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街串巷講真相 不挑選 多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自從師父《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刊登後,我們學法小組同修通過學法,都認識到我們應該整體昇華,都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多救人。

當時有兩個同修做手機,主動提出讓常年堅持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帶一帶,先配合著講。那天上午學完法後,我們五個同修就一起出去講真相,當天就講退了三十七人,我們知道是師父加持鼓勵我們。大家一起配合講了五週,退了六百多人。

師父講:「我覺的呢,你們的景點呀,不是以退黨、退隊,以‘三退’本身作為目地的,你們記住了,是以講真相救人為目地的!(熱烈鼓掌)你覺的那個人有救了,那才行。」[1]

我們悟到:講真相主要是講法輪功真相,真相講到位,然後三退。退不退都得給你講明白,可能現在你在考慮,等以後有人再給你講真相時你再退也行。救人不能湊數,得讓他真明白。

走街串巷講真相

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一般是上午集體學法,下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三、兩個人一小組,有人發正念,有人講,互相配合講真相救人,效果很好。

我們大街小巷走商鋪,進了商鋪先搭話,問問買賣怎樣啊?如今生意不好做啊?有時也買東西,然後進入正題。我會問:「聽沒聽說過法輪功?」一般都會回答:「聽說過。」「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啊?保命的事啊?」「你退沒退啊?」有人講不是黨員,我就問他:「你入沒入過團?戴沒戴過紅領巾?」很多人都會說:「早就不是了。」我就給他們講為甚麼要三退,人聽明白了,也就同意辦理退了。

也有人講:「我退了。」我會問:「誰幫你退的?」對方說:「你們給退的。」我說:「那行,我們做的都是同一件事情。」也有人講退了是指邪黨組織內超齡退出,我就會告訴他們,組織內退那不算數,要給他講真相,明白真相就順利三退了。這一點也要提醒同修,有的一聽對方說「退了」就過去了,結果她沒有真退。

我會告訴對方:「你別反對法輪功。」多數人說:「不反對,反對那個幹甚麼啊?」也有人說:「你看那人都燒死了。」我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假的,那些人都不是法輪功,是中共自編自導的偽案來造謠陷害法輪功,挑起不了解情況的老百姓的仇恨。

我還告訴他們:「那些人其實也都是受害者,都被害死或滅口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提升道德,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師父叫我們講真相就是救人。謊言欺騙可把人害得對佛法犯下大罪,福份都沒了,您呀,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得福報。」

我進一步會問:「有沒有人給你做三退?咱不能把自個的思想和生命交給兩個外國人馬、列,那還是炎黃子孫嗎?加入它的組織,宣誓為它奮鬥終身,就是賣身契約,在身上留有它的獸印。大災大難你都躲不過去的,你得為共產黨欠下的血債買單。咱們緣份到了我幫你退出來,你從心裏退出來,那一切就與咱沒有關係了。你叫甚麼名啊?」這樣,一般人都是用真名三退了。通過講真相,人從內心明白了,自然很高興就退出來了。

有人問:「那國家為甚麼不讓你們煉呢?」我說:「你問的好,我們都是好人,你去過國外嗎,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煉的,哪個國家也不反對,只有中共江澤民迫害。退吧,順應天意,將來災禍來了,好留下。」就這樣基本都做了三退。

給老人講真相

看到道邊坐著的歲數大的老人也得講,先湊過去問候:「大叔啊,涼快呢?」有的耳朵背,就得對著耳朵大聲說:「身體挺好啊?多大歲數了?」對方告訴我八、九十歲了。我告訴他:「你這高壽啊,積德來的,做好事積德。大爺啊,咱見面就是緣份,我告訴一件事,你聽說過法輪功沒有?法輪功是佛法,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多數人都會說:「好、好!」也有的人不回答的,悶在那裏,但隨著給他講真相,慢慢就好了。也有人被不好東西控制著發脾氣的,我們就一邊講一邊發正念,慈悲嘛,咱就是給他講,最後也認同了。

一次,我遇到過兩個街道辦事處的老太太在外面坐著,一搭話,趕緊拿墊讓你坐下,嘮幾句家常,了解到她的老伴已經去世,她說:「只給我花五十元錢,沒有遭著罪。」她告訴我說她在街道辦事處上班,我說:「那一定是黨員了?」她說:「那是。」我說:「我告訴你,聽說過三退保命嗎?」「那沒聽說過。」「法輪功聽說過嗎?」「聽說過,不太了解。」「我告訴你吧,法輪功就是佛法。就是讓人修心向善的。」「我也修佛。我這一輩子就做好事不幹壞事。」「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真善忍多好啊。」「那是。」「你別反對,你入過黨,咱從心裏脫離了,將來來災難能保命。」「啊!啊!」「你別啊呀,你真的退出來啊,將來真有災難就能保平安了。」街道辦事處的人和一般的人還不一樣,受邪黨的毒害比較深,一定得給她講明白,「我們都是好人哪,世界上有好多人在煉法輪功,你說當初那時九幾年你也趕上了,那時有多少人在煉法輪功啊,一煉病就好,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她點頭說:「那時滿街都是啊。後來就不煉了。」「那不就迫害了嗎?江澤民就不讓煉了,他妒嫉呀,他一看煉的人多了,好人多了他受不了,找各種理由迫害法輪功,嫁禍法輪功,讓老百姓恨我們,是不是?」最後她終於明白了:「一看你們就不是壞人,一看你們都善。」

還遇到一位老太太,八十八歲了。我說:「阿姨,你身體這麼好?」「沒啥病,一生也不吃甚麼肉啥的。我老伴九十二,身體也好。」「幾個孩子?」「六個姑娘一個兒。你說我怪不怪,一輩子不來例假,我就能生孩子。大夫也沒法給我定預產期,我覺的肚子不得勁就上醫院,就生了。別人來到跟前,我讓他離我遠點,我嫌他腥。」我告訴她:「大娘啊,你看你不修也在道中。這麼好這都是積德來的。」「我不幹壞事,我老頭也是。」「你別反對法輪功。法輪功是佛法啊。」「不反對。」「你入過團隊嗎?」「沒入過。」「那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身體就更好了。」「好、好,謝謝!」

以前我們乘車有座位也不坐,後來我們想這也不對,有座咱就坐唄,來人咱就給他讓座,便於救人。一次在上車,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上車了,我把座位讓給了他。我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他說:「我就想找你們法輪功。」「為甚麼呢?」「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我說:「有你這句話就行了,你都了解過真相。」他說:「有資料嗎?」向我要真相資料,很急切:「共產黨怎麼還沒滅呢,明天就滅,太壞了。」我告訴他:「別急,天滅中共那是必然!現在不是救人嗎?有不少人還沒得救呢,現在結束那些人就救不了了,那不就完了嗎?」「那是。」他拿到真相就要看,特別急切,這樣眾生也有,也就是先期明白真相了。

給青年人講真相

有很多大學生勤工儉學在校外,發單的、做小買賣的、打工的,遇到了都要講。給二十歲左右的人講的最多,我們把這些人稱作孩子們。一走一過,有時一看就是有緣人,心裏就想救。「孩子瞅你這麼好,多大了?工作幾年了,挺好啊?」「挺好!」「阿姨告訴你,聽說過法輪功嗎?」「聽說過。我最擁護法輪功師父了,法輪功師父是大好人!」講真相過程中發現,眾生一旦明白,馬上明確表態,不像以前還說要考慮考慮,含糊其辭的。正法已經到最後了嘛。

一次遇到兩個孩子買月餅,小對像,樂呵呵的特別善良,我心生一念,我得過去。「孩子這麼好呢,大老遠阿姨就想過來。阿姨告訴你一件事,咱們有緣份哪,阿姨不是壞人,(兩個人有一個不行會影響另一個人)家是哪兒的?」「你倆不上這來,今天不在這碰面,可能這輩子阿姨都見不到你的。你說多有緣份,阿姨就想救你們,你們聽說過法輪功嗎?」「聽說過。」「聽說過,但有沒有人跟你們說退黨退團退隊保命啊?」「那沒有。」「你們在學校也是受侷限,可能接觸不多,這次阿姨和你們有緣份告訴你們、救你們:是不是黨員吶。」「還沒入呢。」「別入了,咱不入了,現在全世界、全中國人都在往出退呢,這個黨太邪惡了,它是害人的,太腐敗了,咱不入了,趕緊把入過的團隊也得脫離了,將來能保住命,將來有大的災難,離這個惡黨遠遠的,棄惡向善,將來咱就平平安安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啊!」「對,阿姨跟你說的都是真的。你倆都叫啥?」他倆都用真名退了出來。我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著甚麼事都念,在危難的時候也念,學習也念、遇到難事也念,也好使。」孩子們高興的退了。

給面對面走來的人講真相

一走一過,有人瞅我笑,我也不放過這機緣,問:「你認識我呀?」「不認識,你長得是善面,一瞅就知道是好人。」「你說的對了,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你也善呢,咱有緣份,機會難得呀,我也得和你說一說,大姐告訴你,聽說過法輪功嗎?」「聽說過。」「你別反對呀,一走一過就是緣份,沒有人跟你說過退團退隊的事嗎?」「那沒有。」「那咱們緣份到了,退出來吧。」「好!」幾句話就退出來了。

問路的也是,平時我還真不記路,那天有人來問,同修告訴了,我忽然發現不對,我詳細的指給了他,我問他:「從哪兒來的?你看咱多大緣份啊,這老遠來的,我是本市的,你看多少機會湊到一起才能有這個緣份,你看我快點告訴你吧,姐妹,別反對法輪功,我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們都是好人。就比你多個信仰,真、善、忍多好啊?」「那好!」「聽說過嗎?」「聽說過,我還是黨員呢。」「退出來吧?」「好,我相信你。」就這麼簡單,眾生聽明白了就退,就幾句話,一分鐘都沒到,你說這不就是有緣的嗎?

不挑選 多救人

開始面對面講真相時我們有分別心,看人的面相、外表,這個人不好救,不能救就不跟他說。現在只要能遇到、碰到的、接觸上的都告訴他真相,就真心的想救他。

面對面講真相其實沒有甚麼難的,由張不開嘴到如意的去講有一個昇華與提高的過程。都想多救人,這是出發點,學好法,放下人心,越講越好,師父給我們智慧。也真就是都安排好了,只要我們自己能穩住心,堂堂正正的用善念、慈悲對待生命去講,就能打動人,清除那些阻擋人聽真相的不好的因素,就能順利幫人三退,正念的場發揮著作用。我們做全宇宙最正的事,當然要堂堂正正,發好正念,醞釀醞釀,只要能開口,就行!有時講真相也不能太軟弱了,你得讓他明白。有的人表面很囂張,你不要懼怕,就針對他的問題講出真相,眼看著他就蔫下去。

舉個例子,我們進了一個商號,看到一個人坐在櫃台後面,相貌很醜。她給人家賣貴重滋補品。我問她:「你多大了?」她告訴我三十多歲,但看上去有五十多歲。我問她:「在給自己賣呀?」她說是給人家打工,說完就把頭低下了,也不願搭話。我告訴她:「見面就是緣份,我在到那邊看到你邊這店牌就想進來,跟你有緣,就想救你。阿姨想告訴你一件事:你別反對法輪功。」就在我給她講真相的過程中,就看她由愁眉苦臉的臉一點一點的笑了,最後笑得滿臉像菊花一樣,眼睛笑成了一道縫,連聲說:「謝謝!」就像苦等無望的生命終於獲救了一樣,就有那種感覺。再看她一點都不醜了,給她真相資料,她拿起來就看,判若兩人。我感慨的說:「你得救了,你真的得救了,大法救了你!」

有時也遇到公安的、司法的,開始挺兇的,說:「你們反黨。」明白了就告訴我們:「你們注意啊,注意點安全。你們都是好人!」就是這樣堂堂正正的講,一正壓百邪。

也有不退的,我們沒給退成也要留下好的印象,慈悲嘛,我會告訴她:「你可要好好想一想,再有人對你講時,可千萬不要錯過。」

在救人的過程中提高

救人的過程就是實修的過程。有一次,我們三位同修一起出去,講著講著遇到了一位有基督信仰的人,由於她聽信了邪黨的謊言,態度惡劣,攻擊法輪功,說如何如何,我耐心的講了半天她沒有退出來。這時,我發現那倆位發正念的同修走了,我心有些不順,從裏面出來問同修:「你倆幹啥去了?」她們說:「你還給她講,她信基督教。」我說:「她問我,我不得給她講、跟她說明白嗎?」這時有了疙瘩,心裏不舒服。

我們繼續往前走,看到前面有三位大學生,我就跟上去了,兩位同修在後面發正念。三個學生還真是有緣人,聽完之後都三退了,而且用的是真名。我回過頭往後一看,倆位同修離我很遠,沒人幫我記名字,三個人名我忘了兩個。我心裏不高興啊,怨心就上來了:「你倆幹啥去了,離得那麼老遠,你不知道我記不住名字嗎?」一同修說:「我說過去,她說不過去。」我搶白她們:「不過去怎麼配合?」當時也覺的自己不對,但說話帶著衝勁,人家說往這邊走,我說往這邊走幹甚麼?出現了矛盾。她們不聽我的,這就嗆了我的氣管,心情不好,接下來一路就沒得救人,講真相受阻。

我察覺到我們都不對勁了,我說:「今天這事咱們沒配合好,叫邪惡鑽了空子,該救的人沒救,這不行。該咋做咋做,先放下,不能因為這個矛盾影響救人,先放下。」放下了,上車後我們又主動講真相,幫人做三退。

回家後,學完法,我琢磨白天發生的矛盾,看到了自己的執著:怨恨心,妒嫉心,那背後有證實自我的那顆心,還很強,我得放下。第二天,同修說自己做得不對。我說:「回來後我也想了,找到了執著,放下了,這件事就過去了,大家該怎麼辦還怎麼辦,得在法上修,不能讓舊勢力鑽空子是不是?」第二天就好了。

我們這個小組一出現問題馬上就找自己,認識到了就去掉,這不就是修心嗎?只要向內找,放下了,就提高了,過後跟甚麼事沒發生似的。以前遇到矛盾是大家都不說,現在是都能說出來,然後找自己,提高的很快。

小組中有一個年輕的同修,過去沒有面對面講過真相,剛和我們一起出去講真相時性子急。有時我們一起出去不在狀態上,三退的人就少,年輕同修抱怨:「救得少,半天救不了一個,不如回去學法去。」我對她說:「不能這樣,有時退不下來或者講得不順利心情不好,更應該互相鼓勵。遇到了咱也講了,有時不退也有兩方面原因,我們就是配合好,不能說不救了。」慢慢就好了。

還有這種情況,有時明明該講的就不想去講。一次我們是兩個人出去講真相,走了一上午,結果一個人也沒有救下來,講一個不行,講一個不行,怪了。我說:「是咱倆的心不對了!啥心呢?是不是前一天我們救的人多了,起了歡喜心?這不行,得去掉它,面對每一個眾生都得認真去講,你覺的好救不一定講得通。有時覺的那個人不好救,結果幾句話就講退了。就是被自己的觀念擋著。」現在我們每天出去就抱著一念:就是讓他明白真相,讓他能得救。救人就得發自真心,以前為了湊數啊,今天救了十八個人,還有兩個就二十人了,這倆個還真就講不下來。

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有一天,迎面來一個人,我打出一念要救他,就以沒戴錶問個時間搭話,一瞅自己真沒戴錶。同修發正念,我走過去,搭上話就給他講真相。這個男孩挺固執,我說;「孩子,你想想,我家孩子都比你大,阿姨能騙你嗎,騙財騙色沒有騙平安的,孩子出家在外,家離這麼遠,平安就是福,阿姨就是給你送福來了,你平平安安多掙點錢,心理健健康康的是不是好事兒,阿姨就為你好,啥也不圖。」最後他同意三退了。我回來到同修那兒,一低頭,很驚詫,自己手腕上戴著表呢。

就是說,只要我們做的正,師父的法身都會幫我們。真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