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的認識修煉的嚴肅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在摔摔打打的二十一年中,我清醒的認識到了修煉大法的嚴肅性。如果一個修煉人不按照大法要求,不聽師父的話,老是放不下人心、放不下自我,不總結在魔難中的教訓,不向內找,就提高不上來,也就只能是人。

一、正念對待干擾

二零一六年十月底的一天,大女兒從北京打來電話,說:媽,咱們老家國保打來電話,說有人舉報你,每天東門走到西門,西門走到南門發傳單。要我們家屬子女配合,給你「打招呼」,還說如再有甚麼事,別怪他們要如何如何。因事情來的突然,我只能回答:知道了,你放心,媽知道該怎麼做,就將電話掛了。一會孩子又來電話了,是在外地的二女、三女打來的,還是談那回事。她們說:媽,我們真的是為你擔心啊,你趕快避避風頭吧……

我意識到這是舊勢力利用親情對我講真相進行的干擾。這不就是在考驗我講真相救人的正念是否堅定嗎?此時我想到師父講的法:「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1]當時師父發表的新經文《提醒》我剛好背熟記在心中:「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2]師父講的法使我更加明白,講真相救人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使命,決不可懈怠。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舊勢力妄圖利用兒女情來阻擋我出去講真相救度眾生,於是我就發正念解體干擾我講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

女兒提到國保「打招呼」的事,我想我講真相的範圍、路線國保很熟悉,一定與某個人有關。這人是在二零零一年講真相中認識的。後來聽我姐夫說是他的家鄉人,他向我姐夫打聽過我,時常盯著我。我也感覺到此人可疑,經了解他是公安利用的內線。對這樣的人怎麼辦?我想不能怕,不能被他干擾。既要提防,也要善待。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要慈悲救他,所以在幾天前,我還給了這人兩張真相光盤,想讓他明白真相。

二、面對參與迫害的人要堂堂正正給他講真相

我打算到各鎮去趕集,改變我以往講真相比較固定的方向和路線。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我去離縣城最近的一個鄉鎮趕集,錯算了趕集日子,打車返回縣城已是十一點了。我想今天不能耽誤了講真相的時間,便順其自然的從西門環城大道沿路發送二零一七年的真相掛曆、真相信。到了南門已接近中午十二點,準備在路旁發正念。這時迎面來了一位男士,我將手中最後的一封真相信遞過去。我說,大哥,請看看這封真相信,明白真相保平安。那人不屑一顧的走了。

這時從我背後傳來一男子聲音:我要。我回頭一看,是穿著便裝的國保大隊的馬警察,我們已打過交道多次了。我說,你也是有緣人,給你看看最好。他沒好氣的說,幾天前才給你家人打了招呼,不聽,自個找上來的。我說,救度眾生是我的使命。他立即叫來警車。這時我冷靜的想,今天我不是來和他們論理的,我是來講真相的,於是就上了車。我說:我今天是來給你們講真相的。他回答:要講到辦公室去講。

中午十二點過到了公安國保大隊,馬警察已安排好人打來菜飯。我平淡的說:謝謝,這飯我不能吃,也不想吃。他說:隨你的便。接著安排辦公室的另倆人看守著我,並叫他們筆錄、照相。我一概拒絕、不配合他們筆錄、拍照,並給他們指出:強行拍照侵犯肖像權,是違法行為。

這時他們又安排另一青年人來看守我。這個青年人看到擺放在辦公桌上的真相光盤:《鐵證如山》、《未來人的神話故事》、《細語人生》、《2017年掛曆》、真相護身符。他一邊欣賞一邊翻著看,說:這些東西還做的挺精緻,明年有再拿點來。我抓住時機給他講真相,我說:「這不是已經給你送來了嗎?小伙子,你是新來的吧?你可能不很了解法輪功,今天見面是你的緣份。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輪功在我們國家卻被江澤民誣蔑為某某教。現在江澤民已被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控告了,全世界都在要求法辦江澤民。這些被你們收繳的真相資料,你拿回家去好好看看吧。了解真相,你會恍然大悟,心明眼亮。」

我還說:「青年人,為了你將來有個美好的未來,我勸你趕快三退保平安。你是黨員嗎?」他反問:你說呢?我說:「凡是調來幹這行的,少不了是黨字號。」他不作聲。我接著說:「將來的某一天,你會明白我今天在這個地方,大膽的給你說的這些話,都是千真萬確的。」

下午兩點半時,馬警察來上班了,守著我的人告訴他:她甚麼都不說,也不讓筆錄、照相。馬警察說:我就知道她不說,上次也是這樣。此時此刻我心裏一直都在不停的發著正念:清除、解體此人空間場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因素、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我心裏堅定的想著: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我反覆的背著師父的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3]「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4]大法的法理給我增強了信心,我放下一切人心,正念正行,如上次那樣,堅持零口供、零簽字。

上次是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我在街上講真相,也是被馬警察撞上,綁架了我。為證實大法,我隨車沿路高呼:「法輪大法好」,直到公安局。叫我下車,我直言道:「不下車,不是我要來的,是你們強行抬我上車的。」他們無奈又把我抬下車,剛放到地上,我立即盤腿,立掌發正念。他們又趕快把我抬到國保辦公室去。因我一概不配合他們的迫害行為,堅持零口供、零簽字。在師父呵護下,三個多小時後順利回家。

此時我趁馬警察還沒問話筆錄時,抓緊時機勸善,給他講真相。我說,馬警官,你與我們法輪功打交道已好多年了,應該說你心裏明白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了。現在大勢所趨,習近平新政「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我們法輪功二十多萬人控告了江澤民,海外將近二百萬人簽名要求將江澤民繩之以法。馬國安不在意的說:你們告倒了嗎?二十多萬人算啥,中國人口十三億人。我回答說,二十多萬人數字也不算少。世界上哪個國家有這樣的事出現?馬警官,你不要執迷不悟。難道你要看到江澤民被抓那一天,你才相信嗎?那時已經晚了。對辦案人員終身責任制的法規,你是知道的。執行上級的錯誤命令,將來是要被追查責任的。

接著我從法律上講迫害法輪功的違法性質。馬國安打斷我的話。說,別說那麼多,今天的事要有個了斷,並開始提問做筆錄:今天你發了多少封信?多少光盤?這些東西是哪來的?我說:這些我都不能回答。為了你不再對大法繼續犯罪,我更不能上你們的當。你們會把筆錄口供作為迫害我的依據。馬國安說:你們法輪功一說就是迫害,迫害你了嗎?我說:二零零四三月,我在家被你們上門綁架,第二天就將我們三個法輪功學員直接送往資中楠木寺教養所。那裏面更黑暗,強制坐軍姿、面對牆壁罰站、不准睡覺、指使人用漫畫醜化我們師父,並把漫畫貼在各監舍門上。警察指使吸毒犯作惡,強行法輪功學員排隊,逼迫法輪功學員依次上前對畫像謾罵、吐口水,這是我親眼所見。原來這監獄不是把壞人(吸毒犯)改造成好人,而是把來改造的人(指吸毒犯)變成魔鬼。

直到晚上七點過他們也沒得到他們想要的口供、證言。馬警察宣讀他整的材料:×××違犯治安條例××條,利用×教搞宣傳、發傳單。我說:這些不符合事實。就憑你的這些條款我就不能簽字。公安部規定的邪教十四種沒有法輪功,兩高的「解釋」裏沒有法輪功三個字,你憑甚麼依據把某教強加於我?馬國安叫我簽字,蓋手印。我說:沒有你這一說,今天無論如何也不會給你簽字、按手印的。

馬國安接著說:那你就隨同我們走一趟。我不知道他們又要搞甚麼花招,堅持不配合。他們強拉我兩次也沒拉動,就留下一人守著我他們便出去了。這時進來一個穿便裝的人插話說:你拿著共產黨給你的工資反對共產黨。我義正辭嚴的大聲說:你糊塗,共產黨一沒種地,二沒經商,哪來錢?包括你們的工資都是納稅人的錢。我為社會勞動服務幾十年,我的退休金是我應享受的報酬。(後來到了戒毒所,才知道他是所長。)

時間已是晚上九點,國保出去的人回到辦公室後,才知道他們拿著我挎包內的鑰匙到我原居住地去抄家,還帶回一人是社區主任。我立即當面指出,我家裏空無一人,你們私闖民宅抄家是違法行為。馬國安宣讀抄家清單:師父法像一張,《轉法輪》書一本,「大法天賜洪福」匾一塊,還有海外講法幾份。並讓帶來的那個社區主任簽字作證。我嚴肅的對社區幹部說:你不了解法輪功,不能隨便代人簽字。那人無動於衷還是順從的簽了字。接著他們準備帶我走。我說,今晚除了你們送我回家,我甚麼地方都不去,就住宿在你這國保大隊。他們說不行,就開始動手強拉。拉不動,便四個人硬抬。我高聲呼喊:法輪大法好!師父救我!剛下樓一會工夫,他們將我放到地上說:別叫了,這兒是戒毒所(原來的看守所改為戒毒所,就在國保大隊的樓下面)。並將我的圍巾、手錶交與戒毒所,還說,她不簽字,把這兩樣東西給拍照下來。進到裏面監室聽那監頭說:煉法輪功的,拘留十天。

三、被非法關押在戒毒所 不忘講真相

第二天早上(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吃麵條,每人一份,監頭對我說:老輩,這是白麵條,我們都是自費買佐料,給你點鹽,你一定要多吃一點,一會兒辦案的人要來帶你到醫院去檢查身體,每個進來的人都得去。我隨和的說:謝謝你的關心。上午十點,馬警察和那青年人來帶我到醫院檢查,我心裏面一直默默的念著「法輪大法好!」不停的發著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有一位檢查的女醫生好奇的打量我,問犯了甚麼事?我說,甚麼也沒犯,就煉法輪功。

下午三點,監室窗口叫我簽字,說有人給我上賬一百元(因為在裏面需要買日用品)。我問是誰給我上的賬?在外的值班人員說,是國保送來的。昨天的通知是拘留你十天,今天給你改為五天了。聽到這個改變,我立即想到師父在《洪吟四》中講的「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5],我悟到,這個改變,是自己敢於面對迫害毫無畏懼,給參與迫害的人一路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做對了,慈悲偉大的師父對弟子的鼓勵和呵護而改變的。我心中默默的感激: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在戒毒所拘留的五天中,睡了五個晚上的地鋪,力爭煉了兩早晨的功,講真相勸三退,勸退了四人。第五天早上是女毒犯放風,她們關心的問我:老輩,都快十點了,怎麼還不通知你走?正在此時值班的通知叫我收拾東西。我對大夥說:謝謝妹妹們的關心、照顧。走出戒毒所一看,沒有人來管我。我獨自快步上樓到國保辦公室要了回家開門的鑰匙,又返回戒毒所拿回我的手錶、圍巾。

我從內心裏默默的祝願這些警察都能早日明真相,洗清謊言的毒害,得到救度。身處被迫害的境遇中,如何做到不為邪惡的各種迫害方式所動,保持我們應有的正念,只講真相救人,是我們在實修中必須嚴肅、認真的對待的事情。

經過兩次魔難,我總結到修煉人要堅守的幾個基本點: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毫不動搖;在認真學法當中真正形成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功沒有錯的堅定正念;放下人心,放下自我,放下幻想,助師正法;再就是從人間法律這層理明白信仰自由,修煉無罪。

以上所悟只能說是悟到了,要完全做到,做到非常好,還相差甚遠,我還得謙卑、努力、精進。因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對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