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言行也是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最近經常聽到有的同修說,都甚麼時候了,還上班掙錢;有的同修說,我兒子讓我看孩子,我告訴兒子,媽這好身體是大法給的,我不能給你看孩子,我得去救人;還有的同修指責別的同修,就知道掙錢,太自私等等。

當然有的同修退休了、有的經濟條件很好,家人也支持、有的全家修煉,這樣的同修全職的做著三件事,那當然最好了,如果你不是這種情況,也不能走極端。大法弟子在任何工作中、任何階層中、任何環境中都能全力以赴的救人。大法弟子都不上班了、不管家了,常人真的不理解的,會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同時給救度眾生帶來損失。

師父說:「其實我一直在對大家講,今天大法弟子的修煉是一種大道無形的修煉方式。每個人都在常人社會中,每個人都有社會中的不同工作,每個人都在不同的社會階層中,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職業,每個人都有自身的不同情況,也就是說完全在社會中,沒有任何形式的修煉。」[1]

「所以你們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關係,平衡好在社會上的關係,你在工作單位裏的表現,在社會上的表現,不是簡簡單單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這一切就是你的修煉形式,是嚴肅的。」[2]

「而你在實修自己的時候,你所接觸的社會就是你的修煉環境。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2]

我想交流一下我是怎樣平衡好工作、家庭與修煉的關係,破除世人受邪黨欺騙對大法的誤解,更大範圍的救度眾生的體會。希望在最後救人的緊急關頭,同修們不走極端,穩妥的多救人。

平衡好工作與修煉的關係

我是開店做生意的,丈夫在外面做生意,每天早出晚歸,所以店裏的生意就靠我一人管理,我幾乎沒有外出的機會,不能像同修們那樣走街串巷的全職的去救人。那麼我這個店就是我救人的平台,我知道這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我平時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這樣也給我帶來了很多回頭客,顧客都說買我的貨,心情舒暢,產品質量也放心。他們哪知道這是他們數萬年的等待是來聽真相的。這時我就會告訴他們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開始給他們講法輪大法是甚麼,共產邪黨是甚麼,一般人都能認同。

由於我有救人的心,師父就給我智慧,所以我很健談,能和各種心態的人溝通,用大法的法理解開他們的心結。僅舉兩例:記得有一個老太太,丈夫剛去世,她嫁給丈夫時,她丈夫已經和去世的妻子有了三個兒子,在邪黨計劃生育的政策下,她唯一的一個兒子也給引產了,她一生一個兒女都沒有,丈夫這一死,她就像天塌了一樣,在極度痛苦時,為了使心靈有一絲的安慰,她走入了基督教。

一天,她又來我店裏買貨,我給她講真相勸她三退。她說信甚麼也不能信法輪功。我問為甚麼?她說你們師父和我年齡相仿,怎麼能相信他講的是佛法,不可能的。我說耶穌當年傳他的道時,是不是也是一個普通人?她說是,可是基督教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了,法輪功才幾年?我說這麼說吧,如果讓你現在選擇你願意當基督教的第一代門徒,還是末代門徒?她思索了一下說,當然願意做第一代門徒,不過我能趕上第一代,我也不會相信的。我說這不是偏見嗎?她說:「是,我承認是偏見。」我說,我們就是法輪大法的第一代門徒,就看你有沒有勇氣相信。她說,國家不讓煉,你不是和國家作對嗎?我認為你們不正。我說,不是國家不讓煉,是江澤民和共產黨不讓煉,現在法輪功受迫害和當年基督教受迫害是一樣的,基督教被迫害了三百多年,當時人們在尼祿的造謠煽動下,認為基督教是邪教和現在的中國人受矇蔽是一樣的。她說,哦,我明白了你們是法輪功的第一代門徒,我佩服你們。我說,把你的團員和少先隊退了吧,你是基督徒,是信神的,共產黨是無神論,你帶著無神論的印記,耶穌能保護你嗎?她說我退,為了我信的耶穌,我也得退。

從此,她把我當知己,經常和我談論一些修煉方面的事情,我就用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與她切磋。她說你比我們那幫人明白的多了,他們許多人不實修。我說,因為我學的是宇宙大法,我又是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有一天,她又跟我說,我真佩服你們法輪功,共產黨迫害的這麼厲害,你們的傳單發的滿大街都是。就這樣一個極力反對大法的教徒徹底的明白了真相,給自己擺放了很好的位置。

還有一個男士來我店裏買貨,我跟他講真相勸三退。他說,他大兄嫂就是煉法輪功的,已經給他做過三退了。在交談中得知,他大兄嫂的娘家和我是一個村的。從此他也經常來我這兒買貨,我就從不同角度多給他講大法的真相,讓他徹底明白。

可是有一天,他和我說,你也是煉法輪功的,和我大兄嫂一點也不一樣,你看你生意做的也好,人也精神。我大兄嫂不管家,整天盤著腿坐那煉功,我老丈母娘從炕上掉在地上,她也不知道,她自己身體也不好,又黑又瘦。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得理解同修的不足,我說她即使不煉法輪功,也不可能整天陪著婆婆,說不定跳舞去了,或打牌去了,婆婆掉到地上,照樣不知道,她只是利用業餘時間修煉,我想你一定誤解她了,因為我們師父教導我們在哪兒都要做一個好人。至於說她的身體,我想她可能暫時狀態不好,調整一段時間,她會好的。我儘量解除他對同修的誤解。

在店裏講真相還有一個好處,能把真相講透,這次講不好,下次還可以接著講。幾年來,經過我講真相的人有檢察院的、司法局的、公安局的、學校老師還有普通民眾。也有在我講真相過程中得法的;還有在我講真相過程中,叫醒的昔日同修。

我還經常組織同修們晚上到周邊農村挨家挨戶的發放真相資料,給能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做好鋪墊。

平衡好家庭與修煉的關係

我丈夫是個不善言詞的人,也不太關心家人,他父母經常抱怨他不懂事。這就需要我多操心,平衡和家人的關係。我平時多關心他們,彌補丈夫的不足,在經濟方面,也不和他們計較。公公、婆婆經常和別人說我家媳婦比兒子、閨女孝順。公公在病危時,囑咐婆婆有甚麼事找媳婦商量,媳婦比閨女靠得住(這是婆婆後來告訴我女兒的)。所以,我在村裏是公認的好媳婦,我也經常告訴他們,我是因為修煉大法,才做到這一點的。這也給我開創了很好的修煉環境,家裏沒有一個人反對我修煉。

去年因為訴江,警察騷擾時,對我說:「我們到你們村委會調查,你這個人還是個很不錯的人,怎麼非煉法輪功?」我說:「正因為我煉了法輪功,才變的不錯的,因為法輪功要求修煉者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警察也沒怎麼為難我,就讓我回家了。

訴江這件事家人都知道了,也沒人反對我,而且女兒也做了實名控告江澤民,兒子用匿名舉報了江澤民,都給自己擺放了很好的位置。

結語

有一次在大街上,我看到兩個同修給賣玉米的夫妻講真相,那女的一聽是法輪功,就大喊大叫的說:「去一邊去,我們村這個(指煉法輪功的)可多了,不聽你們這個。」兩個同修還在慈悲的給她講,那個女的態度越來越不好,一會引來許多人圍觀,兩個同修走開了。既然村裏有好多同修,世人怎麼還是這個態度?這不值得我們思考嗎?

到甚麼時候,我們都不能走極端,你可以在你的正常工作、生活中多用心去救人,師父叫我們搶人、救人,也沒有讓你工作、生活、家庭都不管了,大法弟子在甚麼時候,都得是一個好人,不要忽視了你平時的行為就是最好的真相。希望同修們理性的走好最後的修煉之路,不要因為自己的不理性,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給救度眾生帶來難度。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