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嫉心不去斷送修煉機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師父開示:「這個妒嫉心你可千萬得去啊,這個東西可了不得,它會使你所有的修煉都變的鬆懈,毀了你。不能有妒嫉心哪。」[1]同修們都知道鬆懈與安逸心有關,而這次講法中,師父談到鬆懈也與妒嫉心有關聯。妒嫉心對於修煉人來說是個非常嚴重的心性問題。下面我談談我對這個問題的思考,望對同修們有所借鑑。

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2]從字面上我們都能理解,妒嫉的產生源於內心感受到不公平所致,隨後產生的氣恨、爭鬥與報復的邪惡心理也都是惡者的體現。對於修煉人來講,甚麼是鬆懈?我的理解是:在正法修煉中,不能嚴格要求自己,不能時時向內找;對救度眾生的項目不用心、不專注,為了完成任務,有時糊弄事;給予小道消息、亂法者提供市場,不能以法為師,修煉的正念不足,意志不堅。那麼,妒嫉心是如何導致修煉人鬆懈從而走向毀滅的呢?

我悟到,與「求名心」有關。 在修煉人中,第一種,表現為「求高」,要壓倒別人,看到別人的強大和優秀,第一反應就是自尊心、自信心及安全感倍受打擊。心裏極度不平衡,想的是:老天太不公平,為何給予這人如此多的優質基因卻沒有給予如此努力的我?我一定要找到他的軟肋或者缺點壓倒他。這個時候的狀態,有的人是完全想不到自己是個修煉人,在魔性支配下做錯事,甚至大錯事;有的人能想到這是妒嫉心不能有,會不得正果,去排斥它;但由於心裏波動太大,妒嫉心所產生的模式太頑固,惡念並沒有根除,只是被強壓下去了,在適當的時候又會一觸即發,就看當時學法的多少,心性把握的程度了。

當今社會,幾乎人人都以擁有金錢的多少來體現自身的價值。妒嫉心會導致對他人名利地位的獲得而不服氣,為了證明自己也是可以的,有的會以「修大法是有福報的」,要賺大錢讓親朋好友認同自己。表面上:是為了便於更好的講真相,骨子裏:是為了獲得心理平衡。修煉人背後跟著的標準是大法,我的理解,大法要求我們要:放下人念,修去執著。那麼,修煉人越是執著甚麼,越是沒有。過程中,師父會一再點化,到最後,拉不回來、越陷越深的時候,就成了被舊勢力修理的對象,生意、投資一敗塗地。

師父說:「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3]大法弟子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明白,這妒嫉不源於真我,它的背後是撒旦邪魔與共產邪靈,它就是來毀掉修煉人的正念與根基的;那麼,就會在反反復復的犯錯中失去信心,懷疑自己可能不是塊修煉的料兒,當在遭受迫害時,又會怨師父不管他,從而在不知不覺中走向邪悟,走向毀滅!

第二種,表現為求大,自大、自我,唯我獨尊!無論表現不表現出來,心裏想的是:我是上界下來的王,大法弟子,我當然是不同凡響的!在修心上,表現為:我都這樣放低姿態對待你了,你怎麼還不知好歹?我的承受也是有限的,還要我怎麼樣?在做救人項目時,心裏想的是:要和師父回家,必須得救人,把協調人安排的任務趕緊做了完事;現在迫害還這麼嚴重,遇到不錯的人大體上說說就行了,總比那些不做的來得強。看到那些救人多,做的好的同修,心裏想:你能做的,我也可以。表現上是為了面子做、逞強、硬上,做完的感受是好累,長此下去,真的是好苦!完全體會不到修煉人為他的快樂與救度那麼多生命的幸福感。在苦熬中堅持必然會執著於正法時間,一旦對時間延續的承受到了自我的極限或者聽信了邪悟者、特務的謊言,就會算計人間的得失,從而放棄修煉,走向毀滅!

我的妒嫉心的表現一直都是在看不上他人上繞圈,雖然修去了很多,但最近我又暴露出在這方面修得不紮實,由於自大所產生的妒嫉與黨文化話語模式。就是:當我狀態好時,這些不好的心都不會有,表現是寬容與慈悲;可是,當我狀態不好時,就會藉機以幫助他人的名義指責同修,其實就是自己在狀態不佳時,放鬆了自己的修煉,變得跟常人一樣的情緒化了。說話的方式又是黨文化的高高在上、自大的表現。我悟到:沒有平等的心,就沒有平和的言語。修心,就要修出心的容量,就是要能接受不同人所在層次的表現。任何人,你要求他的言行要超越他所在層次,達到一個高標準是不現實的,因為那是宇宙法所決定的。所以,遇到矛盾、衝突要先修自己,然後,才是善意的勸說。

第三種,表現為求上,為了追求完美,處理問題圓滑。世間不可能完美,追求完美者是執著於自我標準並且要獲得更多人的認可與讚美。求名心被隱藏在認真做事之下。表面上讓人說,但心裏想的是:你為甚麼這麼說我?我有這麼差嗎?某某某不也這樣。心裏不平衡,會掩蓋與狡猾的辯解,目地是向人展現的是,我沒有錯,是別人搞錯了。對自己的口無遮攔、隨意解釋大法、傳播不正確的煉功動作、傳小道消息等不以為意,不認錯、不道歉、不悔改,但三件事依舊在做。對於學法不深的新學員與不能以法為師的老學員來說都很有迷惑性。這樣的人無論個性上是強是弱,魔性上來時,主意識是被邪惡抑制的;所以,被邪惡操控、利用時,自己渾然不知,我行我素。

追求完美的人往往都不自信,色心重的,就特別在意異性對自己的認同。有同齡的異性同修在時,就會刻意表現自己的精進,有的甚至眼神、舉止都很曖昧。我們這裏有一位各方面都做得很好的同修,因為在學法小組與一位男同修產生情愫(各自都有家庭),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在思想上都犯了修煉人的大忌「口念經文賊眼相看」[4],一直沒有歸正,在一線講真相中被綁架。有的青年同修也因為男女關係問題被迫害的流離失所,給證實法、救度眾生帶來損失。

我們這裏就有位老同修前不久離世了,來得太突然。她不屬於圓滑型,她是屬於妒嫉心引發的怨恨與爭鬥使她暴躁的脾氣從來沒有改變過。每次見到她,她都是以抱怨的口氣訴說別人對她的不公,使我想在法理上與她溝通都難以插上嘴。所有曾幫助她的同修都感到很無奈,不知如何是好!我曾經被她因為一點點小事,狠狠的罵過,雖然,當時心裏很添堵;但之後我沒放在心上,因為我很清楚的感受到那誇張、尖銳的噪音根本不來自於人類,是她背後的邪魔在攻擊我,企圖使我放棄對她的幫助。有的同修,因為她表面言行的不善從而不再與她學法,新學員因為她腿部長期被迫害而輕視於她。但我看到的是:她在丈夫同修離世的精神打擊中,肉身被迫害中,依舊想到的是要救人,腿腳腫的跟象腿一樣,依舊深夜爬樓去挨家挨戶發真相資料。她知道自己修得不好,做的差,但對大法和師父的信從未改變。我也一直在鼓勵她,讓她區分真我與假我,她也覺得我與她緣份不一般,能感受到同修的溫暖,給予她信心。但大法修煉是嚴肅的,在我最後一次見她時,她雖然和我溝通還是比較友善的,但是,當談到具體事件觸動她魔性的時候,她說出來的話,我立刻感受到腿部在被另外空間的蟲子蟄,我很快安撫了她的情緒,之後,這種感覺才消失。由於妒嫉心不去,脾氣大、黨文化重,使她的修煉狀況為:學法困、煉功困、發正念也困,沒有辦法找到突破口,我也曾幫她發正念,自身也被干擾的很嚴重,最終,她還是被舊勢力拖走了肉身。

這樣的教訓各地年年都有,我也在思考為甚麼妒嫉心對有的同修會如此難去?都說放下自我,修出為他的心就能根除妒嫉,但實修中,很多同修卻難以做到。我在想,肯定是有甚麼觀念沒有轉變,阻礙著心性的提高。我反思自己為甚麼沒有那麼強的妒嫉?我深挖了一下自己,得出的結論是:當我專一的心裏放著師父,腦子裏裝著法時,我覺得,我沒有啥好妒嫉的,不平衡的人心是源於人覺得自己吃虧了、利益受損了或者地位低下、自尊心受挫了。而大法弟子是整個大穹眾神最羨慕的生命,能作為師尊親傳的弟子地位已到頂了,再說同修之間修成了都是各回各家,原來從哪個體系來的還回那裏,不存在人類的誰比誰高就好,那我們還要妒嫉誰?

自古以來,眾多修煉者幾乎都是小法小道的修煉,而大法弟子不僅僅是大法大道的修煉,更不得了的是:我們得的是新宇宙根本大法。這對於過去修煉者來講,簡直就是無法想像,遙不可及!對於宇宙中的不同層次的高層生命來講,是最大的獲益,是生命更新到新宇宙的保障。大法弟子擁有大穹中最偉大的師父,最偉大的法與最神聖偉大的身份,誰還值得我們去妒嫉?倒是有很多生命羨慕、妒嫉我們!

師父說:「常人把一些摩擦、一點事情看的很大,活著就為一口氣,不能忍,逼急了甚麼事都敢幹。但是作為煉功人,別人看的很大的東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為你那目標太長遠了,太遠大了,你將要和宇宙同齡。你再想想那東西,可有可無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東西都能過的去。」[5]

正因為我是這麼悟的,所以,在我被迫害、最艱難的時候,甚至雙親在壓力下背棄我的時候,雖然一時心裏有怨,但之後我也沒放在心上,能以德報怨;在面對同修的傷害時,也能向內找,放下同修情,依舊善待對方。這是因為:我知道對我不離不棄的永遠都是師父,我也非常明確我要跟師父回我的天國家園,那麼,人心所帶來的痛苦也就不值得一提了。

在此,我想對同修們說:正法時間是有限的,把住核心與正道才是明智的。不要再做未來讓自己不堪回首的事,要對得起自己生生世世輪迴中的苦等聖緣,要對得起天國的眾生對我們的期盼與信任,更要對得起師父對我們的無比珍惜!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