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突破魔難走向神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我九六年得法修煉,在修煉這些年中,經歷了諸多魔難。這些魔難,在恩師洪大慈悲的呵護、啟悟與加持下,均得到化解。

在二零零七年末,有幾天走在路上,總看見年紀輕輕卻患有「腦血栓」後遺症的那些人。看著他們艱難行走的病態,腦中的第一反應是:幸虧我修大法了,我有師父有大法保護,今後不用擔心再得甚麼病了。當時沒有馬上意識到這種嚴重偏離大法的執著心,更沒有及時在法上認識,歸正,反而使它越來越加強、滋生蔓延。因為看見一個這樣病態的人,這種想法就出現一次,又看見一個又不自覺的出現一次……,這樣反反復復的出現多次,還因此又派生出諸多歡喜心、顯示心、自以為是心、看不起別人心等等。這一下給舊勢力帶來可乘之機。

二零零八年元月一日晚上九點多,我突然出現「腦中風」,表現的症狀是天旋地轉,不停的嘔吐,後來吐的全是膽汁,站不住、也坐不了,只能躺著,處於迷迷糊糊意識不清醒的狀態。在昏沉狀態中,師父讓我看到另外空間邪惡開來警車來到樓下欲抓捕我,我平安走脫的情景。師父藉此提醒我:這不是病,是邪惡勢力(另外空間舊勢力因素)對我的迫害。我的意識明白了師父的點悟,告誡自己:這些是舊勢力為迫害我造的假相,我絕不承認它,絕不上它的當。

我想起師父說的「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1]我下決心一定要過好這一關。

如果當時發正念,並求助師父,我想馬上就可以突破它,可是舊勢力它非常狡猾,馬上控制了我的主意識,使我想不起來求助師父,更想不到發正念了,大腦基本處於昏沉不清醒的狀態。

沒修煉的家人和子女們把我送到醫院。醫生診斷說是「腦血栓」。在我意識清醒極力否定這個「病」時,醫生又決定給我做「核磁共振」檢測。

當我被推進「核磁共振」的器桶中檢測時,隨著「咕咚咕咚」聲音的振動,我的內心不停的說「不是病」「不是病」「不是病」……。我想:即使你片子做出來也是假相,我也不承認。那是舊勢力往我空間場扔來的垃圾,是想毀滅我,我絕不接受也不承認。

醫生與我的子女單獨談話,他告訴孩子們:從片子裏反映的病症看,你媽的某側小腦裏(血管中)已堵滿了血栓,應該開顱手術,但下刀部位太危險,不敢保證能否下了手術台。還是保守治療吧,但也不能保證能否正常存活,至於康復問題那就看她造化了,還是及早先準備後事吧。說完把「病危通知書」發給子女。

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也不承認。我告訴孩子們:「別聽它嚇唬。我有師父有大法,很快我會好的,我心裏有數。」

在恩師的洪大慈悲的呵護與加持下,在妹妹(同修)精心幫助與守護關照下,通過發正念和聽師父講法,僅僅三天我就能自理了,並很快得到康復。

出院那天,為了給家人、親友等證實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幾十里路的行程我連公交車也沒坐,徒步一氣走到家。午飯後又照常出去發資料講真相了。家人與子女被驚得目瞪口呆,發出感嘆:不可思議,這法輪功真神了!

出院後的第二天,舊勢力不甘心,又變換伎倆往我的腦子裏打信息。「你不承認是病?那片子裏的影象資料就是事實,那可是科學儀器檢測的科學依據。你不相信科學?」「不打針你就能這麼快就好?這純是藥物醫學的作用,你不承認?」我說:「是我師父幫我消去這一魔難,是我師父幫我清理了你們扔在我體內的垃圾敗物。我馬上讓被打入體內的一切藥物變成水排出體外,我的身體會恢復的更好!」

在師父的加持下,它馬上真的成為事實。我的腸道連續三天排出藥味刺鼻的黑水,然後身體輕鬆無比。我腦中不服氣的信息又打來:「你不承認是病,那些拍的片是事實俱在……」。它還在狡辯。我馬上燒了那些片子。我說:「你還有啥藉口?我馬上連你一起清除。」我發正念,它再也無聲息了。

三個月後一天,我去外地辦事。返程等公交車時,突然左側的手左胳膊、左腿及整個左側身子發麻發木,左手左腿抬放費勁,又出現「腦血栓」假相,舊勢力邪惡因素逼著我承認它。艱難的回到家後,反思自己:這次「病業」假相關為甚麼過的拖拖拉拉的,給舊勢力以喘息反撲的機會?回想剛開始出現假相症狀時,主意識不強,信師信法力度不夠,讓它的計劃進一步得逞。後來在恩師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幫助下,舊勢力因素懼怕強大的正念法力,有所收斂。但除惡未盡。

「把大法當作保護傘」,這不是修煉人的心態。回想當年得法時情景,就是帶著這個「根本執著」走進來的。我曾曝光過它,還下大氣力清除它,心態純淨了很多,還以為此心沒有了,修煉的基點歸正了呢。其實不然,它潛藏的根子還在,舊勢力因此幾次找麻煩,實施迫害。

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中從微觀到表面存在的那個「根本執著」,把它徹底解體、銷毀、滅掉。同時,我又連續發正念清除滅掉找藉口迫害我的舊勢力及其安排的一切邪惡生命與邪惡因素。三天後一切恢復正常,我又步履輕盈的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

修煉是嚴肅的,來不得半點的含糊。一旦反映出不正的念頭,馬上歸正。一旦麻煩(魔難)出現,首先跳出事情的本身,在法上認識其實質(原因),向內找查找自身存在的問題,修去它(人心),魔難就不攻自破。這就是信師信法的真實體現,也是修煉人的提高過程。

感謝恩師以洪大慈悲一次次替弟子消災解難,師父的聖恩無以回報,弟子唯有在正法最後有限的時間裏精進實修,嚴格歸正自己,儘早儘快的達到新宇宙覺者「無私無我,先他後我」[2]的境界標準,不負師父厚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