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難中同修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舊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形式是各種各樣的,嚴重的病業表現是其中一種,目地是甚麼呢?師父說:「在敗壞的歷史中,邪惡勢力對修煉人的迫害也不是第一次了。」[1]「雖然在具體表現上有所不同,目地都是將正法修煉者意志毀掉。」[1]所以,同修一定要堅定自己的意志。那麼,難中的同修應該怎麼對待這種魔難呢?師父說:「人神一念哪。你動的是正念,你說這都是假相、舊勢力干擾,我修了這麼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你真的發自內心的一念,馬上甚麼都沒有。可是這不是人說一說就能做的到的,那個堅定的正念發自於你的內在,不是形式,也不是嘴說的。」[2]

有位W同修被邪惡迫害成腦梗的假相,說話口齒不清,半邊身體無力,被子女強行送進醫院。剛進醫院血壓200多,心跳非常快,做核磁共振後確診為腦梗。一週後,情況有所穩定後堅決出院。我每天陪伴她至少有一個月的時間,看到W自始至終都能以正念否定著邪惡對她的這種迫害。在醫院裏,邪惡迫害的她不能吃飯,她非要吃,拿一個小饅頭,慢慢用手把嘴掰開,把饅頭撕一塊放進去,然後喝水慢慢往裏吞,一個小饅頭吃下去喝兩杯水;邪惡迫害的她不能喝水,一喝水就嗆的咳嗽,她非要喝,咳嗽完了繼續喝;邪惡迫害的她不能走路,她非要走,除了第一天在病房裏用床下的盆小便,第二天就自己去洗手間。去洗手間有段距離,她努力的平衡著身體,一步一步的往前挪,我在後邊看著她,沒有扶她,只有在蹲下去和起來的時候幫一下。病房沒人時,我說:「一起發正念吧。」她毫不猶豫的說:「好。」然後艱難的坐起來,一直發正念到被護士進來打斷;有時我說:「我們煉功吧。」她馬上同意,完全沒有想到:我的半邊身體沒有力怎麼煉功啊?而是讓我等一下,然後艱難的慢慢的靠著床站起來,中間堅持不了就要求休息一下,然後再煉。

出院後,我們兩人每天堅持長時間針對邪惡的迫害發正念,堅持學法、煉功,W的情況也一天天的好轉,開始逼她吃藥的家人後來也不強迫她吃藥了,二、三個月之後,她完全恢復了正常,證實了大法的神奇。W經常可以看到另外空間,事後她說,剛開始我和她發正念的時候,她看到滿空間場都是黑手爛鬼,隨著我們持之以恆的不斷的發正念,她看到黑手爛鬼越來越少,到後來只是偶爾看到。

由於各種複雜的原因,有時病業魔難會持續很長時間,有的同修就被邪惡舊勢力摧毀了意志。有位非常好的S同修,在講真相時被邪惡抓捕,放回家後,邪惡換了一種迫害方式,就是病業表現,在病業持續大半年後,S同修把大法書都收起來了,無奈的對著師父法像說:師父,弟子不是不想修,是實在沒有力氣了。之後不久就被邪惡迫害走了。

過去一年來,多次去幫助病業魔難中的同修,過程中有一些體會和教訓,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跟病業魔難中的同修交流

首先,處於病業魔難中的同修一定要清楚,這是舊勢力所為,我們絕對不承認它。同時,一定不要被舊勢力毀掉意志。

師父說:「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3]

其次,處於病業魔難中的同修在向內找的同時,一定要堅持學法、煉功,同時,一定要全力以赴的發出堅定的正念,清除邪惡,解體迫害,而且發正念一定要堅持到真正解體了邪惡的迫害。

每個同修都知道要向內找,特別是處於魔難中的同修也都在向內找。可是有的能找到,有的找不到,我自己在過關中,也是經常找不到自己的問題。師父說:「其實走不正路,一個是業力的原因,其中包括生命背後帶著的麻煩,各種恩怨、誓願,與各種生命的連帶,等等;一個是自己人心的執著。特別是形成的觀念、形成了思維的方式,那就使自己很難認識到那些不自覺的人心表現。認識不到它怎麼放下?特別是在中國那個環境下,邪黨毀掉了中國傳統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黨的東西,所謂的黨文化。」[4]「很多不良思想認識不到怎麼辦哪?只有按照大法做。」[5]我理解按照大法做就是堅持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在向內找的同時,靜心學法,師父在法中就會點化我們;還要堅持煉功,才能使身體恢復;發正念解體邪惡也非常重要。不管有沒有舊勢力的迫害,我們都要不斷的向內找,修好自己,這是與舊勢力沒有關係的。

另一方面,我們也決不允許舊勢力對我們沒完沒了的迫害,干擾我們助師正法。師父說:「你煉功,你得道,而你欠下那麼多東西你不還?它可不幹,它不會讓你煉的。但是這也是一個層次中的反映,過一段時間以後就不允許再有這個現象存在了,也就是說把這筆債魔過去之後,不允許它再來干擾了。」[3]師父在這裏連說兩遍「不允許」,我們就決不允許它干擾。除了與之溝通善解外,就是堅定的發出正念,清除它,解體它。

我知道有一些病業中的同修不重視發正念,主要是因為沒有感覺,也就認為沒有效果。師父讓我們做的事一定是有用的。關於正念的作用,師父也多次不斷的講到:「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5]「你一發正念,不管千軍萬馬那邪惡統統化成土,全都滅掉,甚麼都不是。」[5]

還有的魔難中的同修對現狀很無奈,認為自己無能為力,把自己看小了,把邪惡看大了。師父說:「我說超出如來層次很高境界的佛多的是,那個魔算甚麼,相比之下很小很小。」[3]從法中我們知道大法弟子成就的果位都很高,那舊勢力的魔算甚麼。同時,大家別忘了,我們還有師父。我們有這個願望,師父也會幫我們的。

有位男同修H,遇到一場大難,是來奪命的。H的妻子也是同修,有一天突然要我快點去。我過去後,她說H摔了一跤就手腳不能動了,情況不太好。我們就開始一起幫H發正念,要H也堅持跟我們一起發。H根本就坐不住,用手拼命拽住床邊,整個身體不停的劇烈抖動,總是想要倒在床上睡下,妻子都堅決拉他起來,不讓他倒下。我們每次發正念最長60分鐘,最短30分鐘,間隔不超過1小時,中間休息的時候,我就大聲給H讀法。晚上我回家後,他妻子繼續堅持,半夜多次起來發正念,並拽著他的手煉功,不管能堅持多長時間,也不管動作能不能到位,要求他每天一定要煉功。

第二天我再去,仍然跟第一天一樣長時間高密度發正念、學法,H在床上坐的平靜一點了。妻子說,昨晚邪惡為了阻止她發正念,把她的手往下壓,不讓她立掌,把她的身體往床上推倒,不讓她坐起來,她發出強大的正念,求師父加持,堅決不聽從邪惡的,堅決的發著正念。期間,H有時酣睡的很不正常,她每半個小時就一定要把他拍醒,不讓他那樣酣睡。

開始2-3天,H的情況非常凶險,身體每分每秒都在惡化,全身皮膚很快變的像要死的人一樣,沒有彈性,手腳趾甲變成像蓮子的外殼被曬乾了一樣的醬黑色,醜陋無比,面部表情極其痛苦,說話很奇怪,很多不正常的念頭(都是舊勢力強加的),妻子叫他念「法輪大法好」,他念個「法……」字,好半天想不起下一個字是甚麼,一整天都念不成一句(舊勢力把他大腦和法隔開了)。我因故第三、四天沒去(非常對不起同修),第五天之後我每天都去,一如既往的長時間高密度發正念、學法,H很快能完整的重複念「法輪大法好」,還能跟著我們一起讀《轉法輪》,一天天的好起來了。他妻子跟我講,第四天H對她說:「來了,到屋裏來了。」她知道是邪惡取命來了,她一直求著師父,堅定的發著正念。H又說「算了,我對不起你,先走了。」(事後H完全不記得這些)。她拉著他的手堅定的說:「哪都不許去,我們要跟著師父回家。你跟著我說,我說一句你說一句。」然後妻子每說一句,H就跟著重複說一句,妻子的每句話都是給H正念的,都在強化著他的正念。逐漸的H有了正念,想起了大法,他對舊勢力說:「你們說的不對,你們全是錯的。」然後,他看到另外空間的邪惡氣急敗壞,之後就消失了。

H的妹妹是個常人,開始被邪惡操控著干擾同修,看著親哥哥一天天的好起來,說:「法輪功好神奇啊,我也要學法輪功。」

第三,處於病業魔難中的同修最好二十四小時都在法中,不想常人的事,一般最好不要去醫院。過嚴重病業關期間儘量不與常人接觸,舊勢力往往這時候利用家裏的常人來干擾同修。

常常看到同修的很多親戚平時來往不多,但在同修處於病業魔難時,這些常人親戚變的格外的「關心」,並非常積極的要把同修往醫院裏送。其實這都是舊勢力的安排。

邪惡迫害H同修身體的同時,也安排好了利用H家人來干擾。H摔跤後,H的妹妹與妹夫在自己家裏吵架,鬧的要出人命。H的妹妹打電話要H的妻子趕快去幫她。H的妻子意識到H可能要遇到很大的難,她不能離開,就拒絕。妹妹在電話裏邊哭邊咒罵,罵她只管自己過的好,不管別人的死活。妻子不動心,同時求師父,不要讓他們鬧出人命。(如果妻子沒有警覺,離開H,H一個人在家很可能就被邪惡迫害走了。)當H的情況被家人知道後,兄弟姐妹都要把H送醫院。H不去,妻子也很肯定的說:誰把他送進醫院誰就是害他。兄弟姐妹就沒有再堅持。H夫妻兩人是做生意的,在所住地影響很大,附近的人都知道他們修大法,大多數人也明白了真相。H闖關期間,女兒打電話給他們說:如果爸爸這次過不去,你們這些年救的人會全都毀了。夫妻兩人明白這是師父點化。他們關掉生意,儘量二十四小時和法在一起,避免常人的事,日常吃菜由H的妹妹買了送來。就是這樣,邪惡還是無孔不入。一天,我們三個人正在全力發正念時,妻子的妹妹在外叫門,來「關心」了。H為了不分心,明確對她說:我要休息。沒有再和她說一句常人的話。妻子只好在另一間房去接待妹妹,我和H繼續發正念。

還有一個女同修的病業假相是長期下腹流血和疼痛。她的女兒一直要她去醫院,還把她情況告訴親戚。同修本來與親戚交往不多,一天接到一親戚的電話,親戚講了一、兩個小時,都是對她的「關心」,要她去醫院、去檢查、去手術、聽醫生的。同修不願聽,但礙於面子不好掛斷電話。這通電話對同修干擾很大,本來通過學法、發正念,同修出血情況已有好轉,但那通電話聽下來,同修出血又變的嚴重了。通過同修之間交流,她明白了這是舊勢力安排的干擾,就不再接聽這種電話了。

處於嚴重病業魔難中的同修,最好避免參與家中常人的各種活動,會受到較嚴重的干擾,被舊勢力加重迫害。

病業魔難中的同修如果個人正念很強,加上有師父、有大法,一個人就足夠了,一定能過關的。如果一個人感覺力量不夠,可以找同修來幫忙發正念。但是如果來的同修說話不在法上,也要阻止,如果同修不在法上,同樣會被舊勢力利用來干擾。這是正邪大戰,甚至是生死大關,此時一定要排除一切干擾。

二、跟幫助魔難中的同修交流

首先,一定要不斷的加強同修的正念。

有很多同修說闖關的關鍵是要本人有正念,本人沒有正念別人也沒有辦法。是的,正念非常強的同修確實有,他們自己就能闖過去。但我所見的處於嚴重魔難中的同修大多已正念不足,舊勢力把他們的思想和大法隔開了,並強加給他們很多觀念和信息,使同修把這些被強加的東西當成自己。我們就是要去加強同修的正念,不斷的加強同修的正念,想辦法讓同修的思想和大法連起來,清除舊勢力的阻隔。前面的W同修在晚上我要離開時,會很緊張,叮囑我第二天一定要去。我告訴她:不要怕,有師在,有法在,師父就在你身邊,師父的法身甚麼都知道,甚麼都能做,關鍵時候求師父。她聽了一震,說:「我怎麼把師父忘了呢!我怎麼這麼長時間把師父忘了呢!」其實就是舊勢力讓她想不起來師父。

對於不能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的,我們一定要告訴其重要性,要其一定要堅持。只要我們去做,有要做好的願望,師父一定會幫助我們的。如果我們做都不去做了,連願望都沒有了,師父想幫我們都很為難。

有時看到有的同修對魔難中的同修說:「向內找」、「歸正自己」,有的說話的語氣不善,有的甚至帶著歧視的眼光。這話道理上沒有錯,可是對同修沒有實際的幫助,因為沒有一個同修不想向內找、歸正自己的,只是苦於找不到,不知怎麼做。我們要具體的告訴對方,怎樣歸正,讓對方一聽就知道該怎麼做。比如說:是舊勢力讓你覺的腳不受你支配,不要承認它;不要想我們不在你就坐不住,要想我們在不在都能坐得往,因為我們有師父;不要想我們在這裏你就不冷,等我們走了你就會冷,這是被強加的觀念;等等……

另外,我們也不要把同修不在法上的表現當成是同修自己,這是舊勢力強加給同修的。我們自己要能把舊勢力的安排和同修分開,才能真正的幫助同修。關於舊勢力,師父明確說:「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這就是為甚麼我把發正念作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來做。」[6]

其次,一定要全力以赴的幫助同修發正念,並堅持到解體迫害。

我遇到相當多同修不重視發正念,有的說沒用,要本人歸正才有用。有一次大家說好一起發半小時正念,但才20分鐘就有人說算了,說大家都不在狀態,還是先學法。是舊勢力及黑手爛鬼讓大家都不在狀態的,因為如果大家都在狀態的話,它們就會被清除,它們不幹,就來干擾。我們堅決不能聽它們的,要衝過去,就是要堅定的發正念清除它們。

我自己多次在長時間幫同修發正念後,有多位同修都明確感覺到了效果,有的痛苦減輕,有的感覺到很大的能量,使魔難中的同修有了信心,增強了正念。有個哮喘十幾年的老同修,大家一起對著她發正念,前15分鐘她呼呼的喘,後15分鐘安安靜靜的,兩個新學員看到後,說:好神奇啊!

如果萬一確實發正念後感覺不到效果,大家也一定不要憑著感覺修煉,師父要我們做的事決不會白做。

另外,有時發正念確實有很明顯的效果,同修明顯好轉,大家就放鬆了,結果邪惡又補充了,同修病業表現又加重了,結果遺憾的走了。所以發正念要堅持到同修安全闖關過去。

三、儘量不說常人的話,也不要牽扯太多人的精力

前面的S同修,在魔難期間都有大量的同修去幫助,但有些同修卻用常人的方法幫助同修,有的說S同修腳腫要喝冬瓜湯、要泡腳,等等。(我非常對不起同修,沒有用心去幫她,沒有放下私心和自我,對不起師父。)而H同修和W同修沒有影響多少同修。W在闖關期間,我和她都回絕了很多其他同修來看望,基本上是全力以赴的闖關,不被同修情分心。

第四,不要「幫助」魔難中的同修「向內找」,而應按法的要求去做。對於魔難中的同修要多包容、理解,同時要多鼓勵。往往我們的習慣思維就是「幫助」魔難中的同修「向內找」。我理解「向內找」三個字只有對自己時才是向內找,如果對別人,不管是要求同修還是「幫助」同修「向內找」,其實都是向外求,找著找著就變成了埋怨、責怪、瞧不起或看不上病業和被迫害中同修了,不知不覺中就成了跟舊勢力是一夥的,和舊勢力一樣的思維,表面上是在幫同修,實質上是在起反作用。特別是一遇到正念不強的病業中同修就著急的說:你要向內找啊,看看哪些心還沒有去被舊勢力鑽空子了;你肯定是有漏啊!你趕快找啊,找到了病業就好了(或找到漏就走出黑窩了)。經常聽到同修說:某某肯定是有漏,要不怎麼會那樣?等等等等。這一套思維模式和說辭都非常習以為常了,卻不知這就是舊勢力的思維。可是這卻並不是法中對我們弟子的要求。

我自己的體會是,如果聽到身邊同修遭病業或遭綁架迫害,第一念就是:絕不承認舊勢力迫害,無論同修是否有漏都不是舊勢力迫害的藉口,師父說:「目前消業也好,邪惡的因素干擾也好,都是舊勢力幹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舊勢力幹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認的,更不應該有讓大法弟子承受這些痛苦的事情。」[7]因為我們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不是來承受迫害的,更不是在舊勢力安排的迫害中救眾生,對於舊勢力我們是全盤否定的,向內找是法對我們的要求,大法弟子有師父有大法,我們會在法中歸正自己,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和舊勢力沒有任何關係。第二念是:我身邊的同修被迫害(病業或綁架),是不是我有甚麼人心?我的修煉有漏?我是怎樣想被迫害同修的?第三念是:同修被迫害我應該怎麼做?做甚麼?法中是怎樣要求的?我做到沒有?盡責了沒有?用心了沒有?

從法中我體會到,如果身邊有病業(或被綁架)同修需要我們去幫助,絕不要認為與自己無關,這就是師父安排的,此時多數是要修我們自己,需要修去我們的私心、自以為是的心、不負責任的心,改變我們修得很表面的狀態。其實從另一方面講,我們根本就不是去幫助病業中同修,而是我們自己需要提高了,是在成就我們自己,我們一定要擔當起這個責任,不要去大幫哄,不要去湊熱鬧。靜下心來真心實意的幫助同修,當然,有時候一個人堅持到後來很難,如果有兩三個真正負責任的同修互相輪換一下最好,不會讓一個人壓力很大,也不影響每個人的其它事。太多人也許沒有必要,一方面耽誤時間,另一方面對魔難中的同修造成分心和干擾。

此文兩天時間寫成,期間舊勢力干擾也很嚴重,讓我發燒、全身無力、流涕、咳嗽,非常不舒服,不想寫下去。我想除了我個人修煉有漏外,也許舊勢力不想我寫成此文。我不能聽它的,就按部就班的做自己該做的事。

以上是我所經歷事情的一些體會,層次非常有限,僅供同修參考。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