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外科主任的經歷

與仍處在病業中的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近年來,有部份同修長期被病魔困擾,甚至失去生命,令一同走過艱難歲月的同修痛心。我想起在得法初期,身邊A同修的經歷正好從醫學這一面證實了大法。今天我把這段經歷寫出來,希望與目前仍被病魔困擾的同修一同分享,攜手走出困擾,投入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洪流。

那是我們得法初期發生的兩件事。

A同修是一家大醫院的外科主任。有一天B同修去找他,說自己的靜脈曲張很重,想請他幫忙做手術。主任了解了B同修的情況後,與他在法上溝通:我們是修煉人,師父已經給我們清理身體了,我們是沒有病的,身體不舒服是在消業,是好事,我們不能把它當成病,不能被假相迷惑了。通過交流,B同修覺的他說的對,就放棄手術回去了。

兩個月後,B同修又來找外科主任,說現在病情加重了,感覺腿上的血管好像隨時要崩裂似的,還是手術吧。主任認為,作為同修,自己該說的已經說了,對方把自己視為常人,那麼作為醫生也只好履行自己的職責了。

外科主任親自主刀手術,當他切開皮膚,找到手術部位用手術刀去切除時,他被震動了,手術刀三次都沒切動,感覺像切到鐵絲一樣,沒辦法,最後改用手術剪才完成手術。主任這麼多年的外科手術生涯,還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手術後他心裏非常難受,覺的自己做了一件壞事,B同修的身體已經改變到這種程度了,我卻給他切掉了,不由得在心裏埋怨B同修悟性太差了。此後很長時間外科主任一直有一種負罪感。

還有一次,外科主任為一個惡性腫瘤患者做手術,手術中他發現這個患者的惡性腫瘤被一層厚厚的膜緊緊包裹,腫瘤附近沒有任何被癌細胞侵噬的跡象,腫瘤附近的內臟組織乾乾淨淨,他覺的很奇怪,這種情況太少見了,這麼大的惡性腫瘤,怎麼會不侵噬附近組織?他覺的不可思異。

第二天在查房的時候,外科主任看到昨天手術的患者身上戴著一枚法輪章,忙問:你煉法輪功?對方答道;是呀!主任聽了心裏一沉,心中暗暗埋怨:你是煉功人,做甚麼手術!他不禁暗自歎惜,師父已經把他的身體改變到這種程度了,只可惜弟子不悟,不知道珍惜,枉費師父的一番苦心。實在太可惜了!一年後,當這個患者又出現在主任同修面前時,已經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經檢查確診惡性腫瘤已經擴散。

我們得法的同時,師父已經為我們清理了身體,修煉中身體出現的病態反映,那是為我們提高層次而設的考驗,身體上的承受那是在還以前欠下的業債,而且是師父為我們承擔了大部份,只留下那麼一點是為我們提高層次用的。當然,考驗有大有小,但是不論大小都是好事,因為你要提高層次了。

有的同修病業關拖了很長時間也過不去,雖然表面上也沒吃藥,也沒上醫院,可是他(她)心裏一直懷疑是有病,要知道,我們的一思一念另外空間的層層生命都看的清清楚楚,師父也在看著,達不到標準誰都沒辦法。我還看到有個別同修一直沒有進入實修狀態,遇到矛盾不修自己,在利益面前和常人一樣爭鬥,把做資料、發資料、勸三退當成精進的標準。身體出現病業時懷疑大法,懷疑師父,關過不去,在消極承受中抱怨師父,認為三件事我都做了,為甚麼還會這樣?

前面的兩個例子,從醫學的一面證實了師父確實為我們清理了身體、演化了身體,身體出現的病態反映,那是假相,是考驗。其實,無論是身體上的魔難,還是生活中的魔難,都是好事,那都是為我們提高而設的,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無條件的向內找,只要我們能做到這一點,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