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的神聖美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八日】我是二零零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溶合到了一起。雖說我羨慕那些得法早的同修,但我能成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內心感到無比的榮耀和自豪,太幸運了,謝謝師尊選擇了我,我有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號。我得法晚,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都是師尊的慈悲呵護和同修的無私幫助,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我今年六十七歲了,開始學法時困難重重,很多字都不認識,更理解不了法的內涵,但是我就是跟法有緣,就放不下這個法。大法是超常的,開啟了我的智慧,不知不覺中大法的書我全能看下來了。認識我的人都說太神奇了,一個文盲老太太自己就能認字了。我會自豪的說:我修煉法輪大法了,我是大法弟子了。

前幾年我沒有學法小組,就自己在家學、煉,更談不上跟上正法進程了。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弟子,也看到了我這顆堅定修煉的心。有一天,我遇上了一個同修,她說:「如果你不嫌遠上我那去學。」師父看到了我有進學法小組的願望,精心的為我安排好了。雖然我家離她那個學法小組有十來里地,但我不嫌遠,不怕累,能參加集體學法多幸福,集體學法也是師父要的,這麼好的事我還怕遠嗎!師父就在我身邊哪,我想甚麼師父都知道,真希望我時時刻刻都充滿正念,讓師父高興、放心。我真幸福!

這片的同修又利用了一個新的手機講真相的方式,突破了地區的侷限性,救人很多。我也買了一部手機,也學會了用手機講真相救人。從那以後,我才慢慢理解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和責任是甚麼。我不管嚴冬酷暑,颳風下雨,多苦多難都堅持用手機講真相。開始我不會講,只是幫同修發正念,聽同修怎麼講。我平時也用心搜集講真相的資料,把真相素材記到腦子裏。

有一天,我覺的準備的差不多了,我也得救人哪。我撥通了第一個電話,我心裏怦怦跳,不知開頭說甚麼,那邊一個勁說:「喂!你是誰呀!怎麼不說話呢?」我一著急說出來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你是黨員嗎?」他說:「是」,我說:「幫你起個化名退出來保個平安好嗎?」他說:「好」。就這麼簡單痛快,他就退了。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呢,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只要我一顆修煉、慈悲救人的心。我是主佛親自救度的生命,要抓緊修好自己,我是最幸福的生命。

師父說:「要救一百個人,你不去做就沒有用。能救一個人,誰去做了那就是威德。」[1]

我就堅持每天打真相電話,持之以恆的做,退多了告誡自己別高興,退一個鼓勵自己不灰心。我每天上午往返走二十多里路去學法小組學法,下午出去打電話救人,一個冬天我穿壞了三雙鞋,我也不覺的苦、不覺的累,心裏還美滋滋的。

在打電話的過程中暴露出了我很多人心:怕心、爭鬥心、顯示心、歡喜心、沮喪心,遇到對方大罵的、說髒話的、要舉報的,讚揚的、感激的等等,我後天形成的這些人心就會被帶動。有時候我能馬上抓住人心,解體它,有時候我就忘了。我這就是還沒有做到時時都在實修自己,容易被帶動,精進實修一定要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上才能更好的發揮作用。發現不足、執著我也不去執著發現的執著,我認為是師父利用一切方式讓我看到自己的問題,給我機會修掉它,我只管樂呵呵的精進修去執著就好了,有困難就把它看成是提高的台階就好了。

二零一六年年初,我和另一同修發真相檯曆。我們先到了一個小區,老百姓看我倆發檯曆都圍過來,兩兜子檯曆沒夠發。我倆又回去取,又背一兜子檯曆到另一個小區去發。一個青年男子看見我倆發檯曆,笑嘻嘻的走了過來說:「大姐,給我一本,多給我幾本,我幫你發」,我倆沒多想說:「行啊,你要幾本都行」。那個小伙子又說:「我朋友也學法輪功,現在我找不著他了,我也想學,怎麼跟你聯繫呀?」同修就把電話號碼給他了。那位年輕人說:「我屋裏正裝潢呢,我去打個電話」,他就進屋去了。

我倆看見旁邊有幾個挖溝的人,就去給他們送檯曆。挖溝的人看見我倆說:「快跑吧!警察抓你們來了。」一扭頭,我倆看見剛才那個年輕人領著警察追我們來了。怎麼辦?我倆當時沒正念了,腦子一片空白,撒腿就跑。我歲數大腿還疼,怎麼也跑不過另一個年輕的同修。我被警察截住了,另一個同修跑到樓梯門洞裏,警察怎麼也推不開門,他們就在單元門外邊等著。警察指著那個年輕人對我說:「你知道那人是誰嗎?他是國保大隊的。」隨後警車也到了,那個年輕人看到警車來了才放心的說:「交給你們了,我走了。」警察把我帶的一兜子檯曆都拿上車去了,讓我也上車。我不能配合他們,就是不上車。在門洞外的警察等了半個小時也不走,終於等到有人從門洞裏出來,好幾個警察一擁而上,從一樓到樓頂,從頂層到一樓挨家敲門問也沒找著那個同修。其實是同修藏到另一位同修的父親家了,同修就這樣走脫了。

我和警察在外面僵持了四十分鐘,派出所的副所長也來了,他們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還把市局的人也找來。他們開始翻我的兜子,除了找到二百元錢,別的甚麼也沒有。警察就開始數檯曆,一共有二十三本。

怎麼辦,師父我該怎麼做?這時候我來正念了:這裏的警察也不明真相,也需要我們講真相救度,他們才是最可憐的眾生呢!

師父說:「你們都承擔著大法弟子最偉大的責任,你們是眾生得救的希望。」[2]

師父還說:「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3]

平時我根本沒想過給警察講真相,當時也不知自己漏在哪裏。唉,別想那麼多了,就聽師父的話,既然今天到這裏來了就講真相、救警察吧,把別的一切都拋在腦後吧。他們說:「你送檯曆對嗎?你知道這裏面印的都是甚麼字?」我說:「我沒看那裏印的都是甚麼字,但我知道那裏都是救人的,肯定沒有教你殺人、放火、搶劫,幹壞事的。那裏都是叫你做好人,提升道德的。法輪功教導人們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標準修心向善,獲得世界各國的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達三千多項,大法書籍被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世界流傳,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唯獨江澤民一人反對。跟著江澤民作惡的江家幫整體遭報了。你看,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都被抓了,善惡有報是天理。」

警察都在聽,包括從市局來的也靜靜的聽。有的警察說:「你這老太太怎麼知道這麼多呢?」剛才罵人的警察態度也變了,他們都對我客氣了。我笑著說:「我也沒幹壞事,你們抓我幹啥。我以前渾身是病,煉法輪功煉好了,大法超常,他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你們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功,做甚麼事都給自己留後路。」警察說:「沒辦法,我們說了也不算」,當時我想:你們說了當然不算,我師父說了算。

他們開車拉我去醫院檢查身體,派出所的副所長還跟醫生說好話,市局的人也回家了。他們又開車送我到看守所,值班大夫又給我檢查身體。副所長說:「這老太太渾身是病,上廁所都蹲不下,麻煩事太多,你留她幹嘛?」大夫一聽馬上說:「這樣的我們可不留,你們拉走吧!」警察開車把我送回家,副所長還說:「你回去告訴你們某某某別再給我打電話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同修的正念配合,我有驚無險。

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做的不正的地方。我和同修發檯曆不認真,只注重數量,沒講清真相;被人構陷後不能馬上升起正念,起了怕心。平時修的不紮實,關鍵時候沒想起師父、想起大法;在派出所說:「這些檯曆都是別人給的,她知道我腿疼,告訴我發完檯曆我的腿就好了,我就開始發檯曆」,這句話不符合法,好像我們講真相、救眾生是為了自己得到好處似的,要不怎麼有警察罵我呢。也暴露出我隱藏很深的執著心,還有想利用大法的心,這顆心太可怕了,為私為我,對大法不敬。謝謝師尊點悟我,在有限的時間內還給我修煉、去執著的機會,給我救度更多眾生的機會。

我一定會在法中歸正,發現一絲不正的念頭就要馬上修正、解體。我唯一的願望就是修好自己、圓容整體,為的是多救眾生,不負師恩,完成使命。弟子一定會「越最後越精進」 [4]。

謝謝師父慈悲呵護、救度!

謝謝同修正念加持、幫助!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