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講真相 實實在在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我面對面講真相已十年了,回首走過的路,一步步無不滲透著師尊法理的點悟。從不成熟到成熟,自己的體悟也很多。寫出面對面講真相的一些體會,向偉大的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在長期迫害的壓力下,要想走出來向世人講真相,對我這個不善言談的人,過的第一關就是去怕心。開始我都是跟一些年歲大的、賣菜的,看起來好接觸的人講。而後發展向一些年輕人講,拿著破網軟件詢問對方有沒有電腦,也就搭上話了,可我從來都沒想過會遇到甚麼公、檢、法人員。

一次,我走到檢察院附近,看見一個年輕人,就送給他一張光盤,沒想到他一伸手就把我的包拽住了,問我還有甚麼東西?他表示自己就在這兒上班,讓我進去嘮嘮。當時我正要去小組學法,時間很緊,這突如其來的一瞬真把我嚇住了。我不知怎樣回答他,一伸手把他舉起的光盤搶了過來,對他說:「你不要就算了,我給別人,我不能跟你進去,我還要去醫院看病人。」他一愣,我趁機走掉了,邊快步走邊回頭看是否被跟蹤。

到小組學法,很長時間都靜不下心來,明慧網上報導的講真相被抓,發光盤被抓的例子讓我越想越怕。再回頭看我的表現,第一表現的是爭鬥心,第二還說謊保護自己,這怎麼能救人呢?我後悔莫及,與周圍做的好的同修比,差的太遠了。那幾天我心情很沮喪,不知怎麼講了。我靜心學法,調整自己。

師父開示:「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1]當看到這兒時,我捫心自問:如果真的被抓能不能放下生死?會不會妥協?便衣警察是常人,我是修煉的人,是師父看護的弟子,怎麼還被這種迫害的假相迷住了呢!我不但不能怕,還要救了被謊言矇騙的眾生。通過大量學法,我認識到要想做好三件事,首先要學好法,修好自己。

由於幾十年生活在邪黨社會中,自己那種爭鬥心在講真相中反映的特別突出,表現上是和常人爭的臉紅脖子粗,總想把人家壓下去,有時聽到甚麼「共產黨給你開工資,你還反對共產黨」的話,就覺的這樣的人沒救了,每天都能遇到這些人和事,講真相的效果可想而知。我時常埋怨自己慈悲心不夠,可是怎樣才能生出慈悲心呢?一天背法,背到「他那個名利心根本就沒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來。」[2]我心裏一震,這不是在點悟我嗎?我名利心很強,願意人家說自己好,毛病都是別人的,成績都是自己的;對錢財有時也看的很重,常埋怨家人花錢大。這些人心都不能看淡,不能放下,怎麼能無私無我的為別人著想,又怎麼能修出慈悲心救別人呢?看來歸正自己才有能力去救人。我們要完成好救度眾生的使命,自身的修煉標準不能降低,自己的心態直接影響著救人的效果。

接下來的日子,我注重改變自己,事事用法來衡量,多看別人的長處,講真相中和顏悅色,真正為他人的未來著想。不知不覺中,我感覺自己的內心容量大了,不願聽真相的人越來越少,而且不分年齡,不分男女,只要碰到的人,我都能開口講真相了。

這幾年講真相中,發現世人被邪黨喉舌謊言毒害的實在太深,告訴世人真相,人們搖頭不愛聽;勸世人三退,人問給錢不?給錢就退。我們只有順著他們的心,才能解開他們心裏的結,這不但要求我們有足夠的耐心,還得記住大法真相內容,更需要正念。明慧網的交流文章,我每天必看,師父的各地法會講法,我反覆學,每天發正念七~八次,使自己的心時刻溶在三件事中。我發現自己救人越來越有經驗,講出的話世人也樂意接受,僅舉一例:

一天從菜市場回來,看見前面有位七十多歲的老大哥,我趕上了他,和他招呼。我問:「不知您看見過錢上寫的字了嗎?」他說看過,不少人還給他講過。我說老大哥您一定三退了,他說:「我沒退,我不相信××黨會倒,我是老黨員了,知道的比你多!你們法輪功天天喊滅中共,你說說怎麼個滅法?甚麼時間倒?」看來他脾氣還不小,我剛想和他辯解幾句,又一想不行,師父曾講過:「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要使人發生變化、要能救了這個人,你就不能觸動人的負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決問題,才能把那個人救了。」[3]

我接過他的話,語氣平和的說:「甚麼時間倒不重要,但是老天爺要滅中共是真實的,共產黨不只是犯了錯誤,而是犯了罪。歷次運動迫害死多少中國人,六四學生只說幾句公道話,就被中共坦克殘酷的碾死。特別是十七年來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活體摘取學員的器官販賣牟利,人數超過十萬,公、檢、法,還有醫院的大夫不都跟著犯罪了嗎?」他說真有這事?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能說假話嗎?「不久這些罪行都會被揭示出來,中共和江澤民欠下的筆筆血債,必須要償還,尤其迫害的是修佛的人,老天能放過他嗎?另外貴州平塘掌布鄉出現的二億多年前的大石頭崩裂,上面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字,那不是天意嗎?」他震驚了,說那這可完了。

我又給他講:「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現在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讓煉,如果不鎮壓法輪功,人人都做好人,這個社會能這麼亂嗎?高官把大量的錢弄到國外,老百姓買房難、看病難、上學難,誰還相信共產黨,就連中央黨校的老幹部都集體退黨,不為中共陪葬。老大哥,勸你退黨真的是為了你的未來著想。」

我又講了許多師父的偉大神跡和我修煉後經歷的神奇事,他認真的聽著。我說中共迫害法輪功其實受害的是普通世人,因為你們都受中共謊言的欺騙,對救你們的大法產生仇恨,那人不危險嗎?將來留下來的人第一得認同法輪大法,第二得退出黨團隊。他不往前走了,站那聽我講,我說:「那麼多法輪功學員給你講真相,你真的是應該得救的人。」他說:「你今天的意思就非得給我退黨嗎?」我說是,因為那是走向未來的唯一選擇。我說:「您貴姓?」他告訴了我,我給他起了個化名,他表示感謝。我說:「千萬別謝我,是我師父看你有緣讓我來告訴你的,要謝就謝我師父吧!我只是和你一樣的普通人。」他說:「你和我不一樣,我是普通人,你是學者,知道那麼多!」

我倆在笑聲中分手了。我看了一下表,足足講了一個多小時。回來的路上我感慨萬千,是師父給我的智慧,改變了以前不善言談的我,使我從法中成熟起來,能夠去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兌現自己的誓約。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