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庭魔難 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六歲,二零零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風雨中走過了十三年,期間有過艱辛、有過淚水、更有過喜悅,下面講自己修煉中修好自己,走出家庭魔難,利用賣菜救人的經歷。

一、抵制迫害、圓容師尊要的

二零一一年,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邪惡的黑監獄裏,我拒絕轉化,抵制迫害,遭到了殘酷的折磨,我不寫「三書」,手指都被掰腫了。獄警「轉化」不了我,就指使犯人、包夾打罵我、羞辱我、體罰我,我不為之所動,憑著對師對法的堅定信念,硬是闖了過來。師尊說:「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1]二零一四年十一月,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監獄黑窩,從新走上助師正法之路。

我三年沒見到娘家親戚了,他們也很掛念我,想到他們中還有很多人沒有得救,不能落下一個有緣人,以前我沒做好,現在我要趕快彌補,把他們救了。我約同修大姐一起,坐車挨家挨戶的去給他們講,我告訴他們邪黨作惡多端,天要滅它,現在上天在救人,趕快三退才能保平安,明白真相後,他們都紛紛做了三退。那次救人行程千餘里,勸退了八十三人。

在親戚家,我驚喜的發現,師尊講的「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2]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現了。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參與訴江,當地六一零、派出所以回訪為由多次上門騷擾,我悟到他們是找上門來聽真相的,我一點怕心也沒有,誰來就給誰講真相,來一個,講一個。我講了江澤民發動這場迫害的非法性,訴江是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講了現在反腐打下的貪官都是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幫兇,迫害法輪功的冤案總有昭雪的那一天,你們也應該清醒了,不要再參與迫害了,免得清算時成了中共的陪葬品。明白真相後,他們都笑著走了,其中一人還做了三退。

二、向內找,走出家庭魔難

我丈夫未修煉法輪功,復員後當了一名船員,我是個農村婦女,從結婚那天起,他在我們家就是說一不二,加上他那火暴脾氣,家裏沒人敢惹他。他不修煉,但認同大法,也做了三退,對中共的邪惡本質非常清楚。

我是在邪惡迫害最瘋狂的二零零三年得法的,當時丈夫就囑咐我:「大法好,在家裏煉,千萬不要出去惹事。」這句話他每次出海前都要重複一遍。我不被他帶動,三件事該怎麼做還怎麼做。他出海了,我就出去洪法、講真相、救人;他回來了,我就呆在家裏學法煉功、忙農活、做家務。我以為自己精明,一直在這種狀態中修煉,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二零零八年我被非法勞教兩年。

走出勞教所,我還沒悟到這種狀態有漏,心裏只想著怎樣瞞過丈夫,多出去救人,二零一一年,我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兩次被抓,五年牢獄迫害,丈夫飽受艱辛和痛苦,這次他說啥也不准我再出去了,他把我關在家裏,晝夜看著我,不准我走出家門半步。我被困在家裏,心中苦悶極了,我在心裏求師尊,能有同修來找我就好了。

在師尊的加持下,市裏的同修找到我家,我倆相抱,熱淚湧流,謝謝師尊。然而我還是不敢面對丈夫,還是偷偷的去市裏同修家參加集體學法,與同修一起切磋、一起交流,我感到能量場特別大,心性提高的也特別快。

有一次,我剛進家門,丈夫就破口大罵、連摔帶砸,我守住心性,沒有吱聲,衝他微微一笑,他火氣更大了,拽住我就往門外推。我沒理他,進屋做飯去了,心想他又被邪惡控制了,不承認它,不准邪惡利用他干擾我,其實我這都是在向外找。

之後,我每次學法回來,丈夫都習慣性的來上一套。師尊說:「我告訴大家,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矛盾,出現甚麼樣的情況,那肯定是我們自身有漏。那這一點是肯定的。如果沒有漏,誰也鑽不了這個空子。」[3]

這時我才想起應該找自己,我悟到:其實這個家庭魔難都是平時自己沒有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堆積而成的,魔難來時,只知道一味的去忍,這能算修煉嗎?大法弟子應該在法中修,而不是在魔難中修,三件事應該堂堂正正的去做,而不是與丈夫周旋著去做,師尊明確的告訴我們,在常人中修煉一定要處理好家庭的關係,要善,要慈悲。這麼多年,我按照師尊的要求做了嗎?我瞞著丈夫,讓他擔驚受怕,提心吊膽的過日子,我的善哪去了?丈夫為我承受了那麼多,怕心不去,一直被邪惡控制,我不站在法上去破除它,我的慈悲又哪去了?我下決心突破家庭關。

一天,我趁丈夫心情好,就主動的跟他搭話,我說:「我每週出去一次是到同修家集體學法,我沒告訴你,是我不對。」他說:「你以後別去了就行了,免的再出事。」我說:「那不行,集體學法是師尊給我們留下的,每個弟子必須照做,你放心,不會出事的。」他把眼一瞪,吼道:「不會出事?你咋去坐監獄?」我說:「那都是我不好,我沒有按照師尊的要求做,讓邪惡鑽了空子才迫害我,這些年,你也受了不少苦,對不起。」他從椅子上蹦起來說:「甚麼對得起對不起?我就不准你再出去!」我一邊發著正念,鏟除背後操控他的一切黑手爛鬼,一邊求師尊加持,今天一定要打開他的心結。

我用純善慈悲的心一點一點的開導他,沒有自我、沒有抱怨,完全站在為他的角度上思考,在正念的作用下,他的火消了,態度溫和的說:「我這也是為你好!」我說:「你為我好我心裏都明白,你也看見了,來咱家的六一零、警察都不那麼邪了,你以後也別再那麼兇了。」他不說話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他背後的邪惡解體了。

我悟到:當我們的心性達到神的標準,師尊就會給我們神的力量,我們有了善念,有了慈悲,說出的話就有能量,就能解體邪惡,就能圓容好一切。

以後我再去學法,他不但不攔我了,還站在大門口目送我,我輕鬆愉快的走出家門,一回頭,四目相對,頓時熱淚盈眶,師尊啊!沒有您的慈悲和加持,我哪能這麼快就化解了家庭魔難,謝謝師尊,謝謝師尊!

三、面對面勸三退,神路上救人忙

走出監獄黑窩,我家荒了三年的小菜園又煥發了生機,各種蔬菜枝葉茂盛、旺勢喜人,園子裏的桃樹、梨樹、杏樹、櫻桃樹更是碩果累累。這些瓜果蔬菜結這麼多,吃也吃不了。這時我想起了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的賣「黃藥水」的法,師尊說:「拔牙不是目地,賣他的藥水是目地。」[2]我悟到我可以把這些瓜果蔬菜拿到集市上去賣,這樣不就可以面對面的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了嗎?

我去了市裏同修家,拿了真相資料、真相護身符,兌換了真相幣,開始在集市上面對面的救人。我發出強大的一念:所到之處,邪惡滅盡,並求師尊加持,讓眾生都能聽真相。

熙熙攘攘的集市上,師尊把一個個有緣人送到我身邊。聽完一個走了,又來一個,多的時候一集能退四十多人。我把大法真相講給他們,讓他們明白為甚麼要三退,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明白真相的眾生有的爭著要資料、有的搶著做三退,有的把自家的親人領來讓我給他講,還有的隔老遠就衝我喊「法輪大法好」。

看著一個個得救了的人,我從內心慶幸他們有了美好的未來。這種救人的形式我一直堅持到現在,我家的瓜果蔬菜賣完了,我就去批發一些別的,周邊的集市我輪流去講,遠的我就帶上饅頭、鹹菜和水,回來的路上、車站上、公交車上都是我救人的地方,一年半的時間,我共勸退了六千二百多人,使用真相幣七千多張。其實真正能把眾生救下來是法的力量,是師尊在另外空間做的,師尊早就把這條路給我鋪墊好了,就看我有沒有這顆救人的純正的心。

丈夫見我拎著大包、小包去「趕集」,脾氣也變好了,有時回家,我不用動手就能吃上一頓熱氣騰騰的飯。有一次,我在屋裏整理三退名單,他在一旁搭話:「整理錢哪?」我不經意的嗯了一聲,說:「看看退了多少。」他忙把腦袋伸過來問:「掙了多少?」他還以為我是忙著給他掙錢呢。

最後,讓我們用師尊的一段法共勉,師尊說:「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做好,因為你要的是圓滿一切,你是有責任的,你是帶著救度眾生的使命與責任來的。」[4]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