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被舊勢力所帶動 放縱執著的嚴重後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五日】我曾經走過一段彎路,當年雖曾曝光過,但沒有說的很全面。經過了這幾年的修煉,回過頭來看,還是因為貪於放任執著造成的懈怠,不夠重視修煉,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自己耽溺固守,看待修煉像做常人工作似的,精進一段時間以後,名利心淡薄了許多了,內心已經純淨了許多了,遇事多少都能忍了,也不一說就炸了。然後想喘息偷閒放鬆一陣,因為這一念鬆懈,沒有好好理解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好壞出自一念」[1]的法,無法全盤否定舊勢力,舊勢力隱蔽而又惡毒的安排也悄悄鋪排而至。

就在無時不被挑起的執著心,看似似有若無的情愫,絲毫都能被舊勢力抓到把柄,更別說思想中還隱約透著有羨慕常人中的終身伴侶,和可愛嬰孩相伴的家庭生活。所以在現實生活中就一再出現異性,一個不成,再來一個不成,又再來一個。因為自己也不曾嚴肅考慮對待舊勢力的存在,起初還能認定是考驗,把這些事擺脫了,再來就有點迷惘了,再後來者,就像夢境中顯現出的場景,看著那個人一臉憂鬱的神情,便一霎那跌坐在地爬不起來了,一直浸泡在無端的愁傷情緒中,掙脫不出來,執著心更被帶動著也就朝著一個所謂合理的方向想去,還認定是源於與我在歷史轉生中的傷痛因緣使然,意識不到是舊勢力的邪惡安排,不能把它強加的負面狀態及時否定和消滅,還循著它給的感覺走,就越被舊勢力在思想中灌進更多的敗壞物質,還以為這些感受都是自己(真我),深深陷在這種傷心落淚的境地,這邊抵消自己正的因素,那邊滋長憐憫心、情愛心,讓我理性不起來,沒有了正念。

在夢中還幻化出過去與那個人曾經結過姻緣的情景,還覺的理所當然,這邊精神上越發對他產生一種依戀情愫。還有著從小失去母愛、思想中嚮往有人能呵護依偎的這種心,如此不知不覺中已經加重了原本很輕弱的情慾,一步步的掉入走舊勢力設下的陷阱的安排,發生出格的事。

一次夢到在同修的學法點,屋子內只有我跟一個同修,我穿著拖鞋,可是那個同修卻無鞋可穿,醒來後就這幕相當的清晰,心裏一記棒喝,馬上明白了師父的點化:同修她心淨無邪,然而自己已經走邪了。明白是明白了,卻深深的懊悔!無地自容,自責甚深!可修煉已扎在我心底,我要擺脫舊勢力設下的色慾泥淖,決心要爬起來往前走,絕不被舊勢力擊垮!

師父早說講過:「雖然在具體表現上有所不同,目地都是將正法修煉者意志毀掉。」[2]前不久,看到同修發表文章說:「當時修煉人看到,天上高層邪惡勢力為了安排人間完成這一出戲,強行給趙姬腦中打進了亂性敗物,使她根本無力擺脫誘惑,明知前面是深淵,卻越滑越遠。所以說她其實也是受害者。今天的修煉人,也經常會被高層邪惡勢力以考驗或需要為理由干擾。」

這位同修的體悟一點不假。我有感置身舊勢力環視之下,處處是深淵溝壑!謹記師父說:「但是只要它沒結束,那邪惡照樣是邪惡,就像那毒藥,它就是毒藥,你讓它不毒,它做不到,所以大家不能掉以輕心,在修煉上儘量別叫舊勢力鑽空子。最後的事情師父看看怎麼做。」[3]

近來看到明慧網同修的交流文章也談到類似的感悟,例如《談對欲的破除》中寫到:「一絲不捨都不可以有,不可以殘留,哪怕一個細小的不易察覺的保留,都可能是死而復燃的惡因。」試想何嘗不是如此哪!的的確確會造成很嚴重的後果。

我現在已能分辨舊勢力安插來的一切不純的物質,它直接就反映到思想中,妄圖以此來左右於我,我毫不遲疑就排除掉了。我悟到:一定要時刻注意著自己的一思一念,決不給它利用的機會。

師父又講:「我知道這件事情會這麼難,所以大法弟子在歷史上我給你們解決了很多問題,生生世世才那麼保護你們,才那麼看護著你們一路走過來。但是在歷史的今天,在這麼關鍵的時候決定著這一切的這一瞬間,對大家的要求那就是嚴的。」[4]特別再去學習師父的這段法,讓自己更添正念和對邪惡的警惕心,也與同修共勉之。

因層次有限,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處,懇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