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手同修惜法緣 整體助師世間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我於二零零四年九月幸運的走入大法修煉中,因機緣於二零一二年七月回到老家縣城,溶入當地助師正法洪流中來。

一、放下自我觀念 整體營救同修

訴江以來,本地有不少同修被不同程度的騷擾和綁架迫害。其中一名同修A去年和今年兩次遭綁架,其妻去年也被綁架到市看守所,出來時又被幾次非法騷擾,甚至被迫按了手印、腳印。

A同修與我合作過二十多天,該同修流離失所達六年之久,有怕心和很強的爭鬥心、幹事心、顯示心、看不上人的心、色心、執著於當協調人的心等,我多次提醒他,建議他先放下心多學法,少做事,可他說:這是他的使命。

在這樣的情況下,為了不助長同修的幹事心,我斷了和A的合作,目地是為了讓同修能夠冷靜下來,真修、實修。當去年春天,A再次被綁架,刑事拘留通知被送到其妻手中,其妻同時也被當地國保叫到派出所非法審訊真相資料來源。

因A同修幾次被非法關押迫害,給家人和當地同修帶來很多負面東西,大家不但沒有信心營救他,而且怕心更甚。其他同修來找我協商營救其,說實話,我對A同修的不聽勸告,只想做事,不想修心很有人的看法,但當我學《洪吟四》時,師父的法「除盡邪惡才罷休」[1]打入我的腦中來,我知道我還得聽師父的話,和同修們積極營救A,不僅僅是營救同修,更重要的是解體邪惡,包括最後必要時請律師。

當晚趕緊完成手頭的事,排除干擾,馬不停蹄到同修家通知幫助A同修發正念。巧的很,到同修家時正好有幾個同修準備到另一同修家參加其子的婚宴,我們當時達成共識:通知參加婚宴的同修(基本都是聯繫人,師父幫了我,不用我再奔波了),不准邪惡迫害同修A,不管同修有何不足,自有師父管,邪惡不配迫害。

當我們正念一出,其實在另外空間已經解體了迫害同修的邪惡。

第二天一早,我和另兩個同修火速趕到本縣最偏僻的鄉鎮─A的老家,恰巧碰上其妻在趕集,我們鼓勵她到當地派出所要人,並且通知本村和A相關聯的同修都要形成整體幫同修發正念和向內找,邪惡就會自滅。其妻當時怕心很重,連給本村同修通知都沒有信心,很有些消極無奈和承認了邪惡迫害。可當我們往回趕時,正好碰到本村一同修,她雖然害怕,但畢竟是大法弟子,一說讓她幫著通知發正念,她立刻答應了,那一刻,我感到了整體的力量。

緊接著,我們一路發著正念到了派出所,其實一路上我除了一遍一遍的請師父點化和加持外同時也冒出來負面思維:如果A妻到了派出所,被非法扣留怎麼辦?那豈不是不必要的損失嗎?如果真是這樣,我怎麼向同修和她的家人交待呢?我是要對這件事情負責任的;要不就讓車子找不著派出所,也許是我的負念的作用,同修問了好幾個路人,都沒有找到派出所。感謝配合的同修沒有放棄,我意識到是自己的念頭不正,不是任何時候都信師信法嗎?同修不是有師父看護嗎?想到這兒我馬上清除剛才自己不想找到派出所的不正念頭,很快派出所到了眼前。

進去前,A妻還很膽怯的問我們:「我怎麼說呢?我找誰呢?」可一到門衛裏面,就看見曾綁架她的兩個警察,好像在等著她找似的。在師父的呵護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A妻義正詞嚴的責問:我來要我丈夫,你們把他弄到哪裏去了?警察愕然,沒有想到她敢去要人。其中一警察說:他在國保,不關我們的事。「你們為甚麼抓他?」「誰讓他發資料。」「他發資料你看見了 ?他一天不回家,我就天天來要人!」警察被問懵了,以致無語。我親眼看到進派出所前和出派出所兩個完全不同的同修,一個是被邪惡嚇怕了的農村家庭婦女,一個是被師父加持去掉了怕心的大法弟子。從派出所出來,所到鄉鎮一路繼續通知,同時到同修家整體發正念,為下午到縣城國保要同修清場。

下午兩點半,我們在公安局門口發正念,A妻有了上午的突破,正念更強了,跟把門的兩個警察講真相。當我針對公安局警察發正念時,突然感受到他們很可憐,我落下淚來,覺的自己還不夠慈悲,他們也是師父的親人,也是需要我們救度的眾生,是因為我們修的慈悲的能量不夠,沒有善化了這些特殊崗位的生命,應該儘快的修好,而非是人的對立。悟到,我立刻改變發正念的內容,和分管迫害的國保副大隊長T及相關參與迫害的生命的元神溝通:我是大法弟子,我以神的狀態和你們溝通,你們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希望你們元神明白的一面立刻同化大法的美好,善待大法、大法弟子,趕快讓我的同修回家,在未來的大淘汰中,我師父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合理的安排;否則大法慈悲也同時威嚴,繼續做惡的立遭現世最大惡報!分管迫害的副大隊長T(T自己曾稱一隻黑手,迫害了本地一千多個大法弟子)沒在,我們不放棄,繼續讓值班的警察聯繫T。時間不長,T回來了,一看是A妻,很吃驚的說:「我以為是你女兒來了,沒想到是你,知道是你我就不回來了。誰讓你不配合我(指A妻不配合說出真相資料來源)。」A妻問:「我來要我丈夫,甚麼時候回家?」T說:「還得研究研究,日子還不到」。在我們的正念下,本地十幾年來參與迫害最惡的警察沒有惡起來。

第二天我們又乘勝追擊,鼓勵A的兩個女兒都去要父親。可喜的是,通過營救父親,從小學四年級得法,迫害後再沒有學法的二女兒又從新回到大法中來。

在隨後的幾天,A妻都去要人。同修們都堅持發正念,包括我,每天最少給A發一到兩個小時的正念,反反復復和A的元神溝通:同修你一定向內找,解體邪惡;一定要正念正行,一定要零口供、零簽字!果然一個月A同修臨出看守所的時候,十幾個警察圍著他,強迫他簽字,A同修不配合,做到了零口供、零簽字,當時他坦蕩出來的。一瞬間,他感到那十幾個警察都被定在那裏了,一動不動。在邪惡之首控制的本地,迫害一直很厲害,能做到零口供、零簽字,也屬難得。

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當我們真正形成整體的時候,當我們放下自己的觀念的時候(特別是我每天幫同修發正念的時候,想起同修的不足,會影響發正念的效果的,當這個時候,就想起師父的話:「除盡邪惡才罷休」[1]。同修不符合法,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得放下自我的感受,我得顧全大局,我得符合法),當我們整體達到正法的標準的時候,師父就會給我們做主,師父就會解體舊勢力的陰謀,同修就會很快出來。感謝師父給我去怕心提高的機會!感謝同修的積極協調和配合!

二、助同修一臂之力 自我更上一層樓

本地自二零零八年資料點被整體破壞之後,真相不乾膠和真相條幅七、八年來一直空缺。自訴江後,師父點化本地整體如果是一輛大車的話,大車的前軸一直斷裂(指不乾膠和真相條幅),需要重新焊上。

就在我為此事和同修不斷切磋,去除怕心(同修擔心掛條幅,會被邪惡發現),尋找做條幅的「人才」時,陪我找人才的G同修說:我做就行。原來G同修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後,一直不算精進,以前他專做條幅,我剛和他接緣幾個月,並不知道。是因為他太太同修病業假相,我和她一起學法才開始接觸的。後來我們四位同修共同把條幅機買來、調試好,做出了質量很好的條幅,也算是補遺拾缺,圓容師父所要吧。

在這個過程中,我深刻體會到師父甚麼都知道,一切都是師父慈悲安排,做條幅的人才師父早就給安排在我的身邊,我和同修只是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接緣、完成史前誓約而已。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師父不斷推著我和幾位同修(特別是技術同修)一年來奔波在各個鄉鎮,拾遺補缺,給迫害厲害的鄉鎮資料點空白的地方開花。其中有一例,深刻感受到是師父的慈悲安排:

我剛到迫害比較厲害的某鄉鎮同修家之前不到五分鐘,另三個同修也剛到,其中一對是夫妻同修。我看他們似曾相識,還以為在一起學過法呢(其實是歷史上接過聖緣,之前並不相識)。當我和女同修說:「每個大法弟子都要走出一條證實法的路來,你們能否開朵小花?」她說:「我前天剛剛辭了職,以前忙著賺錢(是後得法的同修),感覺再這樣下去,就荒廢了修煉,正想做點證實大法的事,好好歸正歸正呢!」男同修當場也學起了安裝新唐人。很快在技術同修的配合下,在這個空白的小鎮上盛開了一朵小花。這對夫妻同修在新唐人和真相資料方面做了很好的補充。我深深的感嘆:真是「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2]以前這個鄉鎮的技術同修和做資料的同修都被迫害的很厲害,有的至今還在監獄裏,同修們怕心都很重,嚴重干擾了本地眾生的救度。可是師父有的是辦法:還有後得法的,後來居上,誰也干擾不了救度眾生!真是「佛法無邊」[3]啊!

師父說:「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4]我很贊同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一日同修的交流文章《談大陸學員是否該有「總協調」角色》中所說的「大陸‘總協調’都應主動退下來、腳踏實地講真相。」我也看到周圍以前能講和會講真相的協調同修,現在都隱到幕後去了,要麼做資料,要麼做協調,真的在面對面講真相上是很大的損失和遺憾。其實我和技術同修到鄉鎮去建資料點和推新唐人,應該還是本地一種證實法不夠成熟和獨立的狀態,我想這也是暫時的。我想還是要謹遵師父教誨:「講真相的第一線。」[5]這些年我在師父的加持下,堅持講真相,大約勸退萬兒八千人吧,與做的好的同修還差的很遠,帶動不會講真相和怕心重的同修出來面對面講真相也是當務之急!

半個月前,我和一鄉鎮的一對夫妻同修連續趕了四個大集,在師父的加持下,共勸退將近二百眾生,並帶出三個不敢出來講真相的同修會講真相了。在這過程中,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同修的無私配合,形成整體的威力!

三、擴大胸懷容同修 唯恕方能成德

在和同修配合的過程中,難免發生矛盾,怎麼對待和化解這些矛盾,是我擴大心胸,提升自己的不可或缺的一環。當然這很難,很是剜心透骨。感謝慈悲的師父,給了我寫交流稿的機會,我幾個月來一直糾結的東西放下了,就在我寫交流稿的第一段時,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我真的該擴大胸懷了,真正的理解了同修,真正的從心裏原諒了同修的錯誤。

寫到這裏,我感到汗顏,為沒有及時歸正自己,沒有聽師父的話而內疚。

有一個技術同修在配合的過程中,很是讓我苦惱。該同修平時讓同修們給慣的也是很有些「恃才放曠、恃寵生嬌」,一般同修不敢惹。

在和他接觸的過程中,雖然我也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爭鬥心、不平衡的心、求回報的心、當頭的心、控制別人的心、妒嫉心,對同修的情等,也知道師父點化,要寬恕對方的錯誤,可總還是有點耿耿於懷,很不想和他再合作。

今天寫到這裏,才感到自己的狹隘,自己的嫉惡如仇,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師父讓我明白唯有寬恕才能成為大德之士,寬恕是一種大智慧和高境界。謝謝師父幫我拿掉了那些不好的物質,今後還是要放下自我,和同修配合好,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讓師父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八月十五隨筆〉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