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學法小組集體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我們學法小組成立近十來年了,多的時候有七、八個人,一般情況下有四人在一起學法。年齡大的七十多歲,小的也五十四歲了。開始我們每週五晚上在一起學法,後來我們在一起交流覺的在一起學法的時間太少,就每週上午學法四天,每天的下午都出去講真相救人。週二參加全片區集體針對油公司及邪惡「610」發正念,週三下午小組坐下來發一個小時正念清理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

我們學法小組首先在學法上端正敬師敬法的態度。學法時雙手都是乾乾淨淨的,大法書從來都不亂放。現在全組同修學法時全是雙盤,坐正身體,在二個多小時的學法時間裏,沒有任何同修說閒話,喝水,上廁所。有的同修為了在學法的時間裏不上廁所,早餐儘量少吃或者不吃。讀法時都是用中音勻速的讀。有同修讀錯字的時候,其他人就輕聲的提醒她把讀錯的地方改過來。回家後有時間就背《轉法輪》或其他大法書,有倆位同修把《轉法輪》都背下來了。

我們學法小組有自己獨立的資料點,在做資料上嚴格把關,都是從明慧網上下載的真相資料。不是明慧網上的資料和文章我們一概不傳不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在我們這沒有市場。十多年來我們幾乎沒有受到干擾(當然這都是師父的慈悲看護,沒有師父的慈悲保護,我們甚麼都不是)穩步的走到今天。資料點雖小,明慧網上發表甚麼我們就儘量做甚麼,每週的週刊、傳單、2和1的期刊都是必做的真相資料。光盤、掛件、畫報、掛曆等。做資料的同修儘量把時間擠到晚上,這樣不耽誤其它事情。

我們學法小組裏有三位是看孩子的奶奶,有兩位經常在外地和家裏兩地來回跑,有一位到北京給兒子看孩子,剛開始時很苦惱、迷茫。和同修又聯繫不上,師父新經文也不能及時看到,《明慧週刊》和資料更看不到了,心裏非常煩躁,長吁短嘆,真相也講不了幾個。回來後和我們交流如何改變這種狀態,大家一致認為應該買一個筆記本電腦自己學會上網,跟上正法進程。明慧網是全體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師父在那看著哪。這位同修很快就買了筆記本電腦,學會了上網下載。上次到北京看孩子,自己天天上網下載同修的交流文章,及時看到了師父新的講法。利用買菜和領孩子出去玩的時候向世人講真相救人,回來時拿來幾十人的三退名單。現在非常精進,每天哪怕有一小時時間也出去講真相救人。另一位也買了電腦學會了上網下載,小組裏有四人有電腦。

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每天下午都出去講真相,我們幾乎跑遍了西城區的大大小小商場、超市、集市、廣場等。哪人多往哪去,特別是有新開業的超市,我們都到場,到那一看其他同修們也在,有時也會碰到不認識的同修講,我們就會心的一笑。再去找有緣人。我們幫人挑菜、選東西、看衣服、看到帶小孩的就逗小孩玩,說上幾句就轉入正題講真相救人,勸三退,多數人都能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有倆位同修講的非常好,每天少則勸退四、五人,多時二、三十人。

有一次,在一個大型的超市裏,我們給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講完真相,他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組織後,走出去幾步,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連喊了兩遍,把周圍的幾個營業員都驚住了。我們當時的心情很是激動。

還有的人聽明白了真相後,退出了邪黨的組織,連聲說謝謝,明白的那面得救後的感激,真讓人欣慰。

在講真相中也有不聽的,也有極少數罵人的。但我們都是懷著慈悲的心和他們說,我們真的是為了你好,也希望你能平安。遇到這樣的事回家心裏也很沉重難過,邪黨把人毒害的太深了,他不聽你說就開始喊。自己在修煉中的威德不夠,沒能把這個人救了。多學法,調整好心態,繼續出去講真相救人。

有矛盾向內找

我們學法小組最近發生了一點矛盾,兩個同修為了一點小事幾乎爭吵起來。雖然後來有同修認錯了,但都沒有真正的向內找自己。內心結個疙瘩,陷在矛盾當中。這是舊勢力在干擾在間隔同修,在週一我們利用一上午的時間在一起進行交流。我們在對待這件事情上,不要陷在誰對誰錯上,不要陷在具體的矛盾當中,要想到我們是大法弟子。在我們身上不會發生任何偶然的事情,任何事情都不是單一的。出現矛盾的根源在哪裏?到底是甚麼心在起作用?每句話、一思一念來自哪裏,想幹甚麼?不要覺的其他人不在其中,每個人的心是怎麼動的,有沒有向內找自己,這是關鍵問題。師父要我們達到甚麼樣的修煉狀態。

在交流中,我們找到了普遍存在的人心,埋怨、瞧不起別人、自負、漠然、分別心、反感心。由於在長時間都沒有修去這些心,表面上導致了這場矛盾,因由是一同修長時間在發正念時倒掌,總是提醒也沒好多少,總是嘴上說謝謝,然後 發正念時還是老樣子。其他人覺的她發正念長時間倒掌,自己的空間場清理不乾淨,還干擾別人。在加上在其它事情上,按著自己的意願辦事,不和同修商量,觸動了人的反感心。

「我希望越往後大家應該越像大法弟子的樣子,配合的越好。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這話可能大家都會說,也都明白,可是到了關鍵時候就不去想了。每次法會上我也都在重複這些話,都在囑咐大家。如果你們都能做到這一點,你們內部沒有矛盾。如果都能做到這一點,甚麼事情都可以解決,而且你們會配合的很好。」[1]

在師尊法理的開示下,同修們在交流過程中,敞開心扉,剝去掩蓋再掩蓋那些狡猾、虛榮、委屈、總想讓別人理解自己,不讓自己受傷害、繞來繞去等執著心厚厚的殼。我們明白了這次矛盾的發生,是針對我們所有知道這件事情的人的人心來的,我們沒有這些人心,沒有這些敗壞的物質因素,這樣的矛盾能出現嗎。而且同樣的矛盾以前有過兩次,為甚麼這次把以前的事情翻出來。是我們在這件事情中根本就沒有修自己,只是在表面上看具體事情中的表象,沒有向內找,自己這個執著的心的根在哪裏。只是在具體事中總覺的自己是對的,嘴上在那裏說是我錯了,心裏根本就不服氣,在抱怨、委屈,所以就又來一次。師父一次一次利用這樣的事(矛盾中)給我們整體提高的機會,我們珍惜了嗎?真的把這次出現的矛盾當成是我們向內找,去掉執著心的好事了嗎,只是在嘴上說,而內心根本就沒動。這是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嗎?再有不要出現矛盾就說舊勢力在干擾,在間隔我們同修。(當然有舊勢力干擾的因素)我們大家想一想,出現的矛盾是不是我們執著的人心促成的,我們真正在修煉中是神的狀態,達到在此階段師父要求我們應該達到的標準。舊勢力能干擾我們嗎?它們能干擾得了嗎?它們有能力間隔了我們 嗎?在交流中我們悟到不管碰到甚麼事情都要互相敞開心扉,抓住日常修煉中的一思一念,把執著的人心的根挖出來,清除。現在救人的時間這麼緊迫,我們沒有權利這麼浪費時間。我們一定要在法中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抓緊一切時間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