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闖過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星期五早上起床,喉嚨有些異樣的感覺,當時只是簡單的否定了一下,也沒在意。到晚上下班回家,喉嚨已經出現劇烈疼痛,並且伴有身體發燒。發完晚上六點的正念後,堅持著坐在床上學法,心想著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這些都是假相,對大法弟子不起作用,我該幹嘛還幹嘛。

週末兩天單位加班,我沒請假,跟其他同事一起做事。到週日晚上喉嚨痛的已經吞咽不了唾沫、吃不了東西、喝不了水,左邊腮腺發緊發硬;夜裏睡覺感覺有東西堵著咽喉出不了氣。這些都是假相,不能承認它!我心裏想著,學法、做真相、發正念不間斷。

到星期一白天,已經基本說不了話了。我明明一直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為甚麼症狀沒有減輕呢?我是修煉人,遇到任何事都應該用修煉人的正念去理解、認識。首先,身體的反應雖然難受,但並沒有惡化或加重。師父說:「然後他能下地了。大家想一想,得了腦血栓哪能這麼快就能下地了,胳膊、腿都會動了?」[1]如果按照常人的理,咽喉腫痛成這個樣子,早都引發高燒,腮腺也會明顯腫大。而我這兩種症狀都沒出現,雖然痛的已經說不出話,但外觀根本看不出有甚麼異樣。我悟到這是慈悲的師父在給我機會、給我時間讓我自己向內找。其次,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遇到這種明顯的干擾,背後一定有舊勢力的參與。而舊勢力能干擾得了大法弟子,也必定是因為大法弟子修煉中有漏被舊勢力抓住把柄,它才敢肆意干擾。

我一邊繼續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一邊開始查找自己在修煉中的不足。這一找,找到了兩大問題:求安逸心和色慾心。求安逸心又滋生出不願早起煉功和消沉、放縱自己看常人視頻的心。師父說:「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2]師父啊,您又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操勞了!我下定決心,一定要突破早起煉功這一關,徹底去掉看常人視頻的心和骯髒的色慾心。晚上發完十二點的正念後,剛讀了幾句法,就感覺咽喉處有東西往外湧,隨後嘔吐近一小時,吐出的全是一些黏液一樣的物質。

星期二凌晨三點四十,醒過來,翻身起床,心想就從今天開始晨煉吧。洗漱整齊,打開煉功音樂開始煉功。以前每次想到要煉功時,思想中總有一個念頭跑出來,往我腦子裏打各種不願煉功的物質。這次找出這顆心,下定決心去掉它之後。再煉功,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比美好的感覺。煉到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時,一個意念打入我的腦中:「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煉呢?」隨著煉功的繼續,明顯感到喉嚨的症狀在減輕。煉完功發完早上六點鐘的正念後,人輕鬆了不少,覺的很渴,才想起已經幾天沒怎麼喝水了,化了一大碗白糖涼開水,一口氣喝進肚子。喉嚨還是有些痛,但人已經精神了許多。隨後,有一種很腥很臭的東西從我的身體由下至上的往上湧,我趕緊拿出盆來接住嘔吐物,又一次嘔吐近四十分鐘。看盆裏,除了頭天晚上的那種黏液,還有一種墨綠色、發黑的粘稠物質。

我的眼眶濕潤了,渾身的細胞都被師父那無量的慈悲偉大所震撼。師父啊,您將我們從無比骯髒的環境中撈起來,將我們洗淨,又教給我們回歸天國世界的大法。我們做弟子的有甚麼理由不跟著師父好好修?!過去干擾我的那些敗物、爛鬼、黑手,以及各種執著心,今後出來多少滅多少,我不會再消沉、再放縱。一定時刻謹記自己是 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兌現來世誓約,跟隨李洪志師父堂堂正正的回家。

有了這一念,守住這一念,在病業假相出現的第六天,所有不適症狀,全部消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