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講真相 師父早為我們鋪墊好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雖說三件事每天在做,面對面講真相都許多年了,可是做得很勉強,遇到陌生人不敢開口,不知道如何搭話。有時狀態好一點,能勸退幾個,但是總是帶著怕心、顧慮心、好面子心等,不能做到堂堂正正。2016年的10月份和一位老年同修出去了一趟,在她的帶動下我終於突破了面對面這道坎。這其中有很多神奇的事情,現在想起來都像是神話一般。那天我們一起往人多的公園走,路上看到來來往往的人群從自己身邊一個個溜走,心裏那個沮喪,想說就是不敢開口,眼看一早上就要過去了,我心裏急的不行,心一橫不管是誰我都要攔住他講,哪怕被罵一頓。我遠遠的看到來了一個女學生,因為我的職業是教師,看到學生顧慮心就比較小,看她走到我跟前,我叫了一句,「這個學生,我跟你說句話」,她竟然很聽話的停了下來。

我說你是哪個學校的,她說是市裏一所職業學校的,我直接就說你在學校入黨了嗎,她說入了,我說為甚麼要入黨,她說其實她也不懂,老師讓入的就入了。我說:「看來你是一個聽話的好學生,我也是一個老師。可是我告訴你入黨並不好,因為現在貪污腐敗的都是黨員,而且入黨時都宣過誓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身,並要隨時犧牲一切,一切就包括自己的生命。現在中國人都覺醒了,目前退黨團隊的人數都超過兩億人了。咱們見面就是緣份,我幫你退了吧?」她痛快的答應了,我說你的名字叫甚麼,她說叫李某某。我本來還要講大法真相,可是因為我們站在有紅綠燈的十字路口,有監控的攝象頭,我的怕心出來了,沒敢多講就拿出一份真相期刊給了她,我說給你們宿舍的好好看看吧。她說好,匆匆就走了。

整個勸退過程極其的順利,我講的很直接生硬,就像命令一樣,可這個女孩的大腦像被甚麼抑制了一樣,沒有提出一點疑問,我說甚麼就聽甚麼,很乖,似乎就是等著得救的。

我是一個閉著修的學員,一般很少感受到甚麼,第一次遇到這麼神奇的事情。這一次慈悲偉大的師尊讓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師尊就在我的身邊。是師尊看到我的心性符合標準了,利用這個女孩在鼓勵我呢,我的心裏暖暖的,怕心、顧慮心、面子心等都被去掉了很多。

有了這次突破之後,我堅信師尊就在我們身邊保護著,講起來就堂堂正正了。那天早上兩個小時勸退了九個人。從那以後,我講真相有了大的突破,見到陌生人不再有那麼多顧慮了,只要狀態好時都能搭上話,儘管有講得通、講不通的,我都不動心。只要我們心性到位了,一切師父都為我們鋪墊好了。

還有一次就是今年一月份我和另一個老同修出去看家具,在裏面給賣家具的店員、老闆都講了真相,有講通的也有講不通的。從家具市場出來往車站走的途中,見到路邊有很多等著拉貨的民工,我向一個民工打聽車站的地點,他耐心的給我說了,我想碰到就是緣份,這麼好的人應該聽到真相,就問你念書的時候入過團沒有,他說沒有。我說那肯定戴過紅領巾,他說紅領巾肯定戴過。我說現在人家都三退保平安呢,你聽說過吧,他表示聽過。我說那就退了吧,紅領巾是人血染的,不吉利。他一聽就躲開了不願意聽,我就問他旁邊的五六個民工,問他們是不是黨員,念書時入沒入過團隊,大夥都帶著譏笑的表情,三言兩語開起了玩笑。

被眾人嘲笑,我心裏有些慌,也有些急,擔心控制不了場面,畢竟第一次面對這麼多的人講真相。幸好有同修在身邊,要是平時一個人我肯定就放棄了。想到師尊在身邊,很快就穩定下來了。一個人問你們法輪功老勸人退黨幹嘛?我嚴肅的說,共產黨歷史上對中國人欠下的血債太多了,歷次運動中中國人死了有八千萬,還有八九年六四學潮學生被坦克壓死多少,還有最血腥的是迫害法輪功,竟然活摘器官;天安門自焚是栽贓陷害。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的親戚就是煉功煉好的。這麼好的功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唯獨共產黨不讓人煉;善惡有報,幹了這麼多壞事定會遭天譴的。我們念書的時候被迫入團入隊的時候都宣過誓,要為它犧牲一切,一切就包括自己的生命。如果不聲明退出,最後來大災難的時候就躲不過。我們不是改變你的信仰,不是拉攏你們參加甚麼組織,而是告訴你這個天機,而且這事可不是隨便開玩笑的。那人說了一句,那你們是學雷鋒呢。我說,這是人的善良本性,就好比你知道明天這棟樓要塌了,你肯定會通知樓裏的人趕快搬出來。他點頭稱是。

同修也在旁邊給其餘幾個人講。我說那你就退出來吧,他說不是黨員,我說總戴過紅領巾吧,紅領巾也得退。他說前幾天有人給他打過電話要他三退,怪不得我說起周永康、薄熙來遭報的事他很認同。我說,「看來你是一個好人,所以老天給你一次次機會,有的人一次電話都沒有接到過。那你就別猶豫了,退出吧。」他答應了,我問他貴姓,他說姓劉,問他真名有些顧慮。我故意激他「堂堂男子漢報個名字有啥害怕的。」他接我的話說「就是,沒啥害怕的」,就說出了真名。

我對旁邊一個人說把你的少先隊也退了吧(我問了沒有入過團),那人很痛快的同意了,我說你叫啥,他說叫陳平安,我還以為是化名,說你還挺會起名字的。剛才姓劉的那人說他就叫陳平安。看來這個人是真心退出了。

姓劉的那個民工退出後還招呼旁邊的人退出,說「你們沒見這兩個人都是菩薩心腸,為我們好」。有些人動心了,可還是有顧慮,一問貴姓就搪塞不說,很感人的是那個姓劉的學著我激他的話大聲說「一個大男人說個名字有啥怕的」,場面十分感人,和先前剛開始勸退嘲笑我們的氣氛完全不一樣了。

還有一個民工說既然是好事為甚麼不發到網上,我說網上有,可是共產黨封鎖了網絡,一般百姓看不到,就像唐山大地震,國家地震局早就測出來了就是給老百姓不說,所以才死了那麼多的人,他點頭稱是。我說給你起個化名退出吧?他說好。還有三四個不肯退出,我就拿出一份僅剩的《明慧週報》給了他們,幾個人跑過來搶著看。我說你們好好看看,希望下次再碰到勸退的,一定不要錯過哦。他們都答應了。

第一次聽到有人說我是菩薩心腸,我好感動,知道是師尊在鼓勵我們。由於自己的慈悲心不夠正念之場不夠強大,沒有全部退出,心裏還是很遺憾的。如果那天沒有同修的配合,沒有師尊的加持我那天可能一個人都勸不退。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這些神奇的事情告訴我們師父的法身時刻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只要我們心在法上,只要我們放下人的執著,一心救人,師尊肯定會幫我們的。寫出這些是希望對至今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起到鼓勵的作用,快出來救人吧,師尊就在我們身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