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同學聚會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師父說:「大法弟子是有助師救眾生責任下世的神,承擔著救度下界眾生的責任。你覺的我個人修不好沒有關係,像歷史上的修煉方式一樣,因此有的人不太精進,帶修不修的。可是你想到了嗎?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你說你到時候一喊師父,說我沒修好啊師父,這事就完了嗎?誰能放過你呢?那些舊勢力放過你嗎?多重大的事情啊?!」[1]

我一遍又一遍的讀著師父的這段法,心情很是沉重。我修大法已十八個年頭了,跟頭把式的走到了今天,雖然每天也在做著三件事,可有多少時候是真正的在法中修的呢?又有多少時候把做事當成修煉呢?誓約兌現了多少呢?我邊學法邊對照自己,向內找,感覺自己存在的最大問題是實修不夠。每遇到問題也知道向內找,但往往是只修了個表面,沒往深處挖,多年修下來,執著心還很多,而且有的還比以前加重了,特別是求安逸心。修煉的前幾年,我每天都三、四點能起床晨煉,而這幾年老是時好時壞,很是讓我煩惱。在救人上,雖然也天天在忙著,可有多少是真正明白真相得救的呢?通過認真的學法、找自己,我痛下決心:今後一定要紮紮實實的做好三件事,實實在在的修自己。通過學法,我決心在以後的講真相中一定嚴格按照師父的這段法去做好,牢記以「救人」為目地。

隨後不久,我就接到多年沒聯繫過的師範一位男同學的邀請,說希望我能參加師範畢業三十二週年的同學首次聚會,我爽快的答應了。

我們第一次師範同學聚會是在六月初,地點是我們市所在地最高級的賓館,時間是一天。我們本縣的去參加聚會的同學只有我和一位姓劉的男生,他電話中告訴我,他開車從鄉下老家來縣城接上我一起去聚會地點。我上車彼此問候後,都各自介紹了這些年的一些情況。之後我便問他是否「三退」了?他說:「我不是黨員,我寫過申請但後來我又不想入了,就不了了之了。」我說:「那你寫申請書時,曾經寫過要把自己的一生獻給邪黨吧?我們憑甚麼把自己的一生去給邪黨?」接著,我又講了貴州省平塘縣的藏字石。他很痛快的退出了邪黨及相關的組織。

我們一路談了很多真相內容,他都很接受。我見時機成熟,便拿出我準備好的破網軟件並告訴他如何使用,他讓我幫他放好。我對他說:「今天你可能得幫我個忙。」他說:「你說吧,」我說:「今天我要給參加聚會的每一個同學送一張翻牆軟件光盤,如若我發不過來,你得幫我發。」他說:「行。」前兩年,我聽他修煉的哥嫂對我說過,他不接受真相,更不三退,沒想到,他今天卻這麼痛快。我們用了一個半小時到了目地地。

到了賓館後,比我們先到的有四位同學,彼此之間互相問候後,我便從包裏拿出了準備好的破網軟件,說:「這是我這次給你們帶的小禮物,回家把它放在電腦裏,可以看到許許多多你想看卻看不到的東西,能開闊你的視野,了解世界各地的情況。」他們一邊接過去,一邊高興的說:「哎,謝謝你了,你還要給我們帶這麼好的禮物,回去一定用」。有個男生說:「我早就聽說過這個東西,就是沒見過,沒想到我今天能有了。可我沒給你帶禮物呀!」大家都笑了。

接著,來自各地的同學陸陸續續的到了十多個,我也逐個的把「禮物」都送給了他們。大家三十二年了才聚到一起,都很開心。在吃午飯之前,我抓緊時間講真相。大家看到我的舉止、心態、面色,都說我身體好,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他們很驚訝!看到他們的各自表情,我知道他們大多數不明白真相。由於各種原因,我們當年全班四十名學生,今天只到了二十名。

開飯了,我們大家用了一張大大的圓桌。首先由負責同學祝詞,然後,我們每個人介紹各自畢業後的情況。我哪有心思吃東西啊,一邊心裏發著正念:清除干擾我同學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進賓館之前,當地的一位同修告訴我,他的經驗是,不宜對大家同時講真相,應單獨講。而我面臨的只有吃飯前後這點時間,因為有的同學說,吃完飯就有要走的,沒有要住的。所以我必須在同學走之前講,那就得在飯桌上直接面對大家講了。

很快輪到我介紹情況了,我先從身體上入手講:「我自從咱們畢業後,回家上班一年,就又考入市教育學院進修,讀書期間及畢業後的近十年,身體狀況一直不好,雖沒甚麼大病,可整天精神不佳,感到很累,別人都願意出去玩、旅遊,可我哪都不想去。有一次,我們單位組織出去旅遊,我在中途還暈了過去,差點兒返回來。從那以後,我對氣功很感興趣,經過對比篩選,我選擇了大法修煉。自九七年修煉大法至今,我一粒藥也沒吃過。其中包括在洗腦班、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迫害時,身體由一百二十斤瘦到八十斤,五臟六腑全是病,但是我回家後,一粒藥沒吃,每天學法、能坐起來就煉功,身體很快就恢復了,二十天就上班了。我現在甚麼病也沒有,一身輕。」

接著,我又介紹了甚麼是法輪大法,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活摘法輪大法學員器官,介紹三退大潮、全球二十多萬人起訴江魔頭等,雖然每個問題都沒有時間詳細的展開講,但同學都基本聽明白了。這期間,我們身邊站了三、四個服務員,房間裏還有監控器,而且還不時的有其他服務員進來。組織聚會的那位同學是一位經常住那的鄰縣的縣領導,他有些害怕,不好意思的打斷了我三次講話,他婉轉的對我說:「我們非常想聽聽你的家庭情況。」我每次都笑著說:「別著急,我會滿足大家的要求的。」我知道,儘管這樣,時間有限,我後邊還有五、六位同學沒作介紹呢。師父看到了我的一顆救人的心,安排這件事情:有四位從北京趕過來的同學在半路上堵車了,晚來了近一個小時,這樣我才有時間多講些真相。我說完後,好多同學都對我說,不管怎樣,你現在一切都很好,家裏也好,尤其是你有個好身體比甚麼都強。

當大家都介紹完各自的情況後,就比較放鬆的可以個別走動交談了,我就抓緊時間給每個人勸三退。吃飯結束時,我才勸退了五位同學,心裏很著急,還有十多位沒退呢,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呀,我還沒救完人呢,不能散呀!」剛想完,就聽那位組織者告訴大家,一起到街上的一家歌廳唱唱歌再回家吧。在去歌廳的路上我又勸退了二人。到了歌廳,我抓緊時間逐個進行,又勸退了八人。

在大家拍完集體照後宣布本次聚會結束。分手之際,我繼續勸退,這時下起了中雨,人們在快速的散去,我們一邊走路,一邊尋找還沒退的同學。我對和我一起去的同學說:「你看見吳××同學了嗎?」他說:「他們縣的同學早一起去坐車了。」我說:「唉,可惜,沒來得及給吳××同學三退,他可當了好幾個單位的邪黨書記呀。」這時,我一抬頭,看到前邊不遠處的那個人真像是我的那位同學,我對身邊的同學說,前邊那位不是吳同學嗎?他有點不相信的說,我給叫叫,他高聲的喊了一聲吳同學的名字,結果真是他。我快步的趕上去,和他說三退的事,他很痛快的答應退出黨、團、隊,並且激動的握著我的手,一個勁的說謝謝。我問:「你怎麼沒和你縣的幾位同學一起走?」他說:「唉,我的腿在三個月前摔骨折了,還不太好,我走不快,落下了。」我告訴他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好!好!好!一定,一定。」感謝師父又幫我救了一位同學。

當我回到家後,才感覺到餓了,因為中午聚餐時,我根本就顧不上吃東西,當時吃的是甚麼我幾乎沒印象。修煉這麼多年來,一次遇到這麼多人自己單槍匹馬上陣,還是第一次,並且時間又緊迫。但師尊看到我有一顆純淨救人的心,一直加持著我的正念,但到最後還有三位同學沒時間講三退了。向內找,我確信師父肯定都給每個人安排了得救的時間,還是自己的時間沒抓緊,沒能當面三退。

第二次同學聚會

八月三日是我們初中同學聚會,有了第一次聚會講真相的經歷,第二次相對就容易一些了,並且這一次還有個同修和我一起做,這次參加聚會的有三十一人。我倆互相配合,一邊發資料,一邊講真相,沒等聚會結束就講完了,並把以前沒三退的同學都退了。最後,在拍集體錄像時,一些同學說的話很不健康,當時,有個我縣明真相的檢察官(副檢察長)高聲對我說:法輪功(平時不論甚麼場合,有多少人,他都這樣稱呼我),你說幾句。我高興的說:大家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我問:「錄上了嗎?」有人回答說,錄上了。

第三次同學聚會

第三次聚會是八月四至五日,是我們高中同學,參加的有三十人,時間二天。這次和第一次一樣沒同修和我配合,我從報到那一刻,就開始單獨講。我把從遠處回來的,很不易能見到面的放在了前面講。第一個目標是多年不見的軍官(團長),他每天都很忙,我擔心他不知甚麼時候一個電話就會離開,因此,我找了個話題把他從同學堆裏叫到一邊,和他講了真相,給他三退時,他有些顧慮的說:「我雖然轉業了,但一些關係還在部隊。」我說:「這跟那個沒有任何關係,不是讓你和組織去退,心裏退就行,你的名字叫x貴,咱們把名字的中間加一個‘富’字就行了,可以嗎?」他高興的說:「好,我謝謝你!」我又囑咐他記得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你放心吧,我記得。」之後,我給了他一張破網軟件小光碟。後來他與我們只待了一下午,第二天他就走了。

我給一個信耶穌多年的同學講真相、勸三退,她還是我縣那一門的積極分子,大型聚會經常在她家,開始她一個勁的說,我們誰也不反對。後來我比較詳細的講了共產黨無神論的危害,大法教人做好人,你信耶穌,又信邪黨,你的主怎麼管你?等等,最後她同意退出,並說:「和我講的人可多了,我都沒退,今天和你退了。」我說:「那是咱倆的緣份,有時間你也多了解了解大法,對你絕對有好處」。她說:「看你煉的挺好的。」

我們聚會的最後一項是在游泳館游泳,我本來是不準備下水的,可是還有一位姓姜的女同學,幾年前,我的一位同學(已病業離世)和我講,她與姜同學平時關係很不錯,曾多次與姜同學講真相,可她一直不聽、表現的很反感,她丈夫在我縣教育局,是個領導。如今,我的那位同學已不在世了,而且是以病業的形式走的,姜同學會是甚麼態度,我心裏真沒底。但是,我總不能錯過這次救她的機會,我請求師父加持我。於是,我和她們一起下了水,我一直心裏發著清除她背後阻礙她得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根據她的特殊性,我需要在跟前沒別人的情況和她單獨講。我很想有個能幫我的人,這一念剛發出,一位同學到了我面前,說:「我知道你不是真正來聚會的,你哪有玩兒的時間呀,是來救人的,怎麼樣?救完了嗎?需要我幫甚麼忙就說。」聽到她的話,我的眼淚都要流下來了。師父,真是太感謝您了!這位同學以前也隨父母一起修煉過,很早就放下了,但她明白真相。我對她說:「全班只剩沒與姜同學講了,我在尋找機會,你配合幫我把周圍的同學引走就行了。」她說:「好,沒問題。」

我們很快找到了合適的機會,在浴室裏,她把幾個同學都叫走了,就剩下我和姜同學二人。我整理好後,走到她跟前,用平靜祥和的語氣和她說:「這些年我很惦記你,在我的印象中,你好像還沒三退,今天我給你退了吧,咱們見一次面也不容易。」沒等我多說,她就認真的回答:「行,我沒入過黨。」我說:「我知道,你的化名就叫永平安吧,退出團和隊。」接著又和她講了一些大法真相。她的態度一直很不錯,我們出去後,她特意與我單獨照了幾張相片。

說來也巧,剛結束這場聚會,從北京回來的一位同修,是小時候與我一塊長大的。她說,我們同村的小時候的幾個伙伴今晚想要在縣城聚聚,問我有沒有時間,我說可以。晚上我們六位當年的小伙伴聚在一位有病的同學家,其中我們有三位是大法弟子,另三位中,只有一位始終沒三退,今天我們就是衝她來的。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幾個同修一起配合,很快就讓她退了。

聚會結束的第三天,我清清楚楚的做了一個夢,從天上下來三個神,每個神懷裏兩手抱著一個特大特大的花生站到我面前。我當時沒悟到,後來師父借同修的文章點化我:「三次聚會,三次大昇華。」

通過這幾次聚會,我的感悟很多。在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用心去做,不要敷衍,師父早給安排好了,只要我們抱著一顆慈悲的祥和的心態,就有更多的眾生能被救度。師父給我們延長來的時間是讓我們用於救人的,不是讓我們來過常人生活的,我要全身心的投入到救度眾生中去,靜心學好法,向內找,拿出最初得法時的心情,勇猛精進,不辜負那些苦苦等待我們該去救度的生命!

以上個人體會,如有不在法上的部份,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