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同修 請珍惜自己 珍惜時間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近日學習了師父新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除了再次知道時間的緊迫,也被師父經文中兩次提到的關於珍惜自己的話所點醒。

師父說,「當然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風風雨雨的走過了這麼多年,我一直在說,能夠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走過來的就了不起,神已經非常的珍惜你了;所以作為弟子自己來講,也得珍惜自己,自己走過的路,去其糟粕。」[1]

「從九九年「七•二零」走過來的大法弟子,你們要珍惜自己,你們真的了不起。神都在珍惜你們。希望你們走好以後的路。特別是那些沒做好的,要格外的小心,要珍惜還有的時間。」[1]

師父的話,把我從最近的不自信、慚愧、自責、悲痛的泥潭中拉了起來,感恩師父對我這種沒有做好的掉隊弟子的不離不棄。

遺憾和奇蹟

前段時間,相熟的一位青年同修僅三十多歲在家突然離世,因是獨居,門鎖上了(鄰居發現幾天不見他,敲門無人應,覺的不對勁,才找人撞門進去,發現同修趴在地上已經離世,醫院和法醫趕到,判定非自殺和他殺),離世具體時間沒有人知道。

當我得知此消息時非常震驚和悲痛,心情無法平復,非常的自責。因我和他都是獨居,都是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修煉十多年的老學員,因為迫害,我們近十年來互相只知道對方,不知道其他同修,雖然不夠精進,但也互相督促一起走過了這些年。

此同修在去年曾兩次出現過「腦血栓」的病業假相,雖然當時我都過去幫忙發正念,但其實心裏還有些不耐煩,甚至覺的同修「矯情」,一個大男人,年輕力壯的,這麼點「病業」都不能自己過,還嫌棄他修得不好(如發正念倒掌,聽錄音睡覺,不煉動功只打坐,喜歡吃很多肉),讓我這麼遠還兩地跑來跑去照顧他。

因為「嫌棄」、不能包容的心,同修這兩次的病業關,我並沒有認真和嚴肅對待,只當平常修煉過關。而且,去年同修用三天時間闖過了第二次「腦血栓」病業假相後,有了一次徹底的改變,人清醒了,但是還是不喜歡煉動功。當時看他精神狀態好轉,他還經常提醒我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我就沒有在意他的身體狀況,以為安全了,也覺的他年輕,不像一些老年同修是用「延續的生命時間」來修煉的,沒事。

結果,沒想到他就這樣突然離去了,連向同修求救的機會都沒有。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不敢相信,覺的這是一個夢。他還這麼年輕啊,為甚麼會這樣?!

一路心緒煩亂的趕去現場,一路自責對同修關心不夠,一邊誠心向師父悔過,求師父保護同修,保護同修房間的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

趕到現場的時候,警方已經封閉了現場,不讓任何人進去,我心裏很著急,一直想著怎麼辦才好,心裏默默的求著師父幫忙,心裏也發出一念:如果同修修好的那面還在現場,讓他配合保護好大法資料。

就這樣直至殯儀館的人過來了,由於人手不夠,我提出來幫忙,才得以進到了現場。可是,因為看守的人不少,我並沒有機會進到房間深處,便求師父加持正念。奇蹟出現了,一個看守的警察突然問我會不會念經,讓我給同修念念送送他。我馬上說會,立馬合十,嘴裏小聲地念著發正念口訣,清除一切干擾我帶走大法書籍和資料的邪惡因素。

看守的人員也在我默念發正念口訣時全部退出了房間,只在門外看著。我一邊念一邊假裝作儀式,繞著同修念,還藉機繞過同修走進了房間裏面。過了幾分鐘,他們進來把同修抬走,我假裝念經儀式沒完成,讓他們先走,繼續留在原地「念經」,趁他們不注意,順手把能看到的資料都收進了隨身的袋子。

收拾完外面的資料,當我著急抽屜裏的東西,太多人看著拿不到的時候,留守的一個警察也被叫出去幫忙了,於是,我打開抽屜把大法資料全部裝進了袋子裏。當我裝滿了袋子,正發愁,還有一個箱子的東西裝不下怎麼辦的時候,神奇的是,離開的看守走了進來,遞給我一個空的雙肩包,說是幫忙扛的一個親屬拿不了,叫我幫忙拿一下,遞給我包後,馬上就離開了房間,好像就是專門回來給我送包的。

我接過雙肩包後,毫不猶豫的裝起了資料,不多不少的,背包剛剛好把箱子裏的資料全裝下了,拉鏈剛好能拉上。我拿著兩個裝滿了大法資料的包,淡定的離開了房間。看守的警察像沒看到似的(原本房間的東西在沒結案之前是不許動和帶走的),一路暢通無阻。

不過,離開的時候,我有些遺憾,雖然拿走了資料和大法經文,但我沒有找到《轉法輪》,在同修常放的地方也沒找到。回去路上,我看著兩個包,心裏默默求師父保護,我把能看到的知道的地方的大法資料都收拾了,如果還有遺漏,求師父保護。神奇的是,當我回到家打開背包時,我發現了一個透明的封口袋裏裝著的,不正是《轉法輪》嗎!可我清楚的記得,當時我在現場收拾的時候,特意打開過這個透明袋子看過,這個袋子裏並沒有《轉法輪》,心裏再次對師父的無所不能和保祐無比感激,真正感受到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雖然有神跡,但是,在人手緊缺的情況下,同修過早地離世真的非常可惜,他的離開,給當前正在做的救人的事情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固然,同修是有修得不好的地方,也知道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可也許還有很多複雜和無奈的原因,或者更深層的執著。但由此反觀自己,其實我也有很多修得不好的地方和同修一樣,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同修不愛煉動功,而我不愛煉靜功,也不珍惜時間,懶惰,求安逸之心,色心,總覺的自己還年輕,時間還多,不著急。

總而言之,就是覺的自己年輕,不會出現「過早離世」的事情,認為那都是老年同修才有的事情,由此不珍惜時間,也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九九年迫害前,有集體煉功的環境,隨大流,還能堅持煉功,迫害失去集體煉功的環境後,就不那麼積極了,帶煉不煉的,有時間也懶得煉,發現身邊不少年輕同修有這樣的狀況,不管煉功和學法,都不如老年同修那麼注重),這讓邪惡舊勢力鑽了空子。

寫出這個,也是想曝光自己的懶惰,一直沒辦法起床參加全球集體煉功,每次睡前下決心要做到,卻往往睡過去了。而從寫出這篇文章的開始,我要做到,也給有同樣狀況的年輕同修提個醒,互相共勉。

同修的離世讓我陷入了一個「孤獨」和悲痛的沼澤之中,想起同修在時我們互相配合做的證實法的事情,想起過關時互相的點醒和鼓勵,現在只剩我孤零零的一個人了。帶著這種情緒,我時常在無人之時痛哭,時常處於自責和悔恨之中,逃避現實,希望這是一場夢,還產生了「怕死」的心,甚至耳邊有時還冒出「下一個輪到你了」的邪惡聲音,還恰巧的,鄰居家也在同修離去那段時間有家人過世,在辦喪事,將近一週的時間,每天晚上都有和尚在念經。

我知道這都是魔的干擾,那邊在念經的時候,我就戴著耳機煉靜功或者聽師父講法,心裏也反覆地背誦師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3]

當走過這一段,現在回想當時的情況,依然覺的險惡,這世上真的除了師父,沒有人能想讓我們修成。同時,我也重新審視了自己的修煉過程,是否真的做到了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呢?為甚麼會出現這種「同修離世」的所謂「考驗」呢?但是,不管怎樣,不管真實情況如何,也不能阻擋我修煉大法的信心。

師父說:「就是真的很危險而又不知問題出在哪裏時也不能沒有正念哪,無論甚麼情況下你也不能動搖對大法的根本信念,因為這時你即使想不通或者哪件事情沒做好、沒過去大關,甚至會失去人體離世,也會照樣圓滿,(鼓掌)因為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是這場迫害給你造成的,所以千萬要注意。你那個時候要突然間轉向、一下變不好了,那你所有的一切可能就完了。大家正念一定要足,雖然沒過好一關,但是最根本的問題不能動搖。」[4]

不珍惜的根源

法理雖然明白,但很多時候卻做不到,不知道這是不是很多年輕同修的煩惱,我常常處於這種不正確的狀態。

師父這幾次的講法都有提到時間緊迫的問題,還有弟子不兌現諾言的天大的罪過,我出於自私的想法而感到「害怕」,害怕自己被懲罰,卻又精進不起來。加上同修的離世,我誤入歧途,處於一種掉隊「無望」甚至自暴自棄的狀況,爬不起來。

而當看完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後,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在迷茫和孤獨中感受到了溫暖(這種溫暖不是常人中那種人情,是我無法形容的感覺回到了真正的家的溫暖),感到了師父無法言語的偉大慈悲和鼓勵,我為甚麼要覺的自己「一無是處」呢,這難道不是邪惡強加給我的負面思想嗎?這怎麼能是我呢?!我隨師父走過了風風雨雨的歷史輪迴,這一世我十幾歲得法也走過了九九年「七﹒二零」,為甚麼對自己這麼沒信心?這不是上了邪惡的當嗎?

此時想起一位同修講的一個故事,她曾經被所謂的「轉化」,之後醒悟,悔恨不已,覺的自己和師父無緣份。今世,她也從來沒見過師父本人,可是,有一天,她做了一個夢,她在夢中驕傲的說:「誰說我和師父沒有緣份了,我以前還給師父做過飯呢!」夢醒後,她很激動,從新爬起來,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我覺的我不能再消沉下去而影響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了。不管如何,同修離世的事情已經成為過去,消沉就是不珍惜自己,「法理雖然明白,但很多時候卻做不到」這也是不珍惜自己的表現。修煉沒有決心,沒有信心,不相信自己,自卑,悲觀,我悟到,這些,還不只是不珍惜自己的問題,追其根源其實就是不夠信師信法,不相信師父把我們推到了那麼高,不相信法能造就那麼偉大的我們。

最後,想以師父的法與同修共勉:「大法弟子,我給你們講一個道理,一個常人在這種對大法弟子迫害的今天能夠做了大法弟子做的事,這個人一定成神,即使他是常人都沒修煉。(鼓掌)何況你們做了那麼多,只是一關、兩關,或者是舊勢力安排的一個大難沒過去,僅此而已,只不過是一個圓滿層次問題,不牽扯到能不能圓滿的問題。(鼓掌)」[4]

也希望至今還和我一樣消沉的同修振作起來,年輕的同修更應注意愛惜自己的肉身,別鬆懈自身的學法煉功,珍惜自己,珍惜不多的時間。

層次有限,不正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