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面對面講真相的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十多年來,我針對不同的情況,採用不同的方式,智慧的做著救度眾生的事。下面交流一下我在面對面講真相中的做法,與同修們共同切磋,不符合法理的地方,懇請慈悲指正。

一、善抓有利時機

講真相,救眾生,機緣隨時隨處都是,但如果把握不準,就會稍縱即逝,就會失去機會,造成永久的遺憾。但如果能抓住有利時機,不但講真相的人次多,而且效果好。

我常常利用特殊的時機、特殊的場合講真相自覺效果較好。比如在我們這裏,皇曆三月初三就是有大好時機的一天。因為這一天,家家戶戶都要出去採地蘿蔔菜煮雞蛋吃,說是可以固齒。並且陽春三月,春光明媚,人們心情舒暢,抓住當天這個時機講真相可能效果會很好,事情果然如此。這一天,我出門比較早,往山間走去。一路上,我碰到的人基本都是一個、兩個的走,三個以上成群結伴的很少,這種情況很利於講真相。我一路走一路講,沒有不接受真相的。

我來到山上也採地蘿蔔菜的,東瞧瞧西望望,可一棵菜也沒採著。這時,一個老年婦女朝我走來說,你是城裏人吧,不認得地蘿蔔菜是嗎?不用尋了,也不好找,我給你一把吧,邊說邊把一大半地蘿蔔菜塞到我手裏,我邊感謝邊抓緊時間講真相,她愉快的接受了,連忙說:「今天我遇到真正的好人了,遇到活菩薩了。」

快到中午了,我抱著地蘿蔔菜往回趕,剛走出幾十米遠,迎面碰到一位騎著摩托車趕路的中年女性,她突然在我的前面停住問:「你的地蘿蔔菜在哪裏採的?」我說就在不遠的山上,很多人都在那兒採,現在恐怕都採光了。她聽我這麼說,有點心急的樣子。我立即對她說:「快到中午了,不用去採了,我給一半吧。」我邊拿菜邊給她講真相。她明白了真相後高興的說:「我是個黨員幹部,我要退出邪黨組織。」我給她記好名字後繼續往回趕路,不一會又迎面走來兩名女青年。她們看見我手裏的地蘿蔔菜,才陡然想起今天是夏曆三月初三,忘記去採地蘿蔔菜了。她們看了看我,想說甚麼又沒有開口,我立即說:「你們也想採地蘿蔔茶煮雞蛋吃是嗎?不用採了,我這點給你們吧,我家裏還有人在採呢。」我把地蘿蔔菜送給她們,趁機給她們講了真相。她們明白真相後帶著感激之心也做了「三退。」

二、善抓巧妙機遇

有利的機會和環境常常會產生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巧妙的機遇,不可錯失。

一次,我到一個小攤去理髮,藉機給正在理髮的老人嘮家常,交談中,得知這位老人是退休多年的黨員幹部。他有五個子女,都是幹部,都是邪黨黨員。他住在市裏,今天是頭一次特意花二十多元的車費到這個理髮攤來理髮。我好奇的問:「老人家,這個攤位理髮只需五元錢就夠了,可你來時的車費要二十幾元,回去要二十幾元,再加上吃頓飯少則十元,一共要花五十元左右划算嗎?」他笑著回答我:「沒甚麼划不來,這位理髮師傅是我同鄉,他發理的好,我一是來理髮,二是來看看我的同鄉,我今天就是有一種要來的感覺,所以就來了。當然我也不會經常來。」

我倆話語投機,他滔滔不絕的講自己的身世,講工作政績,講兒女如何爭氣等。於是我就藉機給他講甚麼是法輪功,講中共邪黨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講天安門自焚真相。講《九評》、「三退」、「天滅中共」等等。他邊聽邊問,很快就明白了真相,表明要三退。

三、善用自身條件

我原來是一名國家公務員,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工作被開除,工資被扣押,生活無來源。通常來講,這對我是件不好的事。但是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1]「特別是在迫害以後這些年,你們所做的這些證實法的事中,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2]我反覆誦讀著師父的法,突然間,我心裏豁然開朗。是啊,他們開除我工作,不給我工資,我就借要回工作去層層給他們講真相。

於是我就從解決基本生活問題入手,借要求政府領導和職能部門恢復我的工作為由,向他們講真相。經過一段時間的學法,在有了思想準備和擬好滲透著真相的報告之後,一天下午,在機關正式上班之前,我來到了政府大樓。樓道裏一股股陰冷又帶邪氣的邪靈向我襲來,我頓時感到耳邊響起師父講的法「你碰到的、接觸到的都是你這範圍中的因素。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3]我立即立掌念「滅」,馬上覺得自身高大起來,就甚麼感覺都沒有了。

我首先找到當地政協主席的辦公室,見他正要起來,我輕聲說:「中午好!」隨即將一份報告送到他手中,並自我介紹起來。政協主席接過報告,仔細看完內容,對真相有了一定成度的明白後對我說:「你的情況我清楚。當時,常委開會研究對你的處分意見時,我也在場。沒辦法,我對你表示同情,不能為你做點甚麼。當然,如果以後有機會研究關於你的問題時,我會有我的看法。」

我從政協主席辦公室出來,又到副縣長辦公室。副縣長正在看報。我說明來意後,迅速將一份報告遞給他。他邊看我的報告邊喝水,當他看到「天安門自焚」一段文字時,就不往下看了,臉色一沉,將報告往桌子上一摔,板著面孔說:「你看看你們法輪功在街上發的那些傳單,看看你們在柱子上貼的那些標語,滿城都有,像甚麼話!你還敢到政府找我們!我不找你們也就是給你們最大的面子了!」我還想解釋點甚麼,他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從副縣長的辦公室出來再想去找其他的領導,這時開會的鈴聲響了,值班室裏有了好幾個值班的人,其中一人一眼就認出了我,立即叫了起來:「法輪功!法輪功!快把他抓起來!」頓時一絲緊張的感覺掠過我心頭,但我馬上又恢復了平靜,我微笑著平和的說:「不錯,我就是因為被迫害沒飯吃才來找領導的。你要抓我幹甚麼?我這麼大把年紀了,生活無依靠,正好到你家要碗飯吃,我跟你走吧!」這人聽我這麼一說,想轉身溜走,我揪著他不放。另一個值班的立即過來圓場:「老人家,今天下午領導們要開會,都很忙,沒有誰會接待你。你有甚麼事要找領導,就寫個報告投到辦公室個人的信格裏就行了。」我覺得有道理。於是我立即返回家中將原準備好的二百多份真相報告迅速投進了所有人員的信格裏。我真誠的希望他們都能看,都能明真相。

有一個事實使我感到高興,一位副書記看完報告後批示將此報告交由政法委處理。政法委又下轉到我原來的工作單位。原單位的領導親自到我家裏向我和妻子說明情況。這說明他們看完了我的真相材料,並且明白了真相。

四、善於知難而進

誰都知道,給政府機關人員講真相比較難,而給「六一零」、政法委人員講真相更難。因為「六一零」、政法委是江澤民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專門工具。他們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

但是師父對每個生命都慈悲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就要圓容師父所要的。基於這一點,我不畏難,不怕難,知難而進,勇往直前。

有天下午,我有備來到了縣「六一零」辦公室。一女性人員見到我立即緊張起來,連忙說:「你不要走,不要走,到辦公室裏休息。我馬上打電話給領導!」她打完電話後,又一會找文件,一會又找錄像片,忙的滿頭大汗。她忙了一會,錄像片沒找著,就又打開電腦搜尋。但電腦儲存的錄像全是從新剪接、刪改了的。

我說:「這都是以後偽制的,不要騙我了,你不用忙了,先坐下來看看揭露天安門自焚案的真相片吧。」這時,辦公室的全部人員都來了,他們個個神情嚴肅,如臨大敵。我首先說:「我今天來有兩個目地,第一,要澄清天安門自焚是偽造的,是構陷法輪功;第二,我傳播天安門自焚真相資料沒有違背憲法精神,你們把我判刑,開除公職是非法的,要求你們向相關部門、相關領導反映,儘快恢復我的公職,恢復我的工資。」我邊說邊將「報告」遞給他們。他們只是看,不作聲。等了一會兒,「六一零」主任說:「是這樣吧,你還有甚麼要說的,今天下午就讓你把話全部說完,你甚麼都可以說,我們不會對你怎麼樣。畢竟你是到辦公室找我們的,說明你還相信我們,還有共同語言存在。」

於是我便趁機詳細講述法輪功是甚麼、我和妻子為甚麼那麼堅定修煉法輪功、講「天安門自焚」的真實情況、講為甚麼要傳《九評》、講江澤民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等,他們邊聽還提出了許多問題,我一一做了回答。時間持續了近兩個小時。快下班了,「六一零」主任說:「今天是不是就交談到這裏,你還有甚麼要求。」我說:「我還要找政法委領導。」旁邊一人說:「政法委書記就在這裏。」原來這個「六一零」主任已升為縣政法委書記了。他說:「我們歡迎你來,聽通知吧。」

三天後一個下午,我接到通知來到了政法委辦公室。辦公室裏來了很多人,據政法委書記說,參加會議的有政法委、「六一零」的全體人員,還有縣政府相關單位的代表。會議的形式是由我發言,與會人員提問,我作答。我就又給他們講了一遍真相,他們聽的是認真的,還作了記錄。他們的提問都是現實的,沒有惡意。根據他們的要求,我還當場演示了五套功法,有幾個人用手機錄了相。我發言完了後,與會人員都談了各自的看法,基本都是「同情」、「理解」之類的話。臨走時,我對他們說:「明白真相是福!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他們都笑了。

師父說:「不管怎麼樣吧,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我就是想告訴大家,你們得知道你們的責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兒戲的。這件事情已經到最後了,我都急的不行,你們卻沒當回事,可是,最後連哭都來不及啊。」[4]

我想,師父留給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時間可能不多了,但不管後面的時間還有多少、路途有多崎嶇,我都會抓緊時間爭分奪秒的繼續做好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學好法,修好自己,紮紮實實的完成好自己的使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