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到派出所等地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我於二零一三年二月份走進大法修煉,修煉使我重獲新生。得法前,我身患致命的白血病,工作單位無故把我辭退;修煉大法後不出三月,使我患了幾十年的前列腺炎、痔瘡等疾病消失,血液體檢也正常,白血病也好了。我要真心的感謝師父李洪志先生,好好修煉,多講真相

拘留所負責人:我們都很快被你轉化了

為感恩,我見人就講「法輪大法好」,無處不講真相。派出所知道了,先後兩次非法到我家綁架我並非法抄家,還多次威脅我家人,有不抓到我不罷休的意思。雖然脫險,回家仍是提心吊膽,時時怕抓。這段時間我當地兩位同修在外發放真相資料被綁架。我也是他們要被抓的對像,又沒任何人能幫得上忙,怎麼辦呢?我顧不上這些,隻身來到縣拘留所門前。

我不停的反覆背誦《洪吟二》〈怕啥〉,走進了裏面,禮貌的問了拘留所負責人,證明倆人都在那裏。一時我的正念出來了,滔滔不絕的講起了真相。一負責人聽後對我說:「請你出去一下,我們都很快被你轉化了。」我說:「我不存在轉化你們,只要你們知道法輪大法好,好人被冤枉就行。」

派出所:法輪功這麼好就在家裏煉

通過這件事使我明白,講真相只要念一正,就有師父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也就這麼容易。甚麼怕都不存在,全是假相。通過這次經驗與同修切磋,我們在外講真相,發資料危險重重,受邪黨謊言毒害的人還有很多、可能舉報,我建議去派出所上門講真相,同修也同意。

一天,我們三人去了派出所,與他們面對面的講了真相。這一舉動使派出所所有人都感到震撼。他們兩次抄家一直沒抓到我,這次他們不但沒抓我們,而且還說:「法輪功這麼好就在家裏煉,我們也不會管。」

公安局:你慈悲心還不夠,還要使勁學!

有了去派出所的經驗,我又與同修去縣公安局,與國保大隊幾位負責人講真相,也談的融洽。高興之餘,我就在樓上的過道上對著前面的廣場大聲的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一下驚動了所有公安辦事人員:「誰敢在這虎窩裏顯威風哪?暫時關他十天半月。」

國保警察、六一零人員都來了,而且我鄉副書記也來了,夠熱鬧的。因為人多,在一個會議室圍著一個橢圓形的台子坐了個圈,我坐在一合適位置,同修也在旁邊坐著。有人開始盤問,由我鄉書記記錄。我就將我修煉的全過程講了一通。他們聽的津津有味,沒一個插話的。

當時我怕他們聽不入耳,所以嗓門挺大。其中一人對我說:「你嗓門這麼大,夠嚇人的,你慈悲心還不夠,還要使勁學!還要使勁學!」

當時我一驚,這不是師父借他人之口在點悟我嗎?我說:「謝謝你的好意!我是要使勁了。」其中使我悟到:歡喜心使我險些被拘留,當我放下生死,一心要講真相救人時,危險馬上就沒有了,而且還變成了好事,使一屋子的人都聽了真相,沒一個反對的。

最後,國保、六一零等都陸續離去了,剩下的我鄉書記和我打招呼:「沒事了,你坐我車一同回家吧!」我說:「謝謝!我在縣城還要去上班呢。」

鄰縣警察:他們這裏不准你宣傳,就去我們那宣傳吧!

去年正月,在鄰縣與同修發放真相資料雙雙被拘留,我在房間、走廊的牆壁上多處深深的刻上了「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的幾個大字。拘留所所長見了,叫上我指著牆壁上的字說:「你說怎麼辦,刮膠灰都要花上幾千元。」我笑著對他說:「這好辦,你是所長能當家,這是佛法,過幾年就是文物,把他好好保存下來,你的功德還不小呢!」他無可奈何的沒說啥就走了,因為我跟他講了多次真相,他也應該明白真相了。

在鄰縣同修特別少,世人中毒也深,有一個村就出現兩次我和同修被綁架的事件。我一次走脫,一次被非法拘留十二天;而同修一個已被非法判刑三年,另一個被非法判刑兩年。為了更好的去鄰縣政府部門講真相,利用上訴的機會,多次將上訴信與判決書連同真相U盤送往各公、檢、法等部門,大多都接受了。一天腦海裏閃現師父講法,我想鄰縣的公檢法都多次跑遍了,現在問題是出在當地鄉村,就應該去當地鄉村講真相。那地方可以說蠻不講理,我先去當地派出所打聲招呼,因為那派出所我是常客,真相講的多了,材料也送的多,所以很隨便。我找到了當地派出所所長講明:「我今天要去當地講清真相,因他們不明真相,我們同修才受如此冤屈。」所長說:「你去,只要少給我們添麻煩就行。」

來到當地鄉村,沿路探聽我掌握的抓我們的那倆個人的住所,我與當地人說:「我就是今年初被村支書、村治保主任所抓的法輪功當事人。」一路講真相,到村支書家後,只有一位九十多歲的老人在家,身體很好,我說明來意,他很同情,而且還要我幫他退出加入了幾十年的邪黨。

後來來了好多個鄰居,以為我是來報復的,還電話通知了村支書,都勸我說:「他家老爺子這把年紀了不管事,不關他的事,他兒子在村部開會,你可去找他兒子。」同時還給了聯繫電話,我說:「今天我來的目地不是找誰的麻煩,我是要告訴你們我們學法輪功的都是按‘真、善、忍’做個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對誰也沒有仇恨,因為你們都是受矇蔽的……」

聽明真相後,當即就有三個退黨,一個退團。同時他們催我快去村部,中午他們就不在了。當我趕到村部,他們都走了。我又沿路到我被抓的現場,一中年男子聽完真相後對我說:「你有用得著我幫忙的地方儘管說,簽名我第一個簽。」

下午電話聯繫了村支書,叫我三點準時在村部等他。三點後,村部陸陸續續來了幾個人,見到村支書後,給了他上訴的材料說:「我上午到了你家,只你父親在家,我了解到你父親,八個兒子,還有幾個女兒,現在九十多歲了,他回想自己一生從未做個虧心事,心裏很踏實,也覺得很幸福。」隨後我又讚揚了他一番,消除了他對我的敵意,我指著判決書說:「書記您看,我們那天只是發了幾本資料,上面就判我們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你證明看我們破壞了哪條法律實施。信仰自由,我們也沒強迫誰來煉法輪功吧!更沒有騙人家錢財吧!我們一直就是勸人行善積德做個好人,這也算犯罪呀,我被拘留十二天,而同伴關到如今還要判她兩年刑,你說冤枉不冤枉呀!?而且我們對你們也沒有一點怨恨,更不存在報復,告訴你們常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能逢凶化吉。這還不好嗎?」

其中一人也就是抓我們的那個人,我了解到他就是某治安主任,只見他兇巴巴的:「你好大膽,還敢到我村部宣傳,馬上就要關起你。」連我一句解釋的話也不聽就報了警。一會,來了一車警察四五個,我滿臉笑容的迎上去:「都是老熟人了,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一警察說,某某某你又在這發資料宣傳呀!我說:「資料就是上次送給你們的一樣,我今天是來消除上次誤會的,上午我還與你們所長打了招呼。」那個治保主任連忙誣告:「他上午在我村到處宣傳,現在還宣傳到我們村部來了,那摩托車就是他的,裏面還有資料。」

村支書出來打圓場:「算了,算了,他也沒發其它資料,我就討這個保,還不快走,你要宣傳就到你們當地去宣傳。」一警察說:「他們這裏不准你宣傳,就去我們那宣傳吧!還不快走。」我說:「謝謝!」

警察開車走人,我追著他們的車喊:「你們一定要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你們三退不方便就自己對天表態,真心退出邪黨的組織就可以了。」只聽到車裏傳來了笑聲。

臨時工停職留薪

我女兒在某區公安局當臨時工,過完年上班才幾天就給我打電話:「爸爸!今天省六一零、國安、國保來人找我談話,問我為甚麼訴江,還要開除我工作,你說怎麼辦?」

我說:不要怕,你沒犯罪,你是按國家政策有案必立,行使自己的權利,而犯罪的正是他們。開除工作更不要擔心,說實話,一名大學生每月一千五六百元的工資我還沒放眼裏。我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女兒說:「我也不稀罕」。

五個多月後, 我去省城辦事,在女兒那吃中飯,我問她甚麼時候上班。她說:「為訴江的事開除了」。當時我一驚:「這麼長時間我怎麼沒聽你說呢?」她說:「自六一零與我談話後,單位領導好像背了個包袱,其他同事也不理解,都側眼相看,為縮小影響,單位領導對我說:‘你現在就別來上班了,工資不會少你的,而且你也別住在單位,房租單位補助。’所以從那天起,我就在外租房住,同時我還打了個加薪報告也批了,現在每月兩千多元按時到賬。」因我女兒是常人,我也就沒多說甚麼。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