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血栓迅速痊癒 丈夫終於信服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十七年來,不僅我從大法中受益,全家人也都在大法中受益。女兒和丈夫不僅身體好,而且工作順利、事事順心。但是由於無神論的影響,丈夫對於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總是半信半疑,雖然嘴上也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大法弟子講真相不理解,反對我出去救人。

去年端午節前,丈夫突然出現了手腳麻木、頭暈等腦血栓的症狀。到醫院一檢查,醫生讓他馬上住院,並且說,即使現在治療,也不能保證不出現後遺症。丈夫嚇壞了,當時眼淚都要流下來了。我說:「別害怕。我們有大法,你就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一定會幫你的。」

其實,我聽了醫生的話以後,心裏也不穩,丈夫到底能不能真正的信師信法,我沒有把握,但是我相信師父一定幫我,因為師父說:「因為你是煉正法的,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1]。這也是在考驗我對師父、對大法是不是堅信。我默默的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清除丈夫背後干擾他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的一切邪惡因素。當晚醫生不讓回家,但是我們堅持輸完液後晚上回家,醫生讓我們簽字,出現問題自己負責,丈夫竟然毫不猶豫的簽了字。

回家後,我就和他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睡覺時,就讓他聽一會師父講法錄音,早上在趕往醫院的途中,我讓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他聽的很認真。

住院幾天後,丈夫並沒有出現醫生說的後遺症,他的狀態越來越好,做CT、彩超等檢查,沒有任何異常。我們都明白是師父在救他,我勸他出院,他也想出院,但是還想在出院之前做個核磁共振,如果沒有問題就出院。我在心裏求師父:師父啊,大法弟子的錢是大法資源,如果沒有必要就不該花這錢了。結果,他在做磁共振時在裏面受不了,沒做成。

在這期間我不斷的提醒丈夫:只有大法和師父能救你,你看來住院的人,幾乎沒有一個是治好了出去的,醫生也說你的治療對你的病幾乎沒起任何作用。我求師父把給丈夫輸進去的藥物從另外空間移走,所以丈夫輸液後並沒有像其他病號一樣馬上跑廁所。在住院期間,我們還開車到二百多里以外的地方接送女兒,醫生很害怕,但是我們心中有法,有師父,我們沒有任何負擔。

住院期間,醫生查房也好,量血壓也好,他都沒有甚麼不良發展跡象,一切越來越正常,醫生常常是睜大眼睛說:「你是不是精神負擔太重了,超過了你病的程度?」這樣在一週後我們要求出院時,醫生很痛快的答應了。

丈夫出院後的第二天就上班去了。丈夫心裏明白,得了腦血栓的人是不會好的這麼快的,也不會好的這麼利索的,是慈悲偉大的師父通過這一事實,讓家人、親朋好友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見證了師父的無所不能!我讓丈夫在親戚面前一定要證實大法,他答應了,也做了。這時,不僅他的腦血栓症狀全部消失,抽了三十多年煙的煙癮也沒了,也沒有出現常人所說的戒煙反應,就像師父所說的「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1]。血壓也不高了,也不吃降壓藥了。連續量了一週,血壓一直正常(現在時不時的還量一下),甚麼問題也沒有,他終於徹底信服了!

通過丈夫這件事,女兒對大法的超常也相信了。以前,每年的夏秋之交她的鼻炎就犯,而且一直要等很冷了才好。今年又犯了,女兒聽了師父講法,而且不斷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兩三天就好了。以前也念大法好,但不夠虔誠,她還不承認,現在她從心底信服了!

我家的這些事寫出來很平淡,只是無數奇蹟中的一個。可是仔細想一想,如果我們沒有趕上這一亙古未有的偉大時代,如果沒有大法在世間洪傳,沒有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浩蕩洪恩,這一個個奇蹟怎麼能在人間出現?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