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我在二零零四年初得法時還在醫院上班,隨著學法的深入,知道我的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是結合在一起的,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多學法的同時,對週刊、週報、真相期刊基本都看,自己真正的明白真相,才講得明白,才能讓眾生真正聽明白真相從而得救。平時找我看病的患者、親屬、宴請、打的、坐火車,能接觸到的人,找機會給他們(她們)講真相

有時冬天患者多時就忙不過來講真相。有個小孩,是農村的,高燒39度以上,我給他治療了四、五天,他準備出院。正想出院那天又發熱了,這樣反覆到二十天準備出院時又得肺炎了。肺炎最少一週能治好,家屬表示理解自己沒有照顧好孩子,病情反覆了。但修煉人遇到的事情沒有偶然的。晚上做夢了,夢見自己有兩個雙胞胎兒子有病了,我抱著急忙上外科搶救,到了外科,兩個孩子變成了許多碗,我抱不過來嚇醒了。醒後悟到是師父點化我救人晚了。第二天晚夜班,我抓緊時間給小孩的父母講真相並做了三退,結果最少七天能治好的肺炎,第三天一早沒等用藥呢,小孩任何症狀都沒了,聽診也正常。我和他家人見證到大法的超常與神奇,也改變了我骨子裏形成的固執(表象)的觀念。

師父說,「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1]不只是去天安門證實法、訴江等大事面前,我們要決裂人,我們平時的思維方式、做事的心態,不都是決裂人走向神的過程嗎?在生活、工作中,看似與常人事一樣發生,但大法弟子對待這些事的基點、平衡這些關係與常人完全不一樣。魔難來了,矛盾來了,只要我們向內找,轉變人的觀念,正念看待周圍發生的一切事情時,周圍的環境就會變,遇到困境也會很快突破。

剛得法時,晚上學法,有時交流一會就得發完夜間十二點正念再騎車回家。有一次剛發完十二點正念,丈夫在電話裏非常生氣的喊我回家,我心想趕緊回去吧,晚了更得生氣。這時一位同修說:「心裏不穩先別走,你幹正事,他不生氣、高興。」同修這話一下提醒了我,眾生都是為法來,他明白那面爭著要當大法弟子的家屬,起正的作用,有福報。我把這些話心裏與丈夫明白的一面溝通,同時正念清除操控他干擾我做三件事的邪惡。然後就回家了。結果我開門他都沒醒,第二天起床就像這事沒發生一樣,以後晚上學法回來晚了他也不發火了。

有一次我下夜班出去做證實法的事回來晚了,進屋,他就劈頭蓋臉的罵我一通。我當時沒被帶動,真誠的說你可別生氣了,人有多大度量啊,我可怕氣壞你,我明天早點回來做飯,你吃現成的,千萬別生氣。說完我就回自己屋插上門,想大法弟子慈悲和威嚴是同在的,對表面的人一定要善,對背後的因素一定要威嚴同在。我心裏說剛才發火的是誰呀,我丈夫(真他)知道大法好,三退了,支持我修煉,你們誰參與了,同化真善忍大法就會有好未來,被留下,不同化真善忍大法就會被淘汰,干擾迫害就清除。也就三五分鐘的時間,丈夫笑吟吟的叫著我的名字敲門說,你生氣了,飯給你熱好了,吃飯吧。師父說:「一個常人的大腦被控制那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2]遇事,我們還真得分清真他、假他。

養父去世後,哥嫂對母親不怎麼管,十幾年來我母親多在我家住。母親八十大壽頭一天,當著丈夫的面,我與一男同修通電話,明天我哥嫂要給我媽在農村辦八十大壽,明天用你的車七點出發,下午就好把我帶回來。話剛說完,丈夫就當著母親、女兒的面罵上了,我意識到丈夫被操控了,發正念制止他別造業,同時給同修打電話說,不用你的車了,又告訴哥哥接站。他還吵吵。我讓旁邊的女兒幫我發正念。我同時向內找,這時師父的法打入腦裏「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2]我父親去世早,母親一生很苦,平時我就刻意的讓母親看到丈夫對我好,不用擔心我,在我家裏安心住,結果今天這一切在母親面前發生了。我意識到了我對母親的情、虛榮心、愛面子的心,男女同修交往有別,我去掉這些心,丈夫很快就恢復了平靜。晚上過完八十大壽回到家,我和女兒說:「你爸爸今天是不是太過份了?」剛說這,女兒就說:「把這點委屈再留下?」我當時就意識到了還是沒放下。

不在事的本身對錯,找到執著去掉它。現在丈夫越來越支持大法了,洗衣、做飯、收拾屋子,他下班休息時全包了。

二哥平時能說會道,算是個奸猾的人。母親患肺癌晚期腦轉移,二哥覺的母親時日不多,把母親接回農村盡孝。母親去後,去世父親單位給家屬補取暖費,母親應得的取暖費,必須要收據,並還說死的不給補。二哥給我出主意說你就把你家的取暖費條子弄來,就說媽那幾個月住你家了。我的人心告訴我,不辦二哥該生氣了,辦吧我造假,心裏很煩。靜心學法,這不用人心對待問題嗎?怎能圖千八百元錢,我就造假呢?這不是修煉人做的事,還掉層次,他明白那面是不會讓自己造業的,我不造假,他不生氣,是他的錢不丟,不是他的錢他怎麼也得不到。我這是人的情、礙面子、不得罪人狡猾的心必須去掉,真正的為眾生負責。心放下了,給二哥打電話,我說我辦不了。二哥說我自己辦吧,結果二哥自己來辦,沒有收據,給他補的是全額。

母親患病後二哥接回農村,我當時交代,這些年母親的生活費、父親的喪葬費共攢五萬元,這十幾年母親的開銷都沒用她的,母親去世後,我都給你。當時二哥沒說啥,過後跟姑姑、叔叔說我媽得有十萬塊錢。我聽後人心想很多賬本、醫藥費等,你還得倒找我點錢呢……修煉人哪有偶然的事,我靜下心來向內找。我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讓人認可,求名心、不能讓人冤枉的心,找到後去掉它。結果二哥再也沒有提錢的事,母親去世後,二哥二嫂說,老媽沒了,咱得對老妹好點。

我班上雇個小護士,正當我有事,她主動說早來,連續兩次說到做不到,來了還急忙說,我搶紅包來晚了。我沒動氣,境由心生,我向內找,我有時與同修交流,為鼓勵同修,說三點五十起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多學法,報喜不報憂,話說大了,有時也做不到,這不是邪黨的黨文化嗎?意識到了就清除,小護士不遲到了。

修煉中點點滴滴的事很多,不再一一述說。修煉中,把所遇到的任何事都視為好事,不是說舊勢力給我們安排的魔難是好事,而是我們要正念面對,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清除邪惡,心性提高上來了,才是好事。

個人體會,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