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魔難看重──三次破除病業假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去年下半年,我經歷了一場來勢洶洶的魔難。今年清明節早晨,師父點化我應該把它寫出來,希望給有相似經歷的同修一個提醒,那就是別把魔難看重,信師信法,就一定能闖過去。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晚上,身體發燒並不能進食。我想,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呢!根本就沒當回事。一天我學法看到「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要不你的執著心怎麼去呢?」[1]時,覺的這兩句話字大而醒目,立即打到腦海裏。這時只顧承受消業之苦,卻沒想起師父賜給的法寶,遇事向內找,幾天過去仍不見好轉。

一天早上我給師父上香時,看見供桌邊有水,仔細一看是供桌上放的西瓜壞了,同時看到桌下家人放的兩瓶黃酒也往外流。這時我才恍然大悟,這是師父點化我修煉有漏啊!於是我靜下心嚴肅向內找,意識到一個月前和一個同修有點小摩擦,事後心裏總覺的難過,委屈,這不是執著嗎?第二天早起打坐時又看到一顆荊芥,悟到師父點化找對了,今後要「戒」掉它,決不能再想再執著了。嘴上這麼說,可心裏還是放不下!(這裏我要說一點是:我的修煉是屬於漸悟狀態。二零零零年我的天目就開了,二零零四年漸悟功能也出來了。)

在此期間,學法小組同修本是好意,有的說我邪悟了,還有的說我這完全是自心生魔等等,目地是幫助我找執著心,趕快過去這一關。但這時我把「忍」字忘的一乾二淨,心裏像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抱怨心等常人心都出來了,也就更談不上善字了,從此身體狀況一天天惡化,兩三天水米不進。同修來我家學法時,我老伴(常人)給他們說:我看她也就這一燈油,熬乾也就完了,今後你們再別來了。同修走後,他又苦口婆心的勸我去醫院輸液搶救。我斬釘截鐵的說不去,師父說,「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1]從此他再不作聲了。然而第二天我能進點流食了,老伴也鬆了口氣。

幾天過去了,一次一閉眼我看到一把生麵條,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該調整心態了。到第二天又水米不進了。這時老伴心急火燎,馬上給孩子打電話訴說情況。孩子見到我就說:師父給你淨化身體不能這麼長時間呀?而且越來越重。我覺的不對勁兒,並接著說,昨天晚上我做了個夢:一個老頭,上身穿著閃閃發光的衣服,獨自坐在小山頭上看著也很善良,我並不知道他是誰。他卻說,陳偉呀(我的兒子)我給你溝通一下,你媽以前得過膽結石,這回得靠外力呀!我一聽,是呀,可他怎麼知道那麼清楚呢?兒子說,可能是你師父?膽結石是肚子痛,我這是不能吃飯啊!並脫口而出:明天你帶我去醫院看看。

兒子話音剛落,「修煉人沒有病!」的聲音貫耳如雷,這時我如夢初醒,說:孩子你錯了,十八年來師父一直給我淨化身體,從來沒進過醫院,也沒吃過一粒藥,原來的一身病(包括膽結石)早就煙消雲散了,現在還靠甚麼外力呀!這明明是邪惡要向下拉我呀,咱千萬不能聽信它的謊言!孩子也堅定的說:要是這樣的話,說不定明天你就能吃飯了。忽然我渾身輕鬆,也精神起來了。

兒子走後我女兒又來了,當天晚上我就能進點流食了,我說快給你哥打電話,現在我好多了。第二天上午我確實還感到餓呢!但還沒有徹底好。

中秋節快到了,一天早晨又突然水米不進了,直到中午還是水米不打牙。下午五點多鐘我聽到老伴的弟弟從洛陽打來電話:俺二嫂身體一直不好,中秋節我和大姐去看你們。我一聽就明白,無非是他們擰在一起,人多勢眾把我強送醫院而後快!這時我才明白,在這五十多天的魔難中三次水米不進的危急狀態,原來這是邪惡要奪我的命呀!於是我到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求師父。從此轉危為安,身體一天比一天好。這次全家人都公認:法輪功真神啊!從心裏佩服法輪功。

我今年七十七歲了,在五十多天的魔難中,體重降了三十多斤,現在全部恢復了健康,又投入到做三件事之中了。由於師父的保護和多次點化,我體悟到,在逆境中更要多學法煉功,並向內找執著,從而使邪惡無藏身之地。今後,一定要在學法中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做好三件事。

個人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謝謝師父,也謝謝幫助我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