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關注在監獄被迫害的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近期有同修家人去監獄探視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後,反饋說感覺同修在監獄內受到較嚴重的迫害。探視時有獄警在同修身邊監視,同修看起來面色憔悴,頭髮凌亂,行走不便,當家人詢問時,卻說自己在裏面「很好」,說些面上的話,明顯感覺不對勁,但又問不出來甚麼,令家人十分擔憂。

聽到這個情況後,同修們都意識到我們必須做些甚麼,絕不能放任監獄黑窩的邪惡肆意迫害我們的同修。同時大家也認識到,在近期的反迫害、講真相中忽略了監獄這一塊。

近兩年來,同修在反迫害,營救同修的過程中,發正念,講真相主要針對本地的公檢法和看守所。因為在這個階段,可以為同修請律師打官司,在本地也相對比較容易的收集到相關參與迫害機構與人員的聯繫方式,所以在這方面做的力度也比較大,本地環境也有所好轉,被迫害同修在派出所和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一般不會受到酷刑虐待。

而同修被非法判刑後,刑期稍長的就會被轉到省監獄,這時大家就有所放鬆了,一方面覺得已經判刑了,律師無法再介入了,從人這一層沒甚麼辦法了,除了囑咐同修家人多關注同修情況外,沒別的可做的了,心裏默認了對同修的迫害;另一方面覺得同修離開本地了,大家對外面的情況不了解,使不上力,甚至潛意識裏有一種超出自己的範圍的想法。正是因為同修們認識上存在著這些問題,舊勢力就鑽空子,利用監獄這個黑窩,繼續對同修進行迫害。

向內找,同修們看到自己的做事心,容易看到效果的,沒有太大難度的,就用力多做,一時看不到效果的,感覺有難度,不知怎麼做的,就放棄了;還有求結果的為私為我的心,希望看到營救同修有結果,以此證實自己的修煉路走對了,沒有做到完全放下自己,同修被迫害就是自己被迫害,同修不出來,營救同修不停止;修煉境界不夠,信師信法不夠標準,為表象所惑,沒有足夠正念把營救同修、救眾生這條路堅定的走到底

在具體做法上,儘管還沒有太成熟的思路,但是大家堅信,只要把念擺正,心到位,就一定有路可走。首先想得到就是發正念,本地同修一直堅持整體協調,統一發正念解體本地邪惡迫害,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同修們在實修中走過來,在這一點上比較有信心。每個省的各個地區可以各自協調起來,集中向各省主要的監獄黑窩發正念。在正法走到今天,邪惡少之又少的情況下,這點邪惡根本算不了甚麼,只是大家心要到位,每個參與其中的同修儘量配合整體,在安排的時間點上發正念,相信自己的能力,發出強大的念力徹底解體黑窩的邪惡。

揭露邪惡,曝光迫害也是很重要的。明慧網曝光了很多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獄警和打手,這些人的籍貫大部份應該都在本省,如果省內各地同修有認識他們的,可以把其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整理成材料寄給其親朋好友,讓其周圍的人都知道他所幹的那些見不得人的惡事。

同時,監獄酷刑虐待大法弟子,即使按照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也是違法的,因此可以把他們的犯罪事實整理出來,寄給省監獄管理局、政法委、紀檢部門、人大、政協等省級政府部門,也可以寄給中紀委,最高檢,最高法,全國人大,政協等國家級政府部門,這樣做一方面讓監獄惡警害怕,能夠有所收斂,更重要的是利用這個機會向中共體制內核心部門的人員揭露迫害,講真相,這些人平時接觸真相的機會較少,是我們講真相相對空白的群體。由於這些人在常人中都是文化層次比較高的人,因此在真相材料的選擇上要有針對性,如果有條件,建議最好是各地協調同修組織有能力的同修統一整理材料,同修整體配合郵寄,郵寄方式可以用平信,掛號信,快遞等。明慧網上也有很多現成的材料,如濟南同修製作的真相光盤《湖畔泉邊聽真相》,其中就有專門揭露山東省監獄和山東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惡行的,很有針對性,講真相的效果也很好,該視頻可以在明慧網「影視廣播 > 迫害紀實」欄目中找到。另外明慧網「時事評論」欄目的文章也很好,邏輯性和論理性都很強,適合針對有一定知識層次的人講真相。如果酷刑或者虐待確實存在,也可以請律師依法控告。

再有就是直接針對惡警寄真相材料或打電話講真相。這個途徑也確實有難度,一是監獄管控比較嚴,寄的信件能否確保到達獄警手中不敢確定,還是像前面提到的,如果能知道其家人的工作單位,直接寄給其家人,這樣把握性就大多了,而且效果會更好。再有也是勸善的材料選擇的問題,這些人長期接觸大法弟子,在知道真相的情況下,仍然在幹著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其實是救度難度較大的一群人,在這種情況下如何選擇能夠針對他們心結的勸善材料就很關鍵了,當然這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我們的修煉境界,我們修出的慈悲心有多大。

以上是我們的一些初步的想法,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如果同修們有更好的建議,也可以提出來,互相補充,互相圓容,形成整體,共同解體迫害同修的黑窩,救度更多的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