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三次闖過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我是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年女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九月份得法。得法前,我有多種疾病,類風濕、骨質增生、氣管炎、腎炎、嚴重的美尼爾綜合症等。修煉法輪大法後痊癒。二十年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針。

但由於學法不深,不會向內找,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身體,三次嚴重病業狀態,但不管怎麼疼痛難忍,我就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每次都是我自己一人獨自闖關,因同修都很忙,我不忍心打擾同修,我就是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在師尊的加持下,我都走過來了,寫出來和還在病業迫害中的同修交流,相互借鑑。

(一)

第一次是在二零零幾年,我記不太清了,那時我天天出去發資料,講真相,由於做事心強,學法不入心,半夜十二點很少起來發正念,被邪惡鑽了空子,突然腰椎疼痛難忍,起不了床,腿也不好使,就癱瘓了。

孩子們都逼著我吃藥打針,我的兩個兒子決定強行送我去醫院治療,我不從,心想這不是病,舊勢力利用我沒修去的執著,製造得法前病灶的假相來干擾我救人。我決不承認這種迫害,我有師父管。我在心裏發正念,誰也動不了我。最後孩子們就不逼我去醫院了。我天天學法,發正念,漸漸好轉,不知不覺我的腿恢復正常了,癱瘓兩個月的我又站起來了,又能出去講真相救人了。

(二)

第二次迫害是在二零零八年,乳房疼痛,流水,疼的胳膊抬不起來,表面看很嚴重,這次我女兒堅決讓我去醫院檢查,因為我姨就是乳腺癌死的,我女兒很害怕。去醫院後,大夫讓住院,馬上做切片確診,我知道他們一檢查就麻煩了,我堅信修煉人沒有病,這不是病,都是假相,我心裏求師父,趕快讓我回家,結果我沒檢查,也沒開藥,就回家了。

我堅信師父,堅信法,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不管怎麼疼痛難忍,我一天也沒耽誤做三件事,不把它放在心上,每天大量學法,長時間發正念,天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做三退,發資料,貼不乾膠。漸漸的腫塊消失,病業假相解體。我妹妹去年也得了乳腺癌,手術後擴散了。我知道是因為我得了大法,師父替我還了命。

(三)

第三次是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這段時間,我每天都出去發檯曆,每天都退二、三十人。十二月十六日,突然心絞痛,憋的喘不過氣來,渾身疼痛動不了,心臟像針扎的一樣,後背疼的很厲害。開始時,自己堅持發正念,後來疼的就堅持不住了,晚上一宿宿疼的不能閤眼,疼的三次幾乎窒息,胳膊、腿、渾身都涼了,心臟由跳動過速減緩到幾乎感覺不到跳動了,但心裏還明白,我就喊師父救我,喊了三聲,慢慢的感到心臟跳動了。

這樣反覆十幾天,每次疼的挺不住時,我就喊師父,這樣喊了三次,後來漸漸的能挺住了。剛開始疼痛時,師父就把法打入我腦中,「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我悟到師父點化我放下生死,加強意志。以後無論怎麼難受,只要有一點精神我就堅持學法,堅持發正念。可是不管我心裏怎麼否定,疼痛還是沒有停止。

有一天學法,腦中又反映出四個字,「物質不去」。我突然悟到師父讓我向內找,我開始反思自己,找到了很多執著心,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顯示心、歡喜心、做事心,人的觀念強,黨文化思想嚴重,做了很多事,卻沒修自己,做事不在法上。

這一找,真是嚇一跳,修了這麼多年,才知道找自己。意識到了,心也輕鬆了,有一天,我自己發了一天正念,求師父加持!不管我有甚麼執著,舊勢力都不配迫害,我一定能在大法中歸正,我這個肉身是用來在世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必須助師正法到法正人間,把眾生都帶回去一起回家。

結果這天晚上沒疼,睡了一宿覺。第二天,我又發了一天正念,就徹底好了。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一座陡峭的高山,立陡石捱,我騎著自行車暢通無阻飛快的往上騎。我悟到自己向內找了,師父幫我把不好的物質拿掉了。

我現在又可以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了。這過程中,腦中又反映出,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完全為別人的人,我激動的流下熱淚,這就是大法弟子同化法後,在各自層次上應該達到的標準啊!

師尊啊!謝謝您!為弟子操碎了心!

通過這三次病業關,我的體會是放下生死,堅定正念,修好自己,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