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時時事事溶於法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一次,同修說有個組需要交流,其中有一個同修好像有附體。下午我們去了那個組。到了之後,剛發完正念,那個附體的人就蹦起來了,幾乎是罵了我一通。在那麼多同修面前,當時我真的是特別難堪,難堪的汗都出來了。我守住自己的心性,附體的任何信息我都不要。但是我也同時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看不起別人的心和驕傲、自以為是的心,因為我一進來看見那個被附體的人就有一些反感的情緒,心中隱隱的有高高在上看不起她的因素。就這件事,我回家又進一步向內找,發現我自己表面非常精進,卻在自己的場中有一個無形的模子,這個模子是由自負、急躁、自私等東西構成,只要觸及到它,它隨時能夠刺痛別人。發現它時,我被嚇了一大跳。慈悲的師尊藉這個機會讓我看到了我自己隱蔽很深的不正。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得法修煉有十三年了。十三年的修煉中有苦有樂,有辛酸,然而最珍貴的是,在修煉路上的不斷成熟,使我了悟了人生的真正意義。修煉偉大的宇宙大法使我的生命高貴,更使我的生命在宇宙中永恆。下面借明慧網為大陸大法弟子提供的網上法會交流之機,將自己近二年的修煉經歷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在家庭中證實法 如意行正法之事

為了孩子,我獨自一人從千里之外的A地回到當地,和公婆住在一起,丈夫依然在A地工作。

在回來的初期,只要我前腳出門,新得法的婆婆就在家裏開始為我擔心,只要我沒按婆婆規定的時間回家,回家時,看到的就是婆婆的冷臉,聽到的就是婆婆對我的抱怨。這種境況竟使我產生一種執著:出門前,害怕和婆婆請假的那一刻,回家時,怕見婆婆的那一刻。有時為了和同修協調配合一些事情,會跑很遠的路,費好多口舌,有時會感到很累,再加上來去的時間也不確定,回家時又得聽婆婆的嘮叨,心中不免有些怨恨:心想:我做的是正事啊,你(婆婆)咋不理解我呢?

然而,我是助師的法徒,在此時新舊宇宙交替的歷史時刻,我深知自己肩上的責任重大,無論是與同修的交流以整體提高,還是做具體證實法的項目,我都需要有充足的時間才行,就這樣的家庭環境,我如何會如意行法徒應行之事呢?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特別是師尊講的「向內找」的法理,我悟到了婆婆的態度是我這兒出了問題。我雖然做的事是正事,但是我在做的過程中,並沒有體會她的感受,而是用我心中的標準要求她「你必須如何如何」。有一次,在外面協調為迫害的同修請律師的事,比婆婆規定的時間晚回三小時。一到家,婆婆便大發雷霆,臉色氣得鐵青,她罵我的聲音幾乎全樓的人都聽的見。我說:「咱們學法吧。」她氣憤的諷刺我說:「我不學了,就你這樣的人才是大法弟子?!」看到她氣的發抖的樣子,我冷靜下來,先不催她學法。我開始審視我自己,確實是我的錯,我沒有守時。我一向內找,婆婆立刻冷靜下來了。我誠懇的向她道歉,並說明我回來晚的原因,婆婆消了氣,她說:「那你給我打個電話啊,畢竟現在還有壞人,我擔心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我和婆婆的故事還很多,都在我意識到自己是哪方面不對的過程中化解。有時因為忙,對婆婆關心不夠,在沒事時,我就儘量多幫婆婆幹一些活。現在婆婆全力配合我,家裏所有的家務都是婆婆一個人承擔;在證實法中,我無論何時出去,何時回家,甚至有時需要在外面住宿時,婆婆都予以無條件的配合。她說:「我就是做飯的,你做好大法的事,也有我一份。」現在,由於家庭環境很好,我能如意的做證實法的事情,我由衷的感謝婆婆的無私付出。

二、時時不忘救人

從外地回來不久,在同學同修的幫助下,我開始了一個時間很寬鬆、收入又不菲的工作。這又為我隨時講真相,發資料救人提供了便利的條件。無論是在路上,在車上,遇到有緣人都隨時講真相,真相傳單和光盤更是隨時都發。

包裏隨時帶著不乾膠,小冊子,護身符,根據情況隨機而作。在做任何真相時,我都沒有一絲怕和顧慮,而是升起無限的慈悲之心:「我是來救你們的,得到真相的生命千萬不要錯過這萬古難逢的機緣。」

有一次,我在一個高檔小區發神韻光盤,在一個樓道裏我從一樓一直發到頂樓,發完下樓時看到一個人手裏拿著一個光盤正向上走,我心裏非常坦然,沒有任何怕的感覺。他說:「甚麼內容啊?」我說:「一台傳統文化的晚會,特別好看。」他說:「(家家)都有嗎?」我說:「都有啊。」

有時小區裏的電子門都關著,等我發完一個單元,想進另一單元時,就會有人正好開電子門,我也趁機進去。

在特殊的歷史時期,大法徒被賦予了特殊的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在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自己的身心更是在大法中不斷的昇華。有一個階段,我真切的體會到了「慈悲」,在坐車去發真相資料的路上,我的淚在無聲的流淌,《為你而來》的歌詞一遍遍沁入腦海:「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我因為愛你而來,可貴的中國人啊,你可知道,全世界都說法輪大法好。」

三、在協調中修心

從外地回來的初期,我接觸的同修並不多。走上協調之路是在不知不覺中。有一次,在甲同修家,甲同修找到了曾經和他們被非法關押在同一個黑窩裏的一對夫妻同修。這對夫妻當時的狀態不是很好,男同修好像還說了「不修了」之類的話。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下,當時我的交流對他們很有啟發。原來認識我的同修甲說:「我咋不知道你這樣能說啊。」當時在場的還有乙同修,就是這位乙同修後來我們一直在一起配合,在當地整體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也是他後來引我去了幾個需要交流的同修那,從此我逐漸的認識了更多的當地同修。我深切的意識到,我們不但要救度世人,同修自身的狀態極其重要;大法弟子修不好,如何救別人呢?所以對提醒當地同修調整自身狀態尤其有一份責任感和使命感,同時也更加注重自己的修為。

在與不同的狀態的同修的交流中,真的是修自己的過程。有一次,我和乙在一個組裏交流,過程中,有一個人當時就對我提出,「我不喜歡你說話的口氣和方式,我願意聽乙說話。」我從沒遇到這種情況,當時覺得很過不去,同時還生出了對乙的嫉妒心。然而,這個讓我很不舒服的過程卻持續的很短暫,我立刻向內找,找到了自己愛面子的心、不讓人說的心和嫉妒心。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禁笑出了聲:「這哪裏是在和別人交流,分明是在修自己啊。」

還有一次,就是今年(二零一一年)的中秋節那天中午,乙打電話說有一個組需要交流,其中有一個同修好像有附體。下午一點鐘,我們去了那個組。到了之後,我們先發正念,剛發完正念,那個附體的人就蹦起來了,直衝我而來,大喊大叫的幾乎是罵了我一通。在那麼多同修面前,當時我真的是特別難堪,難堪的汗都出來了。我守住自己的心性,附體的任何信息我都不要。但是我也同時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看不起別人的心和驕傲、自以為是的心,因為我一進來看見那個被附體的人就有一些反感的情緒,心中隱隱的有高高在上看不起她的因素。就這件事,我回家又進一步向內找,發現我自己表面非常精進,卻在自己的場中有一個無形的模子,這個模子是由自負、急躁、驕傲、自私、狡猾等不正的因素構成,它就像魚肉裏面的骨刺,只要觸及到它,它隨時能夠刺痛別人。發現它時,我被嚇了一大跳。慈悲的師尊用這種方式讓我看到了我自己隱蔽很深的不正。

在回來的路上,跟我同去的乙同修呵呵的笑了起來,他說:「今天過節,你收了一個大禮。」我的確收了一個大禮,那天到家後,我心裏異常的平靜,而且發正念和煉功時,立刻就靜下來了,我感到自己的空間場被巨大的能量所籠罩。

四、曝光邪惡

師尊曾對《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加評註,明慧網也刊了大量的揭露當地邪惡的文章,突出了揭露當地邪惡的緊迫與必要。而當地在這方面做的並不好。同修有顧慮,怕一旦曝光後會再次牽連自己。當意識到這件事的意義後,我就找了比較熟悉的受過迫害的同修,鼓勵他們寫文章曝光邪惡,也是在救人。從這以後同修的揭露當地的邪惡的文章陸續的在明慧上發表。現在,當地基本上哪有邪惡的迫害發生,我們馬上給予曝光,並且跟蹤報導,再加上當地語音電話稿,明慧的同修及時做成了語音,對揭露曝光邪惡,我們完全處於主動地位。有一個曾經很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見到一個同修後,說:「還把我上網了,還寫的挺可恥。」這個警察無精打采,像霜打的茄子。其實他自己所說的「可恥」就是這幫人自己所做的可恥事啊。

五、無限的感恩

隨著修煉的不斷深入,我深切的知道我是宇宙中最幸運的生命之一。對於師尊的慈悲苦度,我的生命中永存無限的感恩。在無明的迷中,在久遠的生命長河中,我的生命曾現出了巨大的赤字,而今幸遇師尊,慈悲的師尊不僅平衡了我生命的業債,而且賜予了我生命永恆的無限的美好。

宇宙再造,大穹從組,在這偉大的歷史時刻,我只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