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小小弟子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上學前就會通讀《轉法輪》,認識好多字,學校老師都感到吃驚,以為爸爸媽媽都是大學生,其實爸爸媽媽只是初中畢業,都是打工的。作為一名大法小弟子,我的同學就成了我要救度的對像。我給一些同學看真相資料,看「悠遊字在」動畫片,向本班和其它學校的學生講真相,勸三退,尤其講天安門「自焚」案中利用小劉思影誣陷大法的真實情況,大約勸退同學三十名左右。有個好朋友還跟我一起學大法、煉功呢!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體現

我今年十一歲,上小學四年級。我是九九年十二月出生,媽媽在懷我三個月時正趕上「七•二零」,她就懷著我到北京證實法,當時媽媽被縣公安局迫害。我二、三歲時,媽媽經常在家裏看大法真相光盤,我也跟著看。當看到光盤裏大法弟子在天安門證實法,他(她)們兩手打著橫幅喊「法輪大法好!」我在床上蹦蹦跳跳的也喊「法輪大法好!」媽媽學法我也跟著學,媽媽背《洪吟》我也跟著背,不知不覺就把《洪吟》全背下來了,那時我三、四歲。

我五歲時,有一次發高燒、咳嗽,吃藥、輸液不管事,嗓子發炎,扁桃體腫大,肚子疼的不行,得了小腸疝氣,人瘦的不像樣子。去醫院檢查,醫生要我做手術,媽媽看看也沒辦法。這時來了幾位大法弟子和媽媽切磋,同修說媽媽:「這是你的心促成的,你把心放下,嬌嬌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你要讓她學法修煉。」這時我也對媽媽說:「你拉我一把,我不就上去了嗎?」媽媽也悟到了應該讓我學法煉功。於是,媽媽每天一字一字的教我讀《轉法輪》,學會一段,又教一段。有時我想偷懶,可一想師父,就又跟著媽媽讀起來。

天天學法,天天跟著媽媽煉功,不知不覺身體就完全好了。半年的時間,在我沒上學之前,就把《轉法輪》這部法就全讀下來了。媽媽和同修們集體學法,每人幾段輪著讀,我也跟著讀,同修們都誇我超常,不可思議。

零九年十一月,甲流感在我們學校很嚴重,我們班有二十多人發燒。一天我也發燒了,老師給測了一下體溫,是三十九度,老師就告訴媽媽給我輸液。我回到家學法煉功,不一會兒就好了。第二天向老師電話報告,我說好了,體溫正常。老師不相信,親自到家裏看我,感到奇怪:別人得輸好幾天液也不好,你怎麼不輸液就好了呢?媽媽給老師講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超常,老師也被觸動了。

有一次,我脖子上起了一個「炸腮」,特別大,張不開嘴,不能吃飯,只喝稀的,黑夜疼的睡不著覺,疼的哭,一疼自己就想師父、想大法,由於正念足,過了兩天就好了,我用正念突破了病業關。

有一次,媽媽半夜出去掛條幅,家裏只留下了我一個人。我睡著了,媽媽就出去了,等我醒來一看,屋裏黑黑的,一個人也沒有,當時我有點害怕,但一想我是大法小弟子,沒事,身邊有師父。我一想,果然身邊出現了師父的法身,還有法輪和護法神,我就圍著被子,在被窩裏背《洪吟》,一直到媽媽回來。

我上學前就會通讀《轉法輪》,認識好多字,學校老師都感到吃驚,以為爸爸媽媽都是大學生,其實爸爸媽媽只是初中畢業,都是打工的。

我也能做資料

媽媽是大法弟子,她也要做萬花叢中的一朵小花(指真相資料點)。因為媽媽文化低,學電腦困難,技術同修教她費事。我看在眼裏,心想:我平時也上網、玩電腦,記性好,我也是大法弟子,我先學會教媽媽,幫媽媽做資料不是更好嗎?我就用心學記,不長時間我就學會了。我教媽媽,媽媽連鼠標也拿不來,教幾次媽媽也不會。我有點生氣,可一想,自己作為修煉人要向內找,要有耐心。我就把過程仔細的給媽媽寫上,漸漸的媽媽也會做資料了。我和媽媽還給電腦和打印機起了一個名字呢!還和它們溝通。

有一次做真相護身符,我急於求成,沒細心做,結果把紙放反了,造成兩片護身符作廢。有一次媽媽做小冊子,忘了點一項,便錯了很多。我回來一看全錯了,很生氣還說了一些不入耳的話,沒顧及媽媽的感受。過後覺的自己作為小弟子不應該這樣,就向媽媽道歉。一次打印機卡紙了,我便和它溝通,我說:「你是為法而來,你做大法工作是威德很大的呀!你不能不做。」我又發正念,從新打開打印機,結果好了,真神奇。

我們班裏有甚麼事,老師都讓我辦,同學們叫我「小老師」。我在學校裏處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一次撿到五元錢主動交給了老師;同學要玩跳繩,繩不夠,我主動讓給別人;班裏打掃衛生,我主動拿上掃帚幹最累最髒的活;學習成績在全班是前三名,老師誇我是個懂事的好孩子。這都是因為我修煉了大法,大法給了我智慧和健康的身體,我要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講真相,勸三退

小些時候,媽媽證實法,講真相,勸三退,我也跟著做。媽媽用筆寫大法真相條幅,我就在旁邊幫忙,幫著拽、拉、晾、包裝。我六歲時,媽媽晚上出去貼不乾膠,我也跟著貼。媽媽白天出去救人,講大法真相,我跟媽媽去,有時發正念,有時也幫媽媽講。一次我們講真相時,媽媽騎著自行車帶著我,不小心我的腳伸到車轂轤裏擠了腳,腳後跟都被擠的塌下去了,流著血,哥哥只給我簡單的包了包,疼我也不怕,想想有師父,有大法,沒幾天就好了。

作為一名大法小弟子,我的同學就成了我要救度的對像。我給一些同學看真相資料,看「悠遊字在」動畫片,向本班和其它學校的學生講真相,勸三退,尤其講天安門「自焚」案中利用小劉思影誣陷大法的真實情況,大約勸退同學三十名左右。有個好朋友還跟我一起學大法、煉功呢!

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