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不聽真相的怎麼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日】我得法快二十年了,從一個少年大法學員成長為一個中年大法弟子。過程中有去人心的苦,有放不下執著的淚,有過關後的喜悅,有懈怠後的悔恨……雖然我看不到另外空間,但我想師父一定就在我身邊,為我著急、流淚、為我承受、為我擋著我看不到的危險。

每次我處在難中,站在師父的法像前,只是長長的一聲「師父」就無語了。師父都是默默的看著我,我也看著師父。師父就像靜觀我一樣,就是看我怎麼做,師父是相信我一定會走過去。每每這時候,我都會說:「師父,不爭氣的弟子給您磕頭了,師父,別看我現在這樣,我一定會走過去的」。我離師父的要求還差得很遠很遠,摔了無數的跟頭又爬起來,但我想說我從修煉一開始,我的心就沒離開過大法,大法就是我這一生要找的,與生命同在。

一、幸運得法

從小我就是個能言善辯的人,錯了我就大方認錯,得理了我就不讓人,還愛打抱不平。上小學時,一個男生欺負人,我打抱不平,老師罰我站一節課,讓我當著全班承認錯誤,我寧願站一天也不認錯,因為我認為我沒錯。男生欺負弱者我就跟他們理論。同學們都很怕我,因為我得理連老師都拿我沒辦法。連最疼我的父親也被我氣哭過多次,因為只要我認為我沒錯,我就一犟到底,打我我就哭著喊:「我沒錯,你使勁打吧!」

但我認為我是個善良的女孩,看電視劇會感動的哭,從不傷害蝴蝶等小生命;不忍心坐人力車,看到他們費勁的騎車我在上面坐著我就受不了,即使我會付給他們錢心裏也過不去。

我從小就相信神佛的存在,就想像《西遊記》中的孫悟空一樣去找一位世外高人拜師學藝,我為此深信不疑。所以八、九歲的我,就開始尋找了。

第一次聽到「氣功」二字是在我十二歲的時候。那是一九九二年,我媽媽腰疼病嚴重,說要找一位氣功師給看看。我就暗中觀察,心想媽媽如果病好了,我一定要去拜師的。結果沒好,我很失望。一九九七年,爸爸看到別人煉法輪功把癌症都煉好了,就請回寶書《轉法輪》和師父的講法錄音帶。那年我十八歲,當時我是聽的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帶,我就認定了:法輪功就是我要找的,我找到師父啦。我把我身上帶著的觀音像掛墜偷偷的送走了,從此我們全家都得法了。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三天三夜我連拉帶吐,高燒發冷,出汗把棉被都弄濕了。從此我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嚴重的偏頭痛、嚴重的胃病、嚴重的婦科病、慢性闌尾炎、全身無力等症狀不知甚麼時候全好了,真正無病一身輕。

二、提高心性

我從小養成的說一不二的犟脾氣,在修煉中要修去它,我可吃了大苦頭。結婚後,發現丈夫是一個比我還犟的人,婚前沒發現,婚後他就全變了。也許是為了我修煉來的吧,我以前雖然有脾氣,可我從來不罵人啊,我跟人理論也是站在理上的,可他前一分鐘還有說有笑的,哪句話不順他心了,立刻就破口大罵,會連爹帶媽的罵的很難聽。他其實不是個粗野的人,不知為何對我會這樣?這要是以前那個得理不饒人的我,我一定會跟他動起手來。可我是個修煉的人,師父說遇到甚麼事都要向內找,不能看表面的對與錯。剛開始我就強忍著,心裏氣得不行,有時我哭了,丈夫就會罵的更兇:你委屈啥,誰把你咋的了?你整那樣給誰看呢?我也有忍不住的時候,有一次我還打了他一巴掌。

說來也奇怪,只要我忍不住發了火,跟他吵起來,他就消停了。我要是忍著不出聲,他就會罵得更厲害。我就想:這人還真不能慣著,欺軟怕硬的。馬上又一想:不對呀,這不符合修煉的法理啊,哪能以惡制惡呢。

我認真的向內找:我真的做到「真、善、忍」了嗎?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我表面上是做到了忍,可是心裏憤憤不平,覺的委屈,根本沒有做到真正的忍。別說這事發生在我身上,師父說了:「如果第三者看見了他們倆個人之間有矛盾,我說那個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讓你看見的,連你都要想一想: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他們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還有不足的地方啊?這才行。」[2]

我找自己哪裏有問題:我一直認為是他不對,我要容忍他,寬容他,可歸根到底是我自己沒做到找自己。我從小養成的得理不讓人的性格,在日常交流中根本就意識不到自己說話有問題,經常使用反問句、詰問句:難道你不臉紅嗎?你不認為你有問題嗎?你不覺的你罵人可恥嗎?也許我無意的一句話就會讓丈夫接受不了或傷害了他,而我卻不自知,還認為是對方無理取鬧的罵人。

我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就開始聽《解體黨文化》、看《九評共產黨》清除自己後天形成的不正因素,注意說話方式。當我改變自己後,丈夫也改變不少。但每當他生氣罵人時,我還會動心,我發現自己還有不讓人說的心,願意聽好聽的……

有一次,丈夫因為一件事坐在床上盤著腿罵我。這回我想:矛盾又來了,這次我一定過關。是我的關,我就過,不是我的關,強加給我的,我不要,決不允許邪惡生命讓丈夫對大法犯罪。我一邊做家務,一邊發正念,解體丈夫背後一切不正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心裏很坦然,一點也沒因為他罵人而動心。大約過了半小時吧,他不罵了。我笑著說:休息一會吧,看你都累了。他一下就笑了,我也笑了。我心平氣和的跟他說:「古人善待修佛的人都會積德,善待學法輪大法的人是會積大德的,你不能再罵我了,這樣對你不好,我是為你好才跟你這樣說的。其實你罵我,我也不生氣,你還給我德,可把你氣得夠嗆,累得夠嗆,你可怎麼辦呢?多不值得啊,你想想我說的對不對?」

因為我心性提高上來了,以後有事他也不再破口大罵了。我要不修大法,不會這樣對待他的。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而大法徹底的改變了我。

三、高大爺三退

我是上班族,只有週六週日能出去講真相。每次講真相我都穿得體點的衣服,略化一點淡妝,背著雙肩包,裝著破網軟件、真相小冊子、光盤、護身符、《九評共產黨》書等。我和一位老年同修配合,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的。有時能發十多本小冊子還有光盤、破網軟件多一些。我們不求發放資料的數量,以講清真相為基本,每次都會勸退十幾個人。

有一次,我和一位阿姨同修配合在馬路邊講真相,我遠遠的看到一位六十多歲的、穿著很得體的男士走過來。阿姨同修在一邊發正念,我走過去鄭重的對他說:「您好,送您一本小冊子看一下,裏面的內容您在中國大陸的任何一家報紙、電台都不可能看到聽到的。」他駐足,看了一眼我手上的《全球起訴江澤民》的冊子,沒接,然後就把目光轉到我身上,表情很凝重的看著我說:「孩子,你這麼小,為甚麼幹這個?你不怕被警察抓嗎?快回家吧。」我說:「看您的穿著就不是一般的人,您是老師吧。」他說:「你怎麼知道?」我說:「很有教師的氣質。」他略笑了一下說:「我是高中老師,現在退休了。」我說:「咱們曾經同行,但我是教小學生的。請借一步說話吧,這車多。」

他就跟我走到一邊人少的地方。我說:「大爺,我快四十歲了。」他說:「不像那麼大,像二十八歲。」我說:「能聽出來您是為我的安全著想,非常感謝您。請問大爺貴姓?」他說姓高。我說:「高大爺,要是我跟您談高中的課程,您一定比我知道的多。但要說法輪功,我比您有發言權,您說是吧。」他不語,表示認同。

我說:「我從十九歲就開始學法輪功,我非常清楚我在做甚麼。您是一個講道理的人,我想問您:您真的了解法輪功嗎?您所知道的是電視上強灌輸給您的,使您一聽到法輪功三個字就不自主的想起中共的謊言。這樣對法輪功不公平。如果沒聽過那些假新聞,你要聽到我說法輪功,您就會問我:孩子,法輪功是甚麼?怎樣達到祛病健身的效果?法輪功怎麼煉?對吧?」他點頭。

我說:「天安門自焚是中共導演陷害法輪功的,中共掌控媒體對法輪功進行造謠誹謗毒害世人,世人腦中被灌輸了這種不好的物質,從此就會敵視法輪功,會仇恨法輪功。您可知道,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修煉人,世人頭腦中裝著誣蔑佛法的謊言,仇恨佛法,對他們有甚麼好處呢?只能給他們帶來不幸。我們師父讓我們告訴世人真相,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我們是在清除世人頭腦中被灌輸的毒素,從而使世人對法輪佛法有正面的認識,在天滅中共時就會免受牽連,能保命。善惡有報是天理呀,上天看一個人的好壞,不是看他在人間的地位高低,不會管是國家主席,還是一個乞丐,只要殺人了,無論是甚麼身份,都得遭報償命。你說對吧?」他點頭。

我說:「中共文革時搞各種運動害了多少人?八九年六四時殺死多少大學生?現在又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出售,殺人償命,天理不容。現在上天要滅它,同時再給被騙的世人一次機會,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就脫離了它,就不受它連累了。只要你心一動,老天爺看的清清楚楚的。大爺,您入過黨嗎?」他說老黨員了。

我說:「那您現在就向上天宣布退出來吧。就給您取個化名叫:高明吧。用這個化名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老天為您見證,您從此就歸神管了,天滅中共時你就平安啦。你要是同意就說好。」他說:好吧,謝謝。我說:「請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到危險時一定要想起來,能保命啊。」他說記住了,並讓我注意安全。我又給他一本《九評共產黨》和《全球起訴江澤民》的冊子,讓他回家看。他有點不敢拿,我給他一個方便手提袋子,他才放心的拿走了。

謝謝師父,在師父的加持下,又一個生命得救了,我們只要有救人的心,師父就會把有緣人安排到我們身邊,我們只要動動嘴就會把他救了,當然一邊發正念的同修也起了大作用的。

四、遇到不聽真相的怎麼辦?

我也碰到過很多不聽真相的人,有的人把小冊子一下就扔到大馬路中間,有的大聲叫我們走開,還有罵人的,也有的人說些不好聽的話等。我的態度是:眾生說甚麼都不要動心,就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不好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想想師父就在身邊,誰也動不了我,也不要被他們所說的話牽著走。

其實他們說的話往往都是前後矛盾的,這也證明他們是被另外空間的邪靈操控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呢。遇到這種人,我們就靜靜的發正念,等他們說完,平靜的關心他們一下,然後說:「你剛才說的話,我在認真聽。」多數人都會因為真心的一句話而為自己剛才不禮貌的態度感到不好意思,這時我們就可以說:「沒關係的,你不是有意的,是因為你不了解法輪功是甚麼,是你聽信了中共的謊言才這樣說的。」對方往往會因為我們的善良和不計前嫌而不好意思的笑了。這時我們就可以講真相了。

有一次,同修給一個賣肉的男子一本真相小冊子,他不要,還說:給這幹啥?你看現在沒房沒錢的有的是,你們要拉攏人心,就給他們蓋個房子,就一定會得民心的啊。其實他是在說風涼話呢。我就在一邊看著他的眼睛發正念,等他說完,我就對他說:「我在認真想你剛才的話呢。你是有學歷的人吧?」他很不好意思。我平和的說:「雖然你有你的想法,但我告訴你,這個建議我們不能採納。只有共產黨才用錢收買人心的,我們是正法修煉,不動錢的,我們是告訴世人怎麼樣才能在大災大難中保命的,不是拉攏人心啊,是救人的。」他點頭。我接著就說:「也許你還不知道吧,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最後他三退了。

兩個同修配合講真相,就一個人講一個人發正念效果很好的。

五、結語

我總結講真相時一定是與對方交談,不時的詢問他們對吧?是嗎?看他們的反應,證明他們在聽或聽懂了。如果眾生沒聽懂或聽不進去而我們還在那裏講呀講呀,就成了灌輸,達不到講真相的目地了。還要不時的找自己哪個人心出來啦,例如:講的順利時出沒出歡喜心啊,顯示心啊、證實自己的心啊,講的不順時有沒有著急的心啊,怕心啊,爭鬥心啊,等等。個人所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感覺還有好多好多要寫的呢,在修煉的路上遇到很多神奇的事,講真相救人過程中有很多感動的事,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看護與加持。篇幅有限就寫這麼多吧。這裏全寫好的地方了,其實我還有一個心要突破一直沒突破呢,就是依賴心。只要同修在身邊,我就會正念十足的講真相,發真相資料。要是我自己一個人就沒有那麼強的正念了。可我是上班族,平時同修都是不上班的老年同修較多,時間上配合不了我。也只有週六週日我才出去講的,有時事一多起來週六日也不出去的。同修鼓勵我說:師父就在身邊呢,沒有同修在還有師父呢。可我還是沒有突破出來。還有我還有很多心沒有去掉,例如色慾心、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妒嫉心、求安逸心……很多很多人心。平時實修也不夠。在修煉的路上,在師父的呵護下走到今天,讓師父操心啦。感謝師尊慈悲呵護,慈悲苦度。今後弟子一定會努力做好三件事,少讓師父操心。

叩謝師尊!謝謝同修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