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長期被病業干擾的同修思考一個問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我自己長期被病業干擾,已長達六年,從一開始的行動不便,到後來全身肌肉萎縮,再到現在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這六年來,自己精進過、消極過、樂觀過、彷徨過,但是不管怎樣,我始終堅信一點:不是法不靈、不是師父不管我,而是我自己沒達到標準。可是自己到底是哪裏沒達到標準呢?

開始的時候,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也力所能及的做一些講真相的事。但不管我怎麼努力,身體的狀況就是一天不如一天。我努力的向內找,這期間,也的確去掉了很多人心、執著,但是身體還是每況愈下。到底差在哪裏呢?這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我隱隱約約的感覺到自己思想深處有一個東西不符合法,但它是甚麼,我真的說不清楚。

直到最近,我發現自己有一個問題,就是我一天不學法、不煉功,我心裏就非常不安,而且我回想一下,自己這六年來好像都有這種心態,為甚麼會有這種心態呢?這種不安真的是因為自己沒精進、沒達到師父的要求而不安嗎?好像不是。

我仔仔細細的回想自己當時不安時大腦裏閃現的每一個念頭,突然發現有一個念頭一閃而過,就是那麼一絲兒:「又沒好好學法,舊勢力能不迫害你嗎?」非常快的就閃過去了。接著一些比較正的念頭出現了,就把這個不正的念頭掩蓋過去了。

我仔細查找,不僅在學法煉功上有這種心態,幾乎在修煉的其它方面我都有這種心態。比如執著不去時,就擔心,潛意識中會想,舊勢力會不會因為我執著不去迫害我呀?和家人發生矛盾守不住心性時,腦海中閃現的第一念就是:完了,又沒有守住心性,舊勢力會不會因此迫害我呀?

再比如,我用的大法書是多年前同修用噴墨打印機打印的,只要稍微沾點水,字就模糊了,而且有的字被磨的模糊不清了,突然有一天,我覺的我應該把模糊的字重新打印出來,重新貼上,這才是敬師敬法。可是,自己想這樣做的真實目地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為敬師敬法而為嗎?深挖自己的思想,發現根本就不是。因為自己一直在找被舊勢力迫害的原因,找來找去就找到這點上了,表面是為了敬師敬法,實際上是為了不被舊勢力迫害而為。就是因為承認了舊勢力的存在,它就起作用,而且越在意它,它起的作用就越大。

自從病業狀態開始一直到現在,我的確沒把它當作是常人的病,這是肯定的。也正因為如此才更有迷惑性,一直認為自己不是為了病而修煉。那是為甚麼修煉呢?現在我看清楚了,我是為了不被舊勢力干擾和迫害而修煉。這和為了治病而修煉有甚麼兩樣呢。

所以,請和我一樣長期處於病業干擾的同修思考這樣一個問題──我們為甚麼而修煉?這既是原點問題也是終極問題。

我理解作為大法弟子,我們的修煉目地就是在圓滿自己的過程中,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偏離了這個目地,就偏離法了。

我雖然放下了治病的心,卻沒有放下怕被舊勢力迫害的心,始終圍繞著不被舊勢力迫害而修煉。就像師父講的:「那也不過是氣,採的再多能怎麼樣?有的人上公園裏去不幹別的,他說:我不用練功,我就這樣一邊走一邊劃拉就行了,我就練完了。得了氣就行了,他以為氣就是功了。人家走到他跟前,感覺他身體涼颼颼的。那植物氣不是陰性的嗎?煉功人還講陰陽平衡,他身上都是松樹油味,還覺的自己練的好。」[1]實際上,就是偏離修煉的方向了。

而且現在干擾我們的那些生命,都是三界之內、層次極低的生命,我們整天圍著它修煉,層次能提高嗎?能突破過去嗎?而且還如此執著,固守這個東西,根本就不在法上了。師父開示:「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2]

師父講:「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執著心嗎?」[1]這裏師父明確的告訴我們突破魔難的關鍵是放下。

那為甚麼我放不下呢?我深思這個問題,現在我明白了,就是常人那種有為的心、觀念放不下,總想自己想辦法解決甚麼問題,比如常人想找一份好工作,他就想辦法拉關係、走後門;孩子學習不好,他就想找老師補課;有病了,他就想吃藥、上醫院、找偏方。總而言之,常人遇到問題、麻煩就是向外求,想依靠權利、依靠他人、依靠藥物等等解決問題。想通過自己的方式、自己的努力借助外力得到甚麼東西,解決甚麼問題。

而修煉人卻不是這樣,修煉人講無為,隨其自然,「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不管遇到甚麼問題、甚麼魔難,都向內心找,在心性上下功夫,執著放下了,心性上來了,師父自然就把問題、魔難化解了。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修煉人如果用常人的方式解決修煉中的問題,那只能越解決越麻煩。正因為放不下常人的這種有為的觀念,才造成想利用做好三件事而達到不被舊勢力干擾的心,實際上還是沒有放下自我,還想自己利用甚麼東西解決問題,只不過利用的是法中的東西,就以為自己在法上。

怎麼才能放下在常人中形成的這種有為之心呢?沒有別的辦法,一個是靜心學法,師父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一個是在做好三件事的基礎上修心,嚴格按照法的標準修煉自己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在各種信息的干擾下,在各種景象的誘惑下,你能不能不動心?」[1]在常人這個紛繁複雜的環境中,在眾生千差萬別的表現中,能夠透過表象,看到修煉的本質,放下人心,就甚麼都無法阻擋我們在修煉的路上前行。

由於層次有限,認識的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