我倆很容易的就辦了低保。要不是這位好心的老人,我們壓根都不知道還有低保這事兒。儘管當時低保錢不多,但為日後丈夫找工作提供了一個機會。按照本地規定:夫妻兩個失業的話,一旦有工作機會,就可安排一人的工作。如果當時不辦低保的話,居委會那兒也沒有我們失業的記錄,以後就是有就業機會,他們也不可能主動找我丈夫。

丈夫現在的單位有很多人是托人送禮才進去的。我們沒花錢、沒找人。來到現在的單位,丈夫學的焊接技術也用上了。由於他幹活任勞任怨,技術好,能吃苦,領導很器重他,就讓他當班長。他怎麼推脫也推不掉,只好當了這個班長。

上述經歷中看似是好心人幫助了我們,但法輪大法弟子都知道,其實每一步都是師尊對弟子及家人的精心安排、呵護。

丈夫在工作中也出現過幾次神奇的事。下面僅舉兩例:

丈夫在單位是負責維修搶修工作的。有一次上夜班,煉鋼爐的爐嘴壞了,需要焊接爐嘴。丈夫和一同事就先到別的地方去取焊條,等他們回來時,發現煉鋼爐發生了爆炸,他和同事嚇壞了,情急之中邊大聲喊邊找人,由於是夜間,光線也不好,後來才發現,很多同事都受了傷,有的臉部嚴重燙傷,有的脖子受傷……,很慶幸,這些同事都沒有發生生命危險。

在這場意外事故中,只有丈夫和那個同事躲過了這場災難。那位同事在這之前我已給他做了「三退」。儘管這件事情過去這麼多年了,至今想想還讓人後怕。

還有一次丈夫在高處作業焊東西,讓一同事看著天車別過來,如果天車過來的話,滑道上會有電,他就很危險了。可是看天車的那個人不負責任,和別人一聊起天來就把囑咐他的事忘得一乾二淨!天車過來了,丈夫不知道,一直在專心幹他的活。下邊的人發現了,就大聲喊他,因為噪音太大,那人怎麼喊他也聽不見,一直到把活幹完他才下來。同事們紛紛圍住他,著急的說:「可把我們嚇壞了!真稀奇啊,你帶電作業竟然沒事?!有誰保護著你吧?」

丈夫回家和我說:我今天可撿了一條命,滑道上有電,我也沒穿絕緣鞋,多險啊。我說:「那是大法師父保護你呢!」丈夫心裏也知道是法輪大法師父在保護他,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大法從根本上改變著我

學法小組在我家已成立了十來年了。這些年當中,同修們每天忙完了一天的活,就利用晚間的休息時間來我家學法,當時真是比學比修,學法非常認真,有時學完法,我們還一起配合出去發資料和貼真相標語、粘貼。大家彼此尊重,互相照顧。不管一天多累,只要同修一見面坐下來一起學法,從心底湧出的那種幸福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也有不如意的時候,由於每個人都被中共灌輸的假、惡、鬥的思想所毒害,言談舉止,不注意就會流露出來。諸如大聲說話、不注意自身形像等等。每遇到這種問題,我就會及時糾正自己、向內找,提高自己。同時我盡自己的最大能力為每一個同修提供方便。

比如:學法小組的一位女同修上晚班,大約九點下班,我怕同修很晚了來學法,敲門時會影響到別人,我就把家門的鑰匙給了她一把。

家裏學法的那間屋需搭炕。農村搭炕上面得抹一層厚厚的泥,必須及時把炕燒乾才行。當時天很熱,屋裏卻得燒火。為了保障同修們一天不落的學法,我就讓丈夫把他那屋讓給我們學法,他自己在搭炕那屋的地上鋪上一層泡沫板,我們學法時他就在那屋裏呆著,一呆就是好幾天。

我們學法小組,有孩子、有青年人、有老人,有上班的、有做買賣的,所以涉及的問題很多。由於每晚我們八、九點要整點發正念,還得保障每天學一講法,所以就規定大家七點半準時來學法,這樣大家學完法回家不至於太晚。

前面提到的那位上晚班的同修每天大約九點左右到我家,有時她剛到沒多少,我們就學完了一講,同修們就各自回家了。同修們走後,我就再陪她多學點。就這樣時間長了,自己也想,孩子們都睏了,丈夫每次都是同修走了之後才休息,這麼多年他們都不容易。可是再想想這位同修,忙了一天,就盼著和大家一起學法呢,我也就沒說甚麼,堅持了一段時間。一天,這位同修不高興了,待同修們都散了之後她和我說:「她們太自私了,你還比她們強點。怎麼我一來就都走了?」她這樣一說,我就忍不住了,我說:「你還說別人自私?我學了一講後還要再陪你學,大人孩子的都得等著。」她說:「你怎麼就溝通不了了?是不是修煉倒退了?」

聽她這樣一說,覺的自己這麼多年默默忍受著各種有形和無形的壓力,最後竟換來了「自私」二字。

由於在中國大陸,人們都聽信了中共邪黨編造的謊言,所以有些不明真相的人對我們會有所不解,每天給大家提供集體學法的環境,說是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啊!那種無名的委屈和怨恨真的讓我難以承受,都能讓人好幾天沒有精神,身體特別虛弱,每天腦子都像放電影一樣,為這位同修所付出的一切歷歷在目,所有人心都出來了。

那段時間,我就按順序系統的學了一遍師尊講法,發現自己存在很多不足,比如對同修產生的人情、怨恨心、爭鬥心、妒嫉心、不讓人說的心等等。雖然認識到了,但是從根子上徹底去掉這些人心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到的。當然有些人心沒去,師父還會利用各種形式幫我去掉。

有時和同修也有心性上的摩擦,但現在我能及時糾正向內找,清除自身不正的因素。比如看到有的同修不修邊幅、髒兮兮的,說話大嗓門等各種黨文化行為,我心裏就不舒服。我就抓住這「心裏不舒服」的心找自己,為啥不舒服呢?就是同修的行為不符合我的觀念,我看不上她們的行為。意識到這點,我就清除看不上同修的心,並善意的給同修指出來,有時從明慧網上找出相關的文章給同修讀。她們都挺接受,但改起來並不那麼容易。我發現自己又有著急的心,忍耐力不夠,我就極力抑制這些心。當我完全把自己忘記時,完全為別人著想時,晚上做夢夢見自己換了一間很大的房子,不是方的有稜角的房子,而是圓形的,很寬敞而且是透明的。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修去了稜角。我就不再苛求對方了,自己容量變大了。

帶好小同修,快快樂樂證實法

我有一兒一女。從他倆很小時我就特別注重帶著他們學法,幾乎每天都帶他們參加集體學法。女兒很小時,不能讀法,就讓她聽師父講法錄音,經常利用業餘時間帶她背師父的《洪吟》、《論語》。兒子很小時也讓他學法。通過學法,兒子上學前就認識了很多字。

由於學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孩子們三件事做的比較主動。由於工作忙,中午我在家呆不了多長時間,女兒就主動找另一位小同修利用中午打坐,然後再去上學。一次讓同修碰見了,感到很驚訝。兒子做證實法的事更主動,有時自己下載真相期刊,打印出來並裝訂好,催著我說:「媽媽,咱們救人去唄?」

當時我這樣嚴格要求孩子,有的同修認為我太執著於孩子,說孩子是同化法來的,沒必要這樣嚴格要求。但實踐證明,持這種觀點的同修的孩子到現在有的離法越來越遠,有的就只知道大法好而不修了,有的孩子沉迷於網絡遊戲等等。

今年女兒上大三,暑假又報了一門功課,在家複習,兒子上小學三年級,成績挺不錯,老師也經常和我誇孩子懂事,今年還得了「三好學生」的獎狀。放暑假前,兒子自己在學校報了鋼琴班,回家和我商量,我想孩子想學就學吧!就這樣每週學兩次,每次一小時。我幾乎每次都利用接兒子的時間去小區發真相資料,有時我去,有時女兒去接。倆孩子回來就和我訴說中途發真相資料的經歷。有一次兒子正準備往一家門把上放真相期刊,這時門突然開了,出來人了,女兒就機智的說:「哎呀,咱走錯門了!」我聽完後就叮囑他倆多發正念。

在接送孩子學鋼琴的路上,也能遇到有緣人,有打掃衛生的,也有多年沒見過面的老鄉……每一次,師父安排的特別巧妙。有一天,在鋼琴老師家樓下等電梯時,電梯門一開,從電梯裏邊出來一個拎著垃圾袋的中年婦女,她出來,我們正好進去。我看這人特別眼熟,把孩子送到老師家就趕快下來了。當我從八樓電梯下到一樓時,門打開了,又是剛才那位婦女,我出來她進了電梯,我說:我看你特別眼熟!她說:是嗎?她反映特別靈敏,趕緊從電梯出來,我倆就交談起來。

原來我倆是發小,二十多年沒見面了。談話中,我很自然的和她講起了法輪功真相和「三退」,她入過黨,很痛快的就同意退出了她加入過的中共附屬組織。最後我送給她兩本真相期刊,以便她了解更多真相。

就這樣匆匆一走一過的機緣,如果不珍惜,就會成為無法彌補的遺憾。是師父的慈悲與精心安排,不讓弟子錯過每一個有緣人。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賜予弟子一次次救度眾生的機會!

同時感謝文中提到的曾和我發生矛盾的同修們!希望我們在以後證實法的路上,穩定、理智、清醒的走正師尊為我們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多救度眾生。

再一次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個人所悟,不當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