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礦工女:步步高的人生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我出生在五十年代的一個煤礦工人家庭。父親退休我接班參加了工作。工廠破產我和愛人到縣城辦了個小飯店。後來我在一個學校當勤雜工,又到河南做家庭保姆。迫害之前不久,我在河南得法了。迫害後不久,我們買了電腦要做真相資料,對於電腦我又如何掌握它呢?憑我的文化,英文字母、漢語拼音我都不認識。不會,我就憑著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靠師父給我的智慧就能行。我就靠死背硬記,很快學會了上網下載資料,打印《明慧週刊》、《明慧週報》、真相傳單……刻錄光盤。總之,凡是資料點範圍的事我都會做了。所有這些我沒有顯示自己的心,我是證實大法在我身上出現的奇蹟。
──本文作者

偉大的師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們好!

現在把我人生之路及十三年來的修煉情況,向師父和同修們做一個簡單彙報,不足的地方,請批評指正。

一、童年的不幸

我出生在五十年代的一個煤礦工人家庭,兄弟姐妹五個,我是老小,靠父親一個人的低微工資,維持全家七口人的生活,生活很艱難。我一歲多的時候,母親就把我送回老家,由外婆撫養。當時正趕上六十年代的大飢荒,我嚴重的營養不良,經常生病,瘦的皮包骨頭。無奈,母親和我大哥接我回家,見我已經奄奄一息息。在回家的路上,母親見我沒有希望了,抱回家幹甚麼?在過河時,母親把我包裹好,準備拋到河裏。大哥摸我的臉,感到還有點氣,堅持把我抱回去。

回家後,雖然沒錢治病,就靠喝一點米湯,我又活過來了,可是三、四歲還不會走路。哥哥、姐姐長到十六、七歲時就參加了工作(實際是童工)。那時在「讀書無用論」和「勞動光榮」的灌輸下,我經常逃學,作業也完不成。為了維持家庭生活,我母親天天讓我與同齡孩子到山上去打豬草,每年可以餵出一頭肥豬,過年時全家人可以改善一下生活。到工作年齡了,只好請人幫忙開個初中畢業文憑,就上山下鄉了,等待接班。

二、成年的艱辛

父親退休後,我接班參加了工作。我組成了小家庭,還生了一個女兒,長的活潑可愛。我家住在籃球場旁邊,花草樹木叢生,是夏天乘涼的好地方,下班後我經常組織同事跳舞、打牌等娛樂活動,交了很多朋友,生活過的不錯。

可是好景不長,我丈夫工傷砸斷了腿,緊接著工廠又破產了,全部職工都下了崗,每人每月發一百八十元生活費,沒辦法我和丈夫到縣城辦了個小飯店,勉強維持生活。真是禍不單行,我丈夫得了胃癌,沒錢醫治,我天天以淚洗面。

丈夫去世後,我失去了精神支柱和靠山,女兒也該上學了,我就蹬三輪車維持生活和供她上學。後來我在一個電子工業學校當勤雜工,打掃兩個樓的衛生和辦公室,給一千多個學生洗被子、床單,每月三百元,抽空給學生洗衣服,揀學生丟的廢紙本,每月也可得三、四百元收入。累得我每頓吃一斤米飯。看到這麼好的收入,也就心滿意足了,可是就這麼一個苦差事,還被別人搶走了,我被解雇了。我又站在十字路口,我要去向何方?

天無絕人之路,經人介紹,我到河南做家庭保姆,我甚麼條件都沒講,把女兒安排在寄宿中學。急速乘車北上,照顧不能自理的老太太,我白天做飯,晚上陪老太太睡覺,一夜不知起來多少次,翻身、大小便等等,很難適應。由於二位老人很和善,對我非常關照,我也把兩位老人當成自己親生父母一樣,來這裏後,每月工資五百元,吃穿住都不用我操心,我沒有後顧之憂。要不怎麼一幹就是十年,臨走時還難分難捨呢。

三、有幸喜得大法

來這裏最大的收穫是喜得大法,找到了人生歸途。我的前半生確實坎坷但從沒被困難嚇倒,有時也有解不開的人生之迷的困惑,有時想如果沒有我女兒真想進山進廟出家。

學習了《轉法輪》後,我明白了,人來世上是為了得法修煉,返本歸真的。可是對我這個文盲來講,開始時,我就反覆看師父講法錄像,反覆聽師父講法錄音,跟同修一起讀《轉法輪》。然後我就一邊學習認字,一邊讀《轉法輪》,經過半年的時間,我終於把《轉法輪》讀了一遍。然後一個月可以讀一遍,最後一天能讀一講,識字的關我突破了。現在只要是師父講的法,我拿過來就可以讀了,對我來講大法在我身上發生了奇蹟。(對於非大法的書或報紙、雜誌,我還是看不懂。)

對於煉功,我很有信心,一開始就雙盤,由一次幾分鐘,十幾分鐘,一個月就上了一個小時。但疼的鬧心,腿拿不下來,拿下來不會走路,疼的使勁喊。師父講了「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洪吟》〈法輪大法〉)。這點苦算甚麼,我用了一個多月就突破了,別的同修有的幾個月,甚至半年要走的路。我煉的強度大,滿身肌肉到處都跳,眼睛隨時都可以看到法輪的旋轉,打坐時有離地的感覺。

四、死背硬記也能做資料

在我剛剛突破了學法和煉功關時,也就是剛開始走進大法之門。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就開始了,鋪天蓋地而來,有的人在高壓恐怖下,不敢煉了。我沒有被此環境干擾,繼續堅持學法、煉功。隨著迫害和反迫害的進行,我也上街發傳單。

不久我們買了電腦要做真相資料,對於電腦我又如何掌握它呢?憑我的文化,英文字母、漢語拼音我都不認識。不會,我就憑著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靠師父給我的智慧就能行。我就靠死背硬記,幹甚麼事情,按甚麼鍵,很快學會了上網下載資料,打印《明慧週刊》、《明慧週報》、真相傳單。逐漸的學會了編輯小冊子以及打印大法書籍,打印《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編輯打印照片,上網發三退聲明,刻錄光盤。總之,凡是資料點範圍的事我都會做了。所有這些我沒有顯示自己的心,我是證實大法在我身上出現的奇蹟。

在做資料過程中,看到很多同修為了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在經濟還不富裕的情況下,拿出錢來支持做資料,我也拿出一個月工資五百元來做資料。錢對我來說多麼重要,心裏很清楚,恨不能一個分成兩個用,為了救度眾生我捨得。

由於修煉思想境界的提高,雖然我文化很低,可我思想很單純,從來沒有在困難面前低過頭,生活很樂觀。工作上我願意付出,不計報酬,在照顧老人上總是面帶笑容,自己苦點、累點,把老人照顧好。看誰有困難願意幫助別人。有一個同修長期過病業關,生活不能自理,我主動和另一個同修長期幫她洗澡,料理家務,經常拒絕她變相的給我們一些報酬。看到惡警殘酷的迫害大法弟子時,我經常淚流滿面,但對邪惡對我的一切迫害,我是堂堂正正的,沒有一點怕心,都能坦然對待。

有一次我被惡警綁架,在看守所關押了我一個月,多次提審我,惡警問我甚麼問題,我都是回答不知道,他拍桌子我也拍桌子,我比他拍的聲音更大,在我強大正念下,他們無條件的把我放了。

為了結我的心願、救度我家鄉親朋好友(在這兒工作離開不方便,又有語言限制),我毅然決定告別了在一起十年的老人和同修,踏上了回鄉之路,在那裏做好我應該做好的三件事,了結我的心願,報答師恩。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