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信的威力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師父說:「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1]師父還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有站在法上的堅定的心,師父就會為我們安排好一切,大法的威力就會在世間展現。我在反迫害、救眾生中,無數次的親身經歷,證實了師父講給我們的法理是實實在在的宇宙真相。

修出純淨心,救人效果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以前不會修,用人心做事,心性也沒有提高上來。表現在講真相救人方面,一開始面對面講真相時,我和同修每週就出去二、三次。去市場、馬路上講,甚麼人都遇上,有罵人的,有要報警的,有時還碰到跟蹤的。

由於爭鬥心、怨恨心、怕心等等一些人心影響,每天只能勸退五、六個人,七、八個人,效果不好。我們也很著急。師父說:「大法徒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3]。使我深刻的認識到修好自己才能救度眾生。通過學法、向內找,逐漸的我們的心態純淨了,語氣平和了,不再和世人爭鬥,怨恨、怕心、私心也去掉了很多,世人也感受到了我們的慈悲,都願意聽真相了,救人的效果也好了。

我們由原來的一週出去三、四次,改為每天都出去救人,過年、過節也不間斷。去年過年那幾天一天都能勸退六十多人。遇到大雨或大雪我們就打著傘,有時衣服都澆濕了;在雪地裏走,鞋都濕透了。我們從不叫苦。我每天出門前給師父上香時,都會求師父把有緣人送到我身邊來。在此感恩師父的慈悲加持。我們現在每天出去基本上是見人就講,大部份人都能退,不退的我們也把慈悲留給他們。其實在救人的過程中我們只是動動嘴皮,跑跑腿,都是師父在做。

與同修一起講真相時心態純淨,互相之間不嘮常人嗑,互相提醒,不埋怨,不指責,互相鼓勵,不被常人帶動,救人效果比較好。我們經常遇到這樣的人,他們說:「你們大法弟子才是中國的希望,你們要堅持,我會支持你們到底。」有時冬天會有很多人說:「快回家吧,太冷了,注意身體。」有時凍的手腳發麻,可是講起真相真的不覺的冷了。夏天三伏天講真相,有人會關心的說:「真不容易啊,真佩服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

記的有一位大姨,幫她三退後,她非常感謝我,非要把自己買的一大袋麵包送給我。我說:「大姨,我不能要你的東西,我們不講回報,就是希望你能平安渡過災難。」可是我怎麼說也不行,就是要給我,一看我不要,乾脆把麵包放在馬路上,自己又上前面的超市買麵包去了,於是我急忙拎著麵包追過去,把麵包還給她。

堅定救人心,家事不操心

兒子結婚的房子要裝修,這裝修得三、四個月,而且還要買家具、家電,買裝修材料,家裏就我退休在家,看著工人幹活這事不用說也是我的事。想到姐姐家的兒子也剛剛結婚,經歷過買家具、裝修材料,天天幹活,都是他們倆口子的事,幾個月下來,累的人仰馬翻,兩人都瘦了,還這出問題那出毛病的。一想到這,我想這得影響我救多少人啊?心裏對師父說:弟子的使命和責任就是救度眾生,如果是因為兒子裝修,影響我救人,那對他們也不好。家裏的哥姐弟妹等所有人見著我就說:「這回該輪到你了。」我只是笑笑,但心想救人的事是最重要的,絕不允許任何事干擾我救人。我就多發正念求師父。

快到裝修的時候,兒子跟我商量說他找了一家裝修公司,是他最好朋友的嫂子,價格優惠,質量好,還不用自己去買材料,幹活也不用人看著,下班回來看一看就行。關於裝修材料以及家具他們自己去在網上買,貨比三家,孩子們也知道節儉。

就這樣,我還做我該做的救人的事,講真相回來也經常去房子那兒看看,給工人送些水啥的。把裝修公司的老闆、刨地的、鑲磚的、木工、抹牆的、吊頂的、送材料的等等,都給他們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兒子結婚前兩天,由於要買的東西很多,還要接待客人,我也是抓緊一切時間從家到新房的路上買東西,過程中每天都能勸退二十來人。

兒子結婚的當天,我也不忘救人,伴娘伴郎、兒子的同學、同事、家人戰友、司機一上午退了十九人。而且婚禮辦的順順利利,圓圓滿滿。弟子內心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與安排,我悟到,只要你有這個願望,師父就給你安排最好的。

兒子、兒媳對大法也很認可,每次徵簽、營救同修包括訴江,他們都簽字。兒媳考駕照的時候,回來跟我說有一項考試題第一次沒考過,她想起了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她念了馬上就通過了。她說:真的太神奇了。前年我家照了一張全家福,其中一張照片上我的頭上、兒子的頭上、兒媳的臉上都出現了好像在轉動的法輪,另一張我身後的兒媳的胸前的衣服上清晰的出現了一個法輪圖形,連裏面的結構都能看清。

堅定除噁心 師尊巧安排

自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以來,我們地區邪惡的「六一零」、政法委時常讓各單位、街道、學校,貼一些污衊大法迫害世人的邪惡標語、漫畫等。只要出現我和同修們就發正念,並動手清除掉。

特別是二零一五年春天開始,我市大面積出現誣蔑大法的告示,貼的大街小巷、工廠、商店、學校、機關、醫院、銀行、大型購物廣場的收銀台到處都是。同修們看了都很著急,我們在救人,邪惡在害人。於是我們那片大法弟子就主動有十多個同修,有的騎電動車,有的開車,及時清理。由於大家心態純正,師父時時都在加持看護著我們,做的時候都非常順利。我市有個大型購物商場,四層樓,每層都有五、六個收銀台,每個收銀台上都貼了大的通告。一天我們準備去清理那裏,下午兩點左右,我們二十多人,其中包括好幾位七、八十歲的大姨,有男同修,有年輕女同修,三人一組,分成七個組,有發正念的,有扮作買東西擋住收銀員視線的,有的用墨水噴,我們動作很快,做完後立刻走,很快80%都清理掉了,剩下的,以後去少部份人就清理了。

還有一個大商場,中間是上下電梯,兩邊樓梯,從一樓到四樓是直上的大方柱子,每個上面都貼了關於不讓用真相幣的通告,晚上八點多,我們去了十來個人,一邊三人,從頂上往下走,每個柱子一個不落的噴上黑漆,商場的保安、顧客沒有任何人發現。而有的銀行的通告做起來難度較大,同修一等就等一兩個小時的時間,清理掉後還會再貼出來。我們就向內找,是不是有歡喜心、幹事心,每次去之前大家都會發正念,求師父加持。

在二零一六年四月,我市又大面積出現有獎舉報大法弟子的通告,獎金都達到了一、兩萬元。這不是在害世人犯罪又害了他們自己嗎?同修們都主動去清除。

有一個小區貼到了警衛室的大玻璃上,警衛室對外是整個的大玻璃,有四、五米長,貼的位置離門有一米半左右。一天晚上,我們去了八、九個人,想清除掉,可是門衛室一直坐著兩、三個人,覺的有些難度,大家又出現了一些人心、依賴心、怕心等沒有做成。後來大家切磋、向內找,歸正自己,先給社區、門衛發信,有的親自到門上,進屋給保安講真相,讓保安給撕下來,可保安有顧慮,怕丟掉工作,說:「別在我值班期間撕,別人值班你們撕我不管。」我每次經過那裏都往裏看,還是經常有人,不是屋裏坐著的,就是門口站著的,心裏真是很急。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法輪大法日前一天,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看到天門開了,從裏面下來好多騎大馬穿著盔甲拿著刀劍的大神在往下衝,夢中我就叫和我一起講真相同修的名字說:你快看吶,天門開了,天兵天將都下來了,心想另外空間又是正邪大戰了。五月十二日,早晨起來出門,天下起大雨,我們照樣打傘出去講真相,車放在同修家。十一點多,講真相回來騎車路過小區,心想,今天要有機會一定要把它清理掉,決不能讓它再害人了。到了該小區門前的馬路那邊,我往裏一看,警衛室沒有一個人,我發著正念,穿過馬路直接把電動車停在了警衛室門前,進屋一把就把邪惡通告撕下來,出門騎車就走。我淚流滿面,深刻體會到只要你想做,師父和正神就會幫。這一切其實都是師父做的。

二零一六年七月,我市一個區又在各小區張貼邪惡的有獎舉報公告,絕大多數就貼在門衛室牆上或門衛崗亭上,有的就貼在門衛對面牆上,如果用人心看待就會覺的清除起來很困難。同修們都有為眾生著想的正念,一定要全部清除乾淨,不能讓它害人。同修把各個張貼位置看好,我們幾個同修正念去清除,一個晚上清除了近十張。有的小區清除後又貼出來,我們就發真相信、發正念,第二次去清除。有一個小區其他同修已經撕毀兩次了,又張貼出來,而且就貼在值班的崗亭的一面,裏面坐著門衛。那天同修剛發出真相信。我和另一個同修決定一定要去清除掉。到那發現,小區人員正在將另一張其它通知貼在那張邪惡公告上。就剩一張位置很偏的邪惡公告還沒有清除,第一次去好不容易找到了,發現這張正貼在崗亭門衛的正對面,完全在門衛的視線內,沒有機會噴出黑墨。我們回來後,同修又寄出真相信。

一天晚上我們去了兩車人,計劃有人和門衛搭話吸引他們的視線,讓兩個高個子同修擋住門衛視線,再有噴墨的。當車過該小區門前時,我看到兩個門衛在裏面嘮嗑並不注意看外面,我們在不遠處下車,我和另一位同修趕快往回走,兩個門衛依然在裏面嘮得起勁,同修噴出墨,我又往標題位置噴上幾下,只一、兩分鐘就安全迅速的離開。當順利完成任務大家碰頭時,同修們都由衷的謝謝師父。弟子們只是有一顆一定要清除邪惡的堅定的心,師父就給安排好了一切。

面對一切事,有一顆堅定的站在法上的心,師父就會幫弟子安排好一切,這是我無數次的親身經歷。弟子在此再次謝謝師父的慈悲加持與呵護,弟子將繼續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