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間隔 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我和甲同修是在一年前配合一個項目認識的,剛接觸時互相都不了解,只知道她年輕肯動腦愛鑽研,是這個項目的技術同修,安全意識很強。

隨著時間的推移,項目的更新和推動,參與的同修越來越多,對她的各種傳言也很多,但幾乎都是負面的。也許是先入為主的原因,慢慢的我對她總抱有一種戒備心理。她也開始對我抱怨。那幾天我們幾個同修常在一起配合做項目,她常用忿忿不平的口氣埋怨、指責我,嫌我笨、嫌我不會說話。開始我陷在常人就事論事的觀念中,總想解釋,越解釋她越不耐煩。後來乙同修背後善意的提醒她,不要這樣對待同修,下午她來找我又說了一些特別觸及我心靈的話。因此我心中也生出了一種瞧不起她、怨恨她的心,心裏委曲極了,心想:我六十多歲的了,還從來沒有人這樣對待我呢,如果不是因為修大法了……其實這其間師父也一直點我遇到矛盾向內找。

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我強迫自己做到忍,但是沒有真正的向內找,只是浮在表面,抱著一種委曲求全、不和你一般見識、惹不起還躲得起的常人之心逃避矛盾,矛盾變的更大了。有一次她又說了一些瞧不起我的話,我想儘量保持不動心,不接話,心想她這是在幫助我修煉提高心性呢。她卻不耐煩的說:「我不是來給你提高心性的。」我雖然表面上忍了,但心裏非常不平衡:這人怎麼這樣呢,怨恨心又增大了。我鑽進了舊勢力的圈套裏,散布甲同修的不好處,來證實自己的正確和了不起。這種狀態持續了好長時間,自己也覺的不對勁,這不是大法修煉者所為,心裏很沉重。和同修們的多次交流中,對甲的負面說法我愛聽,而善意的交流比如:聽師父的話,修煉就修自己,要看同修的閃光點,把同修當一面鏡子向內找等等,聽著就不舒服。

雖然我們仍在配合做救人的項目,這樣大的間隔,這樣的不純的心態,怎麼能做好師父要求的這麼神聖的三件事呢,我很苦惱。

去年的四月份甲同修身上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在我看來簡直是天大的謊言。我好像一下抓住了把柄,採用了邪黨黨文化的方式,不依不饒,埋怨、指責、自以為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態讓甲同修解釋清楚,承認錯誤,甚至想攆她不讓她再上我家來。有一部份同修也很贊成我想法,因為她的這個事大部份同修都不理解。其實我們已經被舊勢力鑽空子製造間隔了,可我就是不悟。甲同修來點醒我,我越不讓她來,她來的更頻繁了,開始一天來一次,後來一天來兩次、三次,不論早上、中午、晚上都來,來了就不想走,我上哪她跟我上哪,嘴裏不停的說著:同修都不理我了,都用異樣的眼光看我,我沒地方去了,吃不下,睡不好,我都想出家了的一類的話。我很煩她,總是給她臉色看,但看到她那無助又無奈的樣子,我也很可憐她,有時我會誠心的勸勸她。每當這時,她會滿足的走了。

十幾天的時間我都在害怕她來,門一響心就跳,也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告訴丈夫(同修)只要是甲同修來,就說我不在家,丈夫說這不是黨文化的騙人嗎?其實我已經偏離法了,學人不學法,只想讓大部份同修認同我。

五月十三日那天,我又托同修丙轉告甲同修不准到我家,弄的丙同修左右為難。兩天後丙同修把看到我的狀態和她自己向內找的體悟,用信的方式和我交流。同修的坦誠、坦蕩、善心讓我感動。信中的幾句話讓我記憶猶新:我該怎樣幫大姨才對呢?大姨苦惱的表象下暴露出的是甚麼人心呢?信中寫到她通過和同修交流一件事時動了心,而向內找自己暴露出的人心,她說:「在對待同修的態度上, 暴露出的是我對同修的反感與不屑一顧,這種反感恰恰是看不上別人的心與高傲自大的心在作祟……」看了信後,我感覺到師父的良苦用心:用同修的話點悟我。頓時我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同修說的就是現實的我。但有一股力量拽著我,不讓我面對不敢承認自己的錯誤。還用狡猾心理分別讓兩位同修看了丙同修的信,目地是討個公道。同修看信後的表現讓我失落,她們都稱讚丙同修真會修,遇事先找自己,這才是真修的大法弟子。

同修們的交流,使我真正認識到,自己真的錯了,心性掉下去了。那天學《轉法輪》學到:「我們在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時,忍不下這口氣,甚至於不能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去對待,我說這就不行。」[2]我沒有好好珍惜師父苦心安排的在矛盾中找自己修好自己整體提高的機緣,而是用黨文化狡猾的人心維護自己不被傷害,而造成同修之間的間隔。我還配大法弟子的稱號嗎?師父《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在明慧網上發表,第一時間拜讀後,師父的話句句好像都是對我重敲。師父說:「師父心裏著急,快到最後了。有些人不著急。怎麼辦?!那些個你們互相之間被你們用人心排擠出去的學員,當然也是沒做好了,憤憤不平的走了的,你不把他找回來你也是犯罪。你以為那像常人的事,過去就過去了?那麼簡單?」[3]師父的法敲醒了我。我一定聽師父的話,好好修自己,讓師父少一份操心,多一份欣慰吧!

我抱著對師尊的感恩,包容諒解同修的純淨心態,轉變自己的觀念,盡力的向內找,這一找還真嚇我一跳,甲同修的一切表現都是鏡子裏的我,我有甚麼資格瞧不起同修呢?每個同修在這十幾年的殘酷迫害,都是在師父的無量付出、無量承受,精心呵護、點悟下風風雨雨走到了今天,師父不計眾生過往之過, 特務都度, 這是何等的胸懷。我卻找藉口、用人心來掩蓋自己不願放下的執著。不能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也沒做到用一個修煉人的心胸去對待同修。

轉變了觀念,在法中歸正了自己,心態穩定了,舊勢力安排的間隔陰謀解體了, 我周圍的場也隨即發生了變化,原來是我和宇宙特性扭勁了。甲同修再來時,我感覺像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從遙遠的地方剛回家,發現她有很多閃光點,發現我們在一起沒有任何障礙了。我終於悟到這是師父為我們的共同提高鋪好的回歸之路,我差點辜負了師父的苦心安排慈悲苦度。

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對同修沒有一點怨氣,而同修也有很大的包容心。我們坦蕩的交流,師父選擇了我們做大法弟子,我們就應該兌現和師父簽下的誓約。我們都在走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證實法的路,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師父巨大的承受為成就我們延長來的,決不承認舊勢力的任何所謂考驗安排。項目配合中,不說閒話,不背後議論同修,圓容整體。聽師父的話,多學法學好法,把時間用在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佛法無邊,師父無所不能。相信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同時我真誠的給同修道歉,希望我們共同精進! 同修笑了, 開心的笑了。

修煉二十年了,可修得太差勁了,總讓師父操心,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我會在以後有限的時間裏更加努力,修好自己,真正從人中走出來,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期望眾生的期盼,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