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闖「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幾年前,我的女兒(同修)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在當地同修的幫助下,我們請北京律師做無罪辯護。

在上訴期間,一天上午,我和老伴陪律師去看守所見女兒,惡警不讓我和老伴見,只許律師會見。下午四點多鐘,我和老伴回女兒住所,快到住所不遠處,我突然心發慌,眼發黑,人也站不住。老伴攙扶著我到一所中學門口外的台階坐下。一會兒,我口吐棕黑色血水,緊接著口眼緊閉臉色蒼白,汗水淚水滿臉,倒在台階上,不省人事。當場很多人圍觀。有人說這人完了;有人叫趕快送醫院;有人端來糖水。老伴掐我人中,並在我耳邊不停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求師父救我。又告訴他人,我們是外地人,因女兒修煉法輪功被誣判五年,我們正在上訴,現在又出這事。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我醒過來了。老伴要送我去醫院,我說我不去醫院,我要回家。但全身動不了,連腳也挪不動,老伴也背不動我。這時一位小伙子背我,送到住所四樓,他把我背到家,轉身就走了。後來我到處打聽這位小伙子,也沒找到他,我想那是師父慈悲的安排。

當天晚飯,喝了一點稀粥,感覺好了一點,老伴出去找附近認識的同修。我一人在家,努力坐起來,捧起《轉法輪》學。晚八點多,老伴回來了,這時「病業」假相又出現了,心慌、頭暈、腰痛、肚子痛,連拉帶吐,吐了半臉盆棕黑色血水、髒物,感覺心臟好像被抓走了一樣,非常難受,一點意念支撐著我。

我用微弱的聲音念:求師父救我,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只要師父的安排,一切交給師父,堅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能給大法抹黑。又不停的背法:「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慢慢的,我昏睡了一會兒,醒來後頭暈目眩,全身無力,人像被掏空了一樣,坐不起來,也不能煉功。每天老伴坐在我身邊讀法,我聽法。在師父的加持下,十多天稍好轉。

老伴扶著我在附近走動,一來他是看我能不能坐火車回老家,因為快過年了;二來他怕我在那裏出意外。後來,在師父的保護下,坐了近三十個小時的火車,順利回到老家了。

回到老家後,同修們知道我的情況,他們來我家幫我發正念,一起學法,兩個多月後,我恢復正常了。我們集體學法,發正念,和同修配合發資料,講真相,救人。

經歷這次「病業」關,暴露了我許多人心,對女兒的情沒有放下,她原本有個幸福的家,讓人羨慕的工作,這一切都被中共迫害失去了,她丈夫也受牽連,被迫轉業到地方,後來又跟她鬧離婚,我想見外孫,他爸不讓見。由情而生出怨恨心、擔心、怕心、牽掛心……太多太多的人心,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往死裏整我。如果沒有師父的呵護,我是闖不過這一大難關的。「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轉法輪》)

如今,女兒也早已回家,我們一起匯入正法的洪流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