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 面對面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我從小性格內向敏感,極不自信,特別愛面子,不善言辭。通過學法認識到這是舊勢力的安排,師父說:「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1]

我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於是我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反覆背誦:「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2]

從去年冬天開始突破自我,面對面講真相,下面把這段經歷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我是小學語文教師,二零一五年下半年開始兼任思想品德課。我發現思想品德課本上有誹謗大法的所謂「天安門自焚」,上面是小女孩劉思影接受殃視記者的採訪圖片,下面還有文字說明,胡說甚麼:「××功是邪教,欠下了累累血債」(其實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我終於明白了為甚麼讓我教思想品德課,是師父讓我救這幾十個孩子的命啊!

於是發正念解體阻礙眾生的得救的另外空間的共產邪靈和黑手爛鬼,我對學生說:「同學們,不要相信課本上的,發生在二零零一年一月天安門自焚是造假宣傳,是中共江澤民集團為栽贓法輪功而自編自導自演的醜劇,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發表聲明:整個事件中共政府一手導演的。這個聲明已經被聯合國備案。十四年了,課本還這樣欺騙你們,毒害你們,共產黨真是太邪惡了。法輪功是佛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受到全世界人們的歡迎,以後你們有機會出國就會看到。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教人自覺做好人。自古迫害佛法的人都遭了惡報,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當時製造自焚假新聞的中央電視台副台長李東生已被判刑15年徒刑投進監獄;自焚假案主要製片人陳虻得胃癌死亡,央視新聞主播羅京播報大量污衊法輪功的假新聞也得喉癌死亡。」

我拿出真相小冊子,講自焚錄像中的種種破綻。後來,我又從明慧網下載了真相紀錄片《偽火》用多媒體放給學生們看,學生們看的非常認真,看得出,他們真正明白了真相,接著講了「三退」保平安,讓學生們舉手表決,全班五十多名學生都退出了少先隊組織。

我校是雙軌制,我班孩子明白真相得救了,那另一個班的孩子也得救啊。我先給教對子班的老師講了自焚真相,那位老師說:「共產黨真不是東西,我不給學生講這堂課了,讓他們自學吧。」後來我想,這幫孩子看了書就受了邪黨毒害了,他們也是與我有緣的眾生,我得想法救他們。

怎麼救呢?眼看學期末了,我心裏著急,就求師父。過了兩天,那個班老師有事要請一節課假,班裏沒老師上課,我就自告奮勇替她上課。謝謝師父給我的安排。

一上課我就說:「同學們,現在社會上假貨遍地,假煙、假酒、假雞蛋,你們知道嗎,就連我們上課用的課本都摻假?」學生們大眼瞪小眼:「老師,我們的書還有假?在哪兒呢?」我請他們打開品德課本,翻開自焚內容,講了起來。教室裏非常安靜,這節課沒講三退,但學生們通過自焚偽案明白了共產黨的邪惡,法輪功是受冤枉的,為以後退出邪惡組織做了鋪墊。

我看了這套人教版教材,是二零零二年出版的,用到現在已經十幾年了,我從網上查找了主編和負責編審人員的地址,一一給他們郵寄了真相信。在查看我市歷年來考試卷時發現有污衊大法的內容,市教育局教研室的人也是要救的人,於是我想法查到出題老師的電話號碼,給了學法小組裏手機講真相的同修,同時寫信告訴他們法輪功真相,奉勸他們善待大法,必有善報,跟著江氏流氓謗佛謗法,必遭天譴。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郭伯雄的下場就是典型例子。他們明真相後,後來期末考試試卷沒有出現類似內容。

小學生思想單純,易於接受真相。平時上班較忙,沒有專門講真相時間,我就在上下班路上專門對小學生講真相。我們這個小城鎮共有十來所小學,學校之間距離不遠,我每天上班提前出門,下班後趕緊離校,到附近學生上學必經之路,因有不少孩子自己步行上下學,沒有家長陪同,接受真相容易。

一般先送給孩子一張精美的書籤,上面印著「法輪大法好」,告訴他們好孩子要愛護書籍,不折角撕頁。接到書籤孩子會說謝謝阿姨。然後讓孩子念念上面的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佛法,洪傳全世界,誠信佛法神佛就會保祐你。常念這九個字,身體會越來越健康,學習成績會越來越好。然後問戴過紅領巾沒有,大部份都戴過,我就講:孩子,你知道少先隊是甚麼組織嗎?它是共產黨的附屬組織,你看電視上被抓的那些大貪官,都是共產黨員,共產黨不是為人民服務,而是為了人民幣服務,把老百姓的錢都裝進自己的腰包。共產黨是一個貪污腐敗的組織,將來要遭惡報的。我們加入少先隊的時候舉著拳頭向它發過誓,為它奉獻自己的生命,這是一個毒誓,以後它遭惡報會受牽連。那怎麼辦呢?從心裏退出它來就能保平安。孩子,不用跟老師、跟家長、跟組織說,神佛看人心,你心裏一想要退出就管用。你叫甚麼名字,阿姨幫你退了。小孩子非常單純,他們大都告訴你真名。如果對方有些猶豫,我就問姓甚麼,給起個好聽的化名。半年多來,給小學生講真相效果很好,凡是講過的不退隊的很少。

由於職業原因,與小孩子溝通很順利,所以就願意給小孩講。對大人講心裏沒底氣,怕人不相信,怕說難聽的,有半年的時間一直為不能有所突破而苦惱。仔細查找原因,發現自己信師信法不夠,愛面子心很強,就發正念解體。

今年暑假,我參加了大組學法,增加了學法時間。每天下午學法、發正念,上午出去講真相,大組內有個同修講真相正念足,對著多少人都講的很好,每天三退、訴江人數記下一長溜。我向她請教經驗後,也開始嘗試向各階層、不同身份的人面對面發資料、勸「三退」、為訴江狀徵簽,每天在街道、公園、廣場講真相勸退,由一天勸退一個,到幾個、到十來個,從不敢開口到後來見人就願意講。我終於突破了自我,敢於面對面講真相了。

近期我地同修在做真相展板,於是和同修配合晚上出去貼展板,遇到有人詢問就講真相,過程中真切感受到師父的慈悲看護和加持。有好幾次我們正粘貼時遠處來了汽車,車燈雪亮雪亮的對著我們,可沒開到我們跟前就拐到別處去了。

上個月,同修送來了一台舊的打印機,教我打印技術,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我也能自己做資料了。這些都是我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現在我覺的自己在修煉的路上像飛起來一樣,師父真是把我拔起來再往前送,「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一切都是師父在幫著做。

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