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生死關 一思一念都重要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煉中的青年大法弟子,當時九歲。今天想把我在修煉中過生死關的一次體悟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我兩歲開始有嚴重的慢性支氣管炎,學法前,生不如死,常年氣喘,中西藥從未停過。但是總是治不斷根,看到我被病痛如此折磨,遠近鄰居與親戚斷言我這輩子完了,肯定活不長。

九歲我開始修煉大法後,慈悲的師父幫我把身體淨化了,一夜之間病好了。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我不但沒死,還考上了重點大學,並畢業後找到了收入不錯的工作。在家鄉證實了大法的美好。我深知我的生命是大法賜予的,唯有精進再精進。

今年年初,我因為有強烈的執著自我的心,證實自己,怨恨心以及爭鬥心長期不去,一下子被邪惡鑽了空子,身體突然又返出了氣喘的症狀,這次來勢洶洶,非常嚴重。一會兒功夫就已經走不了路了,也吃不下東西,根本也說不了話。整個身體冷汗直冒,人非常非常疲憊。感覺自己隨時隨地吸不進來氣了,身體很累,每一秒鐘都感覺自己要窒息而死。我知道這是假相,舊勢力在迫害我,我馬上集中精力發正念,發出一念:全盤否定舊勢力強加給我的一切安排,我絕不承認這個假相。

我當時已經無法盤腿,就集中精力發正念,並迅速向內找,向師父懺悔,求師父給我做好的機會。 發正念那一刻,好一點,可是一停,馬上又反彈了。

因為我跪在師父法像前,大概大半天加一個晚上,一動也不動,有那麼一陣,因為與病魔抗爭,人真的非常累,感覺已經超出了我的忍耐極限,只覺的自己扛不住了,甚至已經明顯感覺到自己的思維因為病痛的折磨,根本不能集中精力了,我只能一遍遍背「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不停的向內找,還是時好時壞,我覺的很無奈,有一個念頭閃出來:我太累了,去留任由師父安排吧。又有不好的念頭閃出來:修哪算哪吧。

母親同修也在旁邊幫我發正念,但是因為並沒有太大效果,她看我太嚴重了,怕我一下子走了,被情帶動急得哭起來了。正在這時,舊勢力馬上在我頭腦中顯現出一個假相來:有一排骨灰罐放在那,突然圖片放大一個骨灰罐,一個意念打到我頭腦中來,說:這個骨灰就是你的。這下,我馬上清醒了,我想到:我剛在做甚麼,舊勢力就是想消磨我的意志力,師父說「正念顯神威」[3],「除惡只當把塵拂」[4]。我怎麼不相信自己正念的力量?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一下子把骨灰罐打破了,我說:你們說的都不算,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這些全部都是假相,我不怕死,但是我還有很多證實大法的事情我都還沒做,師父用人在即,我不能死。我有漏,我一定會按照師父的大法歸正自己。你們不就是想用這個假相動搖我的意志嗎?我不會上當的,我就要拿出金剛一樣的意志巋然不動。說話間,我真到感到自己高大無比。

我悟到我之前發正念,帶有有求之心,表面上是說去留任由師父,但是帶有無奈之舉的。我沒有真正相信正念的力量。我馬上集中意念,求師父加持我,我在心底對自己說,邪惡甚麼都不是,我高大無比,想起師父在講法中談到我們正念的力量是很強大的。「大法弟子能夠思想很集中的、正念很足的發正念,你們試一試,如果今天能做到,現有的邪惡一半就沒了。」[5]

我再一次集中強大的正念,求師父和正神加持,這次明顯感覺很靜,能量場很強大,一會兒就明顯好轉了,我能說出話來了。於是,跟母親同修說了剛才的情形,她也馬上一起跟我接著發。到了晚上我就能走動了,氣也順得多了。第二天中午,又有另外一個同修過來幫我發了三次正念,下午的時候我就徹底好了。

這個關來勢洶洶,對我來說,真的切切實實感受到了生命危在旦夕的感覺,經過這次也更加明白了修煉的嚴肅性。

感謝同修的配合,感恩師父又救了我一命。在接下來的日子一定要做好。寫出此文,希望與有病業關的同修切磋,在過關中,因為要承受舊勢力身體與思想雙方面的迫害,是很難,當時一思一念都很關鍵。千萬不要動搖正信,相信正念的力量。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新年問候〉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只為這一回〉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