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講真相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這十幾年來一直都在面對面講真相,零七年從勞教所回來後,單位不讓上班了,提前兩年多給辦理了內退,這樣一來,我就有更多的時間講真相了。

一、真相要講透

我所居住的地區是少數民族聚居區,而且佔人口數量很大,大街商場,醫院隨處可見,各行各業無處不在,大法弟子四處講真相當然不能迴避他們,他們也是被救度的對像。師父說:「大法弟子已經是各個地區人類得救的希望」[1]。但我覺的給他們講真相不適合於直截了當,簡單的去做,那樣會效果不好,因為除受謊言毒害外,他們往往強調自己是信甚麼的,不容易接受,我曾經因貼真相粘貼被一老太太舉報遭綁架,而如果你講天象變化,善惡有報,大法教人做好人的道理,然後告知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就非常贊同,認可,他們中有很多善良人,我退了許多這樣的人。

我經常從天氣冷暖,天災人禍來提示天象的變化,比如常說,天氣真熱呀!我們這一點雨都不下,你看南方暴雨成災,房屋倒塌,莊稼絕收,而且一年比一年嚴重。有的說是呀,有的說還是我們這兒好,我說從根本上講哪都不安全,只不過各地災難形式不一樣,而真正的災難還在後面等著呢!因為人心變壞了,腐敗搞的上樑不正下樑歪,假貨遍地,人心失控,為了掙錢無惡不做。「人無德,天災人禍。」[2]人不講道德了天要懲罰,人不治天治。這樣他們都非常理解,同意。接著說你入過黨、團、隊從心裏退出來吧,才能遠離惡源,天滅它時與你無關,牆要倒了離它遠點,他們連連點頭,高興的退出。

我常說,你做生意,我告訴你一個秘訣,寬容忍讓和氣生財,不管誰來了你都給他個笑臉,你看我二十年不得病,你罵我一句,我也不吱聲,你發個脾氣,我忍一忍就過去了,因為人與人之間是因緣關係,怨冤相報,吃虧是福。能夠一笑了恩怨,樂觀豁達當然身體健康。你能順應這一天理,生意會越做越旺。你辛苦經營掙的是血汗錢,貪官腐敗得的是不義之財,你不虧人,不欠人。他子孫後代還孽債,有失有得是天理,得一個便宜欠一個債。這樣一說,他們都接受,有的說,你怎麼懂那麼多?我說過去我也不懂這些,弄的自己一身病,我修煉法輪功有一本書天天看。有的還要借書看一看,有的說一聽你說話就不是一般人,我說法輪功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都在煉,江澤民在台上沒幹好事,中共歷次運動冤死八千萬。你明真相會有福報,因為你是明善惡的人,就會遠離劫難。這樣他們都認同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

師父說:「就是講最淺白的道理,法輪功是甚麼,最淺白的講法輪功的做人道理與功效。不管你們講多少年真相,這都是最根本、永遠都要講的。因為有很多人對法輪功的不了解還是從最基本上不認識,所以這是將來永遠都要講的。」[1]我講法輪功做人的道理,經常講到「忍」效果很好,往往能引起聽者的互動。比如,那天一老太太七十多歲腰板直直的,領著孫子在路邊小花園玩,我給她講三退保平安,她痛快退出了黨。講到忍,她來興致了,她說她剛搬家的時候,樓下住著個四川人,不知為甚麼事在自家門口罵了一中午,她帶孫子出門隨口問了一句,你罵誰呢?罵一中午了,沒想那人突然手指著她說:罵你!罵你!罵你!這時樓上樓下的人都往外看,她沒說啥領孫子回去了。她說,她家老人說吃虧不是虧,佔便宜才是禍。她嘴上不留德,你看我現在搬新家住大房子,她還在那舊房子住呢。她說的很興奮,用手比劃著,她說她與我特別投緣。

也有這樣的,你叫她三退,他說他是信甚麼的,不講這個。我說,你是有神論,它(中共)是無神論,這兩是矛盾的,衝突的,那你到底是信誰呢?這樣他就同意退了。也有的人三退後,告訴大法真相他也接受,卻又強調自己是信甚麼的,我說不是讓你煉法輪功,不改變你的信仰,你明白法輪功是好的,大法弟子是好的,打壓法輪功是錯的就可以了,這樣他欣然接受。

我想,不管對方是甚麼身份,信甚麼的,要針對不同人打開不同的心結,讓他明白,才能救了他。師父說:「只要能認清邪惡、明白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就可以」[3]。當然要看時間允許,當長則長,當短則短講。

一天傍晚,我去醫院住院部樓下,見長椅上坐著兩老年婦女,我過去跟她們打招呼,笑著說,明天,後天還是大晴天呀!她倆分別往兩邊一挪,讓我坐下,我就坐在她倆中間,我說現在的人吃的假貨多,得的病多。還沒說幾句,左手邊的這位急切的問,你是信仰甚麼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一聽這話她頭調過去,後背擰過來不理睬了,右手邊的這位還在聽。我就繼續講疾病與心態的關係,淡泊名利,寬容忍讓,中醫也講悲傷心,怒傷肝。我二十年不得病,中共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她退出了團隊,然後說我得回去了,我也隨之站起身來,沒想到左手邊的那一位突然稱讚說:你講的真好!我一看不知甚麼時候她坐到對面長椅上去了,她高興的連說兩遍,我說不是我講的好,是大法好,我為她明白真相而高興,我告訴她,你或你家人有哪裏不舒服,你誠心敬念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康復的就會非常快。你看物理學講共鳴,共振,兩個物體頻率相同就會產生共振,人的思想意識與天理,天法相一致,相融洽就會產生共鳴,就會得到神佛保祐。她很高興,說她甚麼都沒入過,家庭成份不好。她一再說謝謝,我說那你就謝我師父吧。

一天母女倆在路邊歇涼,我過去打過招呼坐在她們倆旁邊,我沒說幾句,年輕的比較反感,神秘的在老人耳邊耳語著,意思是,她是煉法輪功的,今天碰上法輪功了。我笑著說,不要緊的,有甚麼話你說出來。她說:共產黨給你發工資,你吃共產黨的飯還要反對共產黨?我說共產黨手中的錢是哪裏來的呢?工人做工,農民種地,知識分子搞科研,中共以稅收的形式把勞動人民的血汗錢集中在自己手中,公款吃喝,旅遊,貪污揮霍,你老時返還你一部份,是老百姓養活了共產黨而不是共產黨養活了老百姓。再說中國有五千年文明歷史,沒有共產黨的時候,老百姓怎麼活的呢?外國沒有共產黨,外國人怎麼活的呢?貪官怎麼都往國外跑?那老人很正,點頭稱是,她女兒說:不說這個了,那為甚麼自焚呢?我接著給她講自焚騙局,那老人說她經歷過嚴重燒傷就是不能用繃帶,暴露治療,怕感染。她倆都退出了團隊,我走時那年輕的一再說,阿姨你騎車慢點騎。

二、對不同身份的人,順著人執著講,啟迪人的善念

那天在醫院後院給一女青年講真相,她告訴我她懷了第二胎不想要,在醫院裏徘徊幾個鐘頭了,猶豫不決,說雙方父母都想要,她自己不想要,覺的工作壓力大,經濟條件不算好。我說你能懷二胎說明你有福氣,醫生都知道現在婦女不容易懷孕,因為水、空氣污染了,有毒食品多了。過去醫生建議孕婦要多吃水果,現在說你要少吃水果,很多都是催熟的。過去老人講不積福德積子孫,祖上積德兒孫滿堂。她笑了,表情越來越開朗,我講了大法真相,迫害真相,她退了團隊。最後我建議她尊重父母的意願,把孩子生下來,珍惜生命,不要殺生,她愉快的說,阿姨謝謝你,我得回家了。

還有一次在醫院大門口,碰上一小伙,吊著一隻胳膊,白繃帶套在脖子上,可能是骨折吧,我對他說人有點小災小難就不容易有大災大難,聖人講天天過好日子不見得是好事,經點魔難也不見得是壞事。老子不也講過福與禍的關係嗎?他很高興似乎得到了啟示,順勢給他講真相,成功勸退。

那次見兩男青年在玩手機,我說你們倆是大學生吧?他們說中專生,學烹調呢,我說那不錯,人都離不開衣食住行。一日三餐,一頓不吃餓的慌,他倆笑了,其中一人說民以食為天。開始講真相,勸退。

一天我從一飯店門口路過,見一打工的推一桶垃圾出來,身上穿的T恤衫背後有那麼大的一個邪黨標誌圖案。我攆過去說你小小年紀吃苦受累,自食其力也不簡單,現在大學生畢業就是失業,年輕多吃苦以後有福享,先苦後甜嘛。他笑了,我說你多學學本事,以後自己開飯店,當老闆,接著講真相。他退了隊,答應以後不穿那件衣服了,其實他並不惡,很善良。

有兩個人在街上賣玉米,我說這生玉米還是好,我昨天才買了幾個呢,自己煮著吃乾淨。那賣玉米的馬上說,你想大熱天的那熟玉米怎麼老不壞呢?放甚麼東西了?我說啊!你一說我就知道了,我說中共腐敗把人心搞壞了。他身邊那位老鄉站起來大罵共產黨,說有一次他給孩子開家長會,最後要填一張表格,他兒子問爸你入過黨沒有,他一聽來氣了,把手裏的杯子當著眾人的面摔在地上,說老子不是甚麼黨員,甩手出去了。他說七八年沒交黨費了,自動退了。我說那不算,從心裏把發的誓作廢,不是他的一份子,他倆用真名退了。

提起腐敗沒有不罵的,可是也有另外一種說法,那天跟一堆推銷產品的人講腐敗,他說誰讓人家有本事,你我沒有本事想腐敗也腐敗不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我說周永康有本事,徐才厚有本事,有權有勢,資產成百億,上千億,最後怎麼樣了?周老婆判刑,兒子判刑,親屬判刑,徐才厚還沒等判刑先死掉了,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圖財害命遭惡報了。你辛苦受累,守本份勞動吃飯,你積德了,將來子孫後代有福份,老人也講「窮不過三代,富不過三代」嗎?他腐敗子孫後代還孽債。他高興了,順利退隊。

一老太太路過聽我倆說話停下來說,要那麼多錢有甚麼用呢?還不是吃三頓飯,睡一張床,又說,哎!歷朝歷代都有腐敗。我說中共講無神論,不相信善惡有報,他在那個位置上。手中的權力,就可以膽大妄為,天不怕,地不怕,比著貪,人心無底洞。所以天要滅它了。歷朝歷代都有腐敗,到最後不就是改朝換代了嗎?一朝來一朝去,天要變誰也擋不住,中共氣數已盡,講到了貴州藏字石,石頭都說話了,天要滅它,快點退出來吧。她也退了。

三、講真相的過程是修心的過程

1、講真相不能帶觀念

那天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在等車,我跟他講天氣異常,他說是人造成的,甚麼「溫室效應」,「厄爾尼諾」,我一聽對他失去了信心,心想鑼鼓聽音,說話聽聲,有些人不接受真相,你說天災人禍,他就說人是人,天是天,跟人的道德沒有關係。因為車還沒來,我就說中國人講天時,地利,人和。天上的變化對應地上變化,人在做,天在看,沒想到他來了個大轉彎,點頭同意退了團隊。

那天見倆人在樓頭歇涼,一七十多歲的老人坐在輪椅上,一年輕女子,我隔著欄杆跟年輕女子搭話,她是農村來當保姆的,很樸實。我跟她講她態度很好,聽的高興,沒讀過書,甚麼也沒入過。講完我準備走,沒想那老人急了,抬抬手想到我這邊來,將輪椅推過來後,她真誠的說你講的真好,我感到意外的驚喜幫她退了團隊,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本以為她聽不見,不接受呢,都是人的觀念作怪。幾年前我到這個地方發資料,就是那個樓頭第一家,門上貼著黨員之家,從此認為那個地方很邪。

2、講真相不能挑人

在車站對面一年輕男子,看上去很有個性,從他身邊過去,沒下來講,走過去之後又覺的心裏過不去,應該給他講怎麼辦呢?下了自行車掉過來,往回走,沒想到很順利的就給他退了。

3、不能被常人心帶動

在汽車站小廣場上,人們都在等車,仨一群倆一夥,蹲著的,坐著的,一年輕女子單獨坐在那裏我就過去坐下來跟她講,她突然厲聲喝道:你宣傳甚麼呢?你宣傳甚麼呢?我停了下來,然後說善惡有報,她更火了,說好人沒好報,壞人死不了……一大串的順口溜。說是她媽說的。我一看講不下去了,想離開,我一轉身她在後面發出一陣嘲笑。別人都往這邊看,我頭也沒回,騎上自行車走了。自己心裏不平衡,想她怎麼有這麼倒霉的媽呢?自己造業不說,把女兒都教壞了。造多大罪呀!心不靜了,真相也講不了了,被常人心帶動了。是自己沒修去的「好面子」心在起作用。

4、嘴要勤快,主動搭話

有時見滿大街的人,都在忙碌著,不知給誰去講,又一想怕甚麼呢。主動上前打個招呼,先說句家常話,他能把你吃了嗎?當然有少數人你跟他說話,他不理睬,也有人臉扭向一邊,不屑一顧,而當你離開時,他卻用奇異的眼光打量你,這都是黨文化造成的人與人之間的冷漠。自己心裏要明白,人類社會善惡同在,能講就講,不能講就走。

有的人怕心很重,一提三退不敢表態,有人裝聾作啞,我會說,碰上你是緣份,我轉身就走了,不求你任何事,就是為你好,你得福報,我做善事,是上天在救人。這樣他就放心的退了。

在這十幾年的講真相中,有苦有樂。樂的是為眾生得救而高興,欣喜。苦的是為不明真相的遺憾,惋惜。當然大多數是明白的,抵觸的是少數,甚至也有報警的。在師父加持下化解了,每當出門跑上幾個鐘頭,哪怕退上十來八個,或者十幾個人,心裏都倍感充實,體會到了救人的殊聖,覺的很值得。

當然救人的是大法,自己只是跑跑腿,動動嘴。沒有師父的呵護自己甚麼也做不了。記得一次去千里之外給親戚講真相,本來比較順利突然遇到挫折,迅速調整心態後成功勸退夫妻倆,回家的路上看見了蓮花,知道師父在鼓勵,因為我一直是閉著修的。出門忘記帶上紙和筆,突然地上出現了筆和紙,知道師父法身就在身邊。

自己還有很多不足之處,如怕心,顧慮心,還有不敢講的人,在今後實修中需要不斷完善自己,突破自我。爭取在正法最後時間裏救更多的眾生,回報師父慈悲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法正〉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