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錯過在學法小組提高的好機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六日】為了照顧母親,我搬到了母親家裏住。由於環境的改變比較適合參加集體學法了,我便開始打算找個合適的學法小組,自從我在心裏有了這個打算後,也就比較注意周圍學法小組的情況,對學法小組的一些情況有一些了解。

我看到有的同修專門找修煉精進的同修一起學法,而排斥或疏遠不精進的同修或是讀法速度慢、丟字落字的同修。這些同修也許覺的和精進的同修在一起學法能促進自己提高。那麼我們想想,這是在學人呢?還是在學法呢?我看到這樣同修長期不固定學法地點,就是沒有讓他感覺舒服的學法小組,也許今天慕名哪個同修去了那個小組,可是又看不慣這個小組某個同修,內心裏實在容忍不了,就又離開了。明天又到那個學法小組又因為某某原因,不久又離開了。

看到這些現象我努力找自己的問題,我找到了自己問題的所在,我想到了自己的老母親也是沒有集體學法的環境啊,我為甚麼還要向外求、向外找呢?想到這些,我便決定不去到外面找學法小組了,就在家裏和母親同修一起學法,我和母親成立了二人學法小組。

我母親八十多歲了,自從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開始後,就因害怕不煉了,直到最近又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一年多,雖說認識字,但是也有很多的生字,讀法時丟字落字就更是屢屢出現。對我來說真的是對心性的考驗啊。我自己獨修的時候,基本上是每天讀三講法,可是與母親一起學法,費了好大勁,才讀了不到一講,我只好另找時間自己多學一些。

我悟到,這是在修我的耐心和慈悲心哪,是我在這方面需要提高了。後來我們二人學法小組又來了一位七十六歲和一位八十歲的阿姨同修。這兩位阿姨是少數民族,錯字、丟字、添字現象就更多了,我想這是師父安排她們到我身邊,讓我來幫她們哪。師父說:「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為目地,除去這兩點都是無意義的。」[1]針對這個情況,我放下了著急學法的急心和私心。我給他們每人準備了一個寫生字的本子,她們輪流讀法,我就一邊聽,一邊給他們挑出生字記在本子上,整個半天的學法時間連一講法也沒有讀完。這三位老年同修總是希望自己多讀,她們就像小孩似的老是為了這事嗆嗆,看到別人讀多了就著急,本來約定每個人讀一段,可別人不經意的讀完一段了,又接著讀了下一段,這時,就會有個阿姨來制止,甚至語氣都帶著氣,而造成學法的氛圍都不祥和。

其實在靜心學法時,突然聽見了這樣一句嚴厲制止的話,那是甚麼感受?一定是很不舒服的。我認為大法弟子的學法小組一定是祥和的、謙卑的、有禮有讓的。試想,另外空間有眾多的生命在聽我們讀法,那些生命會怎麼樣看我們?如果大家都有一顆包容的心態,想到讀法的同修也不是故意的多念的,而且我們學的是法,也不會因為自己少讀一段法而影響了提高層次。

我們的修煉是要在心性上下功夫的,如果能夠放下這個為私為我的心,那才能真正的提高層次,那個總想自己多讀幾段法的私心,恰恰是障礙自己提高的因素,不放下這個心,在這個問題上是不會有提高的,不要忘了還有很多的眾生在聽我們讀法呢,如果大家都能以祥和的心態坐在一起,我們的眼睛在認真的看著書,耳朵聽到的全部是沒有間斷的讀法的聲音,大家都靜靜的聽正在讀法的同修讀法,無論他讀了多少段,我們都能認真的聽,直到這個同修停下來了,那麼下一個同修再接著讀,就這樣一講法讀下來,除了偶爾糾正錯字時的插話外,沒有插進任何大法以外的語言。那樣的學法質量是不是很好啊?那麼另外空間的生命是不是也很讚歎我們的學法小組呢?我們平時遇到的任何事情都是要我們修煉提高的,希望有著類似問題的同修趕快把這個心放下來。真正的提高一定是能夠放下執著的心而提高上來的,而不是像在常人中得到甚麼好處一樣的才給你提高層次的。針對這個問題我多次和她們交流,後來就好了很多。

還有的同修覺的自己在家學法時能學的很多,而在學法小組上因為有讀法慢的同修會耽誤自己的學法進度,就希望讀法慢的同修少讀一些,自己多讀一些,認為這樣能學得多。那麼這樣的同修想沒想過如果這樣做的話,那個讀法慢的同修會是甚麼感受,神會這樣做事嗎?如果你認為自己讀得快,認為別人會耽誤你學法的進度,那樣的話你就自己在家學不就完了嗎?我們在一起集體學法就是為了共同提高的,包括來到小組的每一個同修,不能看不上或瞧不起哪一位同修,小組裏都是甚麼樣的人,那都是師父安排的,師父讓我們在一起共同提高上來,如果在這個環境中你能夠放下這些心,即使自己讀得少一些,那麼別人讀的時候自己不是也在聽嗎?也沒有比別人少學呀?放下了這顆心,你的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嗎?心性提高了,功也長上來了,這多好呀?修煉不就是為了長功提高層次嗎?快點放下這顆心吧。

個人的一點認識,有不在法上的請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