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通過手機直接勸退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一天晚上我撥通的是一個小伙子的電話,他也按了免提,當我最後告訴他危難來時,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時,只聽電話裏面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又一一幫他們做了三退。我打過幾位市委領導和大學教授的電話,他們不但自己退,有的還幫他們的孩子和夫人退。還有一個新疆的轉業軍人,他們一行十一人正在上訪,我剛講完三退內容後,他們全部退出邪黨組織。還有一次,我撥通的是一位黨委書記,我幫他退完後,他很智慧把這個電話逐一往下傳,當傳到最後一位領導時,他說非常感謝法輪功,你們真了不起……。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因第一次參加法會交流,不知從何寫起,十幾年的修煉感受太多太多了,就寫兩個方面吧。

一、得法

九五年一個偶然的電話使我走進了大法,打開書看到師父慈悲的微笑,就感覺那麼親切面熟,帶著無比敬仰崇敬的心情,看完書時,正如師父所說的,整個世界觀都發生變化了。只覺一個昏昏沉沉的我變的頭清體輕,尤其當我看到人為甚麼有病時,只感覺腦袋和身體震了一下,從那一刻至今我的身體沒出現過病業,而且多年的各種疾病全都不翼而飛。大法解開了我心中一直苦苦追求的太多謎團,比如人是怎麼來的?人為甚麼有病?人為甚麼來到世上,幹甚麼來的?為甚麼還死?真有神佛嗎?我從來都沒有相信過人是猴變的,這些解不開的謎團使我活的很苦,對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我沒有一點興趣。突然看到這麼好的書,我那個興奮啊!高興啊!看書時常常是以淚洗面。

一天晚上看完書,剛躺下,一個金光閃閃的巨大法輪帶著「嗡嗡」的響聲從房的一角朝我旋過來,刺著我眼睛,然後在頭前身體上旋了一會不見了,以後經常看到大大小小的法輪在我眼前旋轉,而且感覺身體輕的像氣球一樣往上飄。煉靜功飄的更厲害,而且一坐人就沒了的感覺,嚇的我都不敢閉眼煉,而且不管騎車走路,師父的講法就在眼前耳邊,我沐浴在沉浸在大法無比神奇美好之中……

初得法的我,事事處處都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這時一向支持我煉功的先生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彎,說甚麼也不讓煉了,把我所有的大法書、錄音帶、錄音機全都藏起來了,任我怎麼苦苦哀求也不給,而且天天是雞蛋裏挑骨頭、找茬,我守住心性,一忍再忍,結果我越忍他越來勁,粗暴、野蠻,無理取鬧,我表面強忍,心裏那個苦啊!一天夜裏我實在忍不住了,跪在師父法像前向師父哭訴:師父啊!我實在忍不了,我已經忍到極限了。一天中午,我剛靠在床上,師父打開了我的天目,像電視連續劇一樣,每天一集展現了我層層下走,最後一集,一個巨大的彩色法輪從地上往天上飛旋,我明白了,慈悲偉大的師尊讓我修大法返回去。從此我更加精進嚴格要求自己,每天除正常工作生活外,我把全部時間都投入到學法洪法上,使我眾多親朋好友都走進了大法。

二、講真相

萬沒想到,「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團開始了血腥鎮壓,真是黑雲壓頂,天像塌了一樣,我被綁架。面對眾多惡警,聲嘶力竭的咆哮審訊,我心中只有一念,不能給大法抹黑,不能給師父丟臉。我在心裏不停的叫著師父,九天後我回家了。這時,我家裏的電話被監控,我心急火燎,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師父在講法錄像中的兩句話響在我的耳邊,我悟到,我們一切都是公開的,讓他們看,我們沒有背人的。於是我每天用被監控的電話給我的親朋好友、同學、同事打電話,講我為甚麼被抓,講大法的美好,身心受益,打進來的電話我也講,電話結束前我就告訴他們,你們知道為甚麼鎮壓法輪功嗎?一是煉功都做好人,江澤民沒法耍流氓了,貪官沒法貪了,沒法吃喝嫖賭了。我裝作不知道電話被監控,天天打電話說這些。而他們想監聽的電話一個不打。這樣一來他們對我倒客氣起來。一天一個所長跟我說,看到你們這些法輪功,如果政府不管,我帶領派出所的弟兄們全煉。後我被勞教一年(所外執行),我知道慈悲的師父為弟子承受了。

天安門自焚偽案,加大了講真相的難度。我利用幾次被綁架而認識國保科長、局長之便(我答應接到法輪功資料交給他們),常把真相資料送到公安局,自焚真相光盤出來後,我把光盤直接送到局長室,我對某局長說:不知誰在我家門口掛的盤,也不知道是甚麼內容,我沒機子,沒法看。局長說放在這,晚上我值班看看。以後我又多次給局長、國保科長、派出所所長寫信、不署名寄信,寄真相材料,他們明白真相後都做的很好,該局長已經高升,國保科長辭職,派出所所長高升。

《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我幾乎天天發、寄,我利用學校中午放學亂、各單位下班中午吃飯或晚上下班時間用信的方式送到傳達室,記得有一次剛把裝有《九評》的大信封送到某校傳達室時,幾位校領導正好從校外面走進來,門衛一一把信交給他們,只見他們邊走邊拆邊看。用這種方式我把《九評》和其他真相材料,送、寄了本地區所有的派出所、公、檢、法、司、政府機關、各學校、各大局。

由於長期做事,不能靜心學法,很少學法,邪惡抓住了迫害我的把柄,在一次發真相資料時被邪惡綁架,後被非法勞教。被勞教期間,我除了背法就是發正念,「靜思幾多執著事」(《洪吟二》〈別哀〉),發現了自己的太多執著心,如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證實自我堅持自我的心、不讓人說的心、怕心、執著孩子學習的心、遇到矛盾不知找自己,不學法光幹事的心。

出來後我開始靜心學法,背法,經常一背就是一天,我再次感受到了初得法時溶於大法中的美好,尤其背法時,層層法理展現,我從新找回初得法時的那種精進狀態,在做三件事時,真是事半功倍。我找回了走進佛教的、不煉的、邪悟的、放棄的十幾位昔日同修。

師父在《謝謝眾生的問候》中講:「大法弟子是各地區、各民族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往前推進,今年我開始用手機直接勸退,半年多的時間,體會手機勸退就是嚴格要求自己修心提高的過程,因為我們撥通的每一個電話,並不知道對方是幹甚麼的,是甚麼人,所以甚麼樣的人都能碰到。比如,有一上來就退的,也有罵街的,說難聽話的,有根本不退的,有掛機的,還有「六一零」、公安局,要報警的。所以整個勸退過程,必須首先要學好法,由始至終保持強大的正念,心態純淨,洪大的慈悲,才能把各種各樣的人退了。

再一個體會是,救度眾生的路,師父早就給鋪好了,就等著我們去救。比如我打過幾位市委領導和大學教授的電話,當我用慈悲的語氣講完三退的原因後,他們不但自己退,有的還幫他們的孩子和夫人退。記得一個新疆的市委領導對我說,你真聰明,把電話都打到我們市委大院來了。他全家退了。還有一個新疆的轉業軍人,他們一行十一人正在上訪,我剛講完三退內容後,他們全部退出邪黨組織。還有一個內蒙古電話,接電話的小伙子按了免提,五個和他一起吃飯的,聽完真相後全部都退了。然後這些人又把他們同學親屬的電話告訴我,當我一一撥通這些電話後,也全部都退了。

一天晚上,我撥通的又是一個吃飯的小伙子電話,他也按了免提,因聲音嘈雜,我並不知道他按了免提,當我最後告訴他危難來時,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時,只聽電話裏面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太震撼了,我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我又一一幫他們做了三退。

還有一次,我撥通的電話是一位黨委書記,我幫他退完後,他很智慧把這個電話逐一往下傳,一直傳到第四位時,方知他們都是領導幹部,說話文明,彬彬有禮,當傳到最後一位領導時,他說非常感謝法輪功,你們真了不起,我雖然沒見到你,但聽你的語氣,一定非常年輕漂亮,祝你青春常駐。還有很多很多接電話的人,是師父的老鄉或曾是一個部隊的,他們說非常想念師父,盼師父早點回家鄉,並讓我代他們向師父問好,並轉告師父多保重。

也有很多修心的電話,一次,撥通的電話是市「六一零」的,他質問我,你知道我是甚麼單位嗎?我說甚麼單位都是為人民服務,老百姓有句話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種紅薯。他氣勢洶洶的說,我是市「六一零」的,我已經鎖定你了,我求師父加持,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邪惡,我說既然您是「六一零」,就不用我講真相了,立即停止您的迫害行為,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現在國際追查組織已收集了每一個迫害法輪功惡人的罪行,天網恢恢已罩住了所有迫害法輪功的惡警惡人,您現在唯一的選擇,趕快退出邪黨,停止迫害,保護大法弟子。他又說我已經給你錄音了,我說希望你向全國的「六一零」播放,他們要都停止迫害得救了,你還功德無量。他說我現在就去抓你,我說先生啊,這樣對您有好處嗎?善惡有報是天理,我開始給他詳細的講述法輪功真相,並舉了很多例子,最後我說,既然撥通您的電話就是緣份,希望您珍惜這份緣份,更珍惜自己的生命,給您起個化名退出邪黨,名字就叫光明吧,祝您前途無限光明。他答應了。

再舉一例,有一次我撥通一個年輕人電話,他告訴我說他是團員,當我幫他退時,他突然罵起了很難聽的髒話,我不為之所動,用非常平和慈悲的語氣說先生我給您打這個電話,就是告訴您大難來前怎麼保命,並沒有說甚麼吧,您怎麼這麼激動啊?他馬上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欣然同意退出團隊,並一再表示感謝,然後他馬上發過短信,謝謝您。

用電話勸退以來,真的感覺到眾生都在急盼著等著我們去救度,很多人明白真相後,苦於找不到大法書看,還有明白真相後,想看《九評》和大法真相資料的,有的給了我地址和電話號碼,我給他們寄去了,但還有很多很多因特殊原因不能滿足他們的。藉此希望同修們都能拿起手機勸退。手機勸退是救人的方法之一,也是修煉提高的環境,因為整個勸退過程由始至終必須保持強大的正念,否則對方不是掛機就是不退。

總之電話勸退以來感受太多太多,同時感覺自己也成熟提高了很多很多,常人有句話時間就是金錢,但對我們來講時間就是生命,我覺的我的每一分鐘都是為眾生存在。現在我身邊的同修都開始用手機勸退了。我想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能拿手機勸退,一定會成就師尊所要的,「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一定會救下更多的中國人。

若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們!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