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出現不正確狀態時的思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修煉前患有多種慢性病,經師尊淨化身體後,二十年來身體健康。期間,無論是師尊給弟子身體消業還是被舊勢力迫害,多數時候我都能夠正念對待,在師尊的加持和幫助下走過來了。可是最近兩年來,我的身體出現了一些不正確狀態,造成救度眾生的侷限和日常生活的不便,嚴重的干擾了大法弟子兌現救度眾生的使命。通過學法,我深刻體會到師尊為大法弟子整體提高的良苦用心,靜下心來無條件向內找,現有以下幾點體會:

黨文化的思維方式招來迫害

在邪惡迫害大法初期,一天,我的眼睛突然疼的睜不開眼,看不了書,心裏很著急。當時還不知道舊勢力迫害的法理,以為是單純的消業。我從心裏發出一念,我甚麼都不要,只要能看書就行了。後來我參加了一次集體學法,在大法的神威下,在同修正念之場的作用下,當場我就可以看書了,是師尊看到我堅修大法的正念幫我闖過了不能看書這一難。但是由於我發出的那一念在堅信大法的同時,還帶有黨文化所表現出來的絕對化思維方式,被舊勢力找到持續迫害的藉口,導致看書學法沒問題了,但在戶外看東西很模糊,一米之內才能分辨出人的五官,光線稍暗就無法走路,給日常出行帶來很大的不便。

求來的魔難

兩年前,我無意中發現左眼的眼皮上有個眉豆大小的突出物,以前聽人說血脂高了會長這個東西,我心念一動,想我是煉功人怎麼會有呢?我腦袋裏還曾經閃過一念,母親得過腦血栓,我該不會……?這些念頭一閃,我馬上知道這是人念,但沒有立即清除這一念。邪惡就演化出一些假相,頭疼、頭暈、頭脹,甚至發正念和煉功時不正確狀態更加明顯,邪惡在肆無忌憚的迫害我的肉身,消磨我的修煉意志。

用人心對待邪惡的迫害

2016年初,我頭暈一下摔倒在地上,當時疼的我眼淚都掉下來了,我喊兒子過來拉我起來。我怕他們知道我長期頭暈要逼我上醫院,就撒謊說我不小心滑倒了(這是用人的狡猾對待)。冷靜下來後我想:我是煉功人,不是常人,沒有事!在師尊的加持下,我堅持煉功,第四天,情況好轉,是師尊替弟子承受了舊勢力強加的難。由於心性沒有真正提高上來,大兒子問我身體狀況時,我帶著顯示心和歡喜心告訴他我好了,修煉人就是和常人不一樣。

帶著人心,把師尊的承受加持當成了證實自己的資本。舊勢力抓住再次迫害,本來可以走路的我變的步履艱難,打坐如坐針氈,承受力達到了極限,心性在這個問題上也掉到常人上來了,忘記了師尊「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的教誨,忘記了魔難中的同修在粉碎性骨折後仍然雷打不動煉功、信師信法的正念,一味的消極承受,苦不堪言。師尊看到我處於魔難中無法突破,安排一位老年同修每天和我一起學法,發正念,並時時正念鼓勵我實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我的身體慢慢好轉,現在已經可以自如走路,還能幹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活了。

多學法,從法上正視自身存在的問題

師尊講法中曾還講過人思維來源的複雜性,往往不經意說的一句話,動的一個念頭都不是簡簡單單的。如果用大法衡量一下,會發現有人念和神念之分。而在師尊正法中,沒有生命想讓我們修成,只有師父在帶領我們走向神,能讓我們圓滿。所以作為肩負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在法上修,分清人念和神念,堅持正念,按照大法和師尊的要求不打折扣的去修顯得至關重要,這也是徹底否定舊勢力的根本保證。

由於自身對法理認識不足,對修煉的嚴肅性沒有重視,長期以來,沒有達到師尊要求的「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的標準。遇到魔難時,在法理上知道修煉人遇到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實修過程中卻沒有真正做到,人的各種觀念成為我同化大法的嚴重障礙:把人的一面感受到「不舒服」當成真的,看不到「不舒服」的實質是修煉人提高、淨化昇華的好機會,修好的一面被抑制著,無法正法,人為的滋養了邪魔無休無止的干擾和迫害。今後我一定加強主意識,在同化大法,救度眾生,無條件圓容師尊所要的為他基礎上,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精進不怠,讓大法的無量威德在每個大法弟子身上,在世間真正真實的展現。

重視發正念,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和干擾

得法不長時間,我的天目無意中看到兩根金線從眼前掠過,現在還不時看到黃豆大小的亮點,或其它形狀的光亮體,從師尊講法中我知道這是舊勢力。每當這時,我都會念動正法口訣,或發出一念,「我是李洪志師尊的弟子,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我的一切是師尊給予的,我的一切師尊說了算,我只走師尊安排的路,其他的安排不要也不承認。」

但是有時會出現非常不好的念頭,「我會不會是舊勢力安排圓滿的那一部份呢?」師父新發表的經文,其中有一段說,「作為師父,我只承認大法弟子的主元神,而且歷史上建立的豐功偉德都是大法弟子主體表面成就的,這一點是甚麼也改變不了的。宇宙正法面對的複雜情況不是人能明白了的,舊勢力的安排干擾非常的嚴重,師父只是不想叫你們陷在具體紛亂中影響修煉,叫你們以最大的胸懷與慈悲面對眾生。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

「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這就是為甚麼我把發正念作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來做。發正念一個是對外、一個是對內,不正的誰也跑不了,只是我們對發正念的態度不同、表現不同。」[3]

師尊的教誨堅定了我發好正念的信心,發正念本身就在徹底否定舊勢力。我們發正念這麼長時間,為甚麼效果不盡人意呢?除了正法情況的複雜因素外,我們作為助師正法的弟子,在對待發正念的態度和表現上還沒有達到法的要求,如果我們對眾生(不管是正或負的生命)都抱有洪大的慈悲,能不斷擴大容納一切的無私胸懷,修出發出的每一念都是為他的大覺者的正念,我們發出的正念一定是震天動地,邪惡即除的。我們唯有勇猛精進,真正做好三件事,才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好師尊安排的路,多救眾生,跟著師尊回家。

叩謝師尊苦度!

謝謝同修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